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洗脑迫害致死

龙江风骨(1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接上文

(五)洗脑欲废人精神世界

中共迫害人权的最惯用的一种手法就是洗脑,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是暴力性质的转化,洗脑班,又称“转化班”,而中共当局则给它冠以各种法律、教育的名义,叫“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等。十五年来,中共“610”就一直普遍使用一轮接一轮的办洗脑“转化班”的手段,企图以此来逼迫亿万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这种国家暴力手段,随处可见,例如宾馆、学校、黑窝等等被劫持的修炼人无论到看守所、劳教所还是监狱,进了黑窝的门就是先洗脑关押,叫入所教育;也有叫集训队的、非法劳教期满要办出所教育班。通过这样全封闭的恶劣环境向法轮功学员灌输诬蔑法轮功内容的文字与音像资料等,加之各种酷刑手段,强迫人放弃信仰。

黑龙江省因这种方式迫害致死的学员有八十二人,有的当天致死,有的几天,有的回家后离世,还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后致死。

案例一 多次洗脑迫害致精神失常坠楼身亡

他曾写下过这样的话:我爱我的祖国,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希望我的祖国繁荣昌盛、人人道德回升、天灾人祸减少、社会稳定,人人都过上幸福祥和的生活,再没有陷害、没有诽谤、没有恐怖、没有侮辱、人人都真正的身心健康、人人都生活在美好的、祥和的人文环境中!

刘文伟
刘文伟
被迫害后的刘文伟
被迫害后的刘文伟
家门上骚扰的纸条不断
家门上骚扰的纸条不断

刘文伟,男,五十一岁,原工作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

刘文伟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经受了中共邪党十三年的残酷迫害,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三年、两次被关洗脑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迫转单位频换工作、长期遭监控。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刘在检察院工作时,被单位同事恶告被绑架到富裕劳教所(后转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期间,狱警和犯人对其谩骂殴打,强迫劳动,强制洗脑。扒去毛衣毛裤,打开窗户,铐坐在铁椅子上,并光脚、不让睡觉,面前铁椅子台上放上痰罐子,行为极其恶劣。强行吃不明药物,致使全身过敏。

刘文伟经常是神情恍惚,丢三落四,所答非所问,常常一个人背地里哭泣,精神已经失常,就是这样一二年十月仍然被单位送齐齐哈尔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在极度的恐惧中,刘回到家中十一月十一日突然坠楼身亡。

案例二 遍体鳞伤 “攻坚战”洗脑致死

姜荣珍,女,四十二岁,鸡西市煤机厂炊具商场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二日,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实行“攻坚战”,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各种刑具齐用:手铐、电棍、铁椅子、铐铁环罚蹲、铐蹲铁架子、反背铐挂暖气管罚蹲、铐大柱、反背铐挂床头罚蹲、反背铐挂铁梯子罚蹲、隔离间坐铁椅子等等。

姜荣珍因抵制 “转化”,十三日被强行蹲小号,关在地下室,门窗全开着,只许她穿短裤、背心。恶警指使三个刑事犯黄启贤等对姜荣珍大打出手。当时把法轮功学员姜荣珍打得奄奄一息。

三个恶人将姜荣珍从地下室拽到中庭叫其写所谓的“三书”。当时姜荣珍已昏迷,又大打出手,直至把姜荣珍打死。

案例三 抵制“转化”三天命丧监狱

刘晶明
刘晶明

刘晶明,男,三十九岁,齐齐哈尔市中医院采购员。二零零六年十月,刘晶明被诬判重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劫持到泰来监狱迫害。在集训队,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背监规,写保证,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家人接见,随时遭受毒打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泰来监狱召开强制洗脑“转化”大会,所谓的“巡回演讲团”成员在会上大放厥词,恶毒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刘晶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会场上站出来揭穿谎言,随即遭到酷刑折磨,于三月二十四日刘晶明被迫害致死,遗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四公分划痕;脸部有瘀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左腿里侧有约三公分长的硌痕、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五至六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瘀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案例四 不放弃大法 反复关押折磨致死

田保彬
田保彬

田保彬,男,五十二岁,家住哈尔滨市道外区地灵街,哈尔滨市粮油机械厂中层干部,一九九六年开始炼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他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两次被抓进道外公安分局看守所,因此被道外区610办公室定为重点转化对象,经常到他家骚扰,逼迫他放弃修炼,都被他正念抵制回去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田保彬昏倒在开饭期间,狱警才将生死不明的田保彬拉到万家劳教所医院。九月十三日家属得到通知,田保彬病重,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抢救。家属赶到时人已停止了呼吸。

案例五 送精神病院强制洗脑 打毒针迫害致死

毛雅丽,女,四十多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香坊区公安分局非法带回哈尔滨,被强制洗脑,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几个月后去世。

案例六 精神、肉体折磨致死

二零零二年初尚广申被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绑架投入洗脑班逼其屈服。县610办公室、县政保大队、肇源县城北派出所,在尚广申被非法迫害期间曾多次到他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等私人物品。

他绝食抗议转化迫害时,遭到野蛮灌食摧残、强制洗脑、灌输谎言,由于恶警在精神和身体的疯狂迫害中,导致尚广申身体恶化,十几天后,尚广申口吐白沫、咳血,生命垂危。单位陪护人员报告610头子刘善富,刘既不放人也不给治疗,尚广申咳血日趋严重,陪护人员对刘善富说:“此人我担保,他已经不行了,还不放人。”这时刘才同意放人,尚广申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被放回家三天后含冤而逝。

案例七 法制教育班折磨致疯后死亡

高炳荣,女,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不愈的顽疾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夫妻俩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过越好,通过这件事,很多与大法有缘的人走了进来。

二零零一年,南山派出所恶警苗强将法轮功学员高炳荣诱骗到南山派出所实施酷刑迫害,后导致精神失常。南山派出所不但未给高炳荣及时治疗,而是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在那里继续实施迫害,后被转到位于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的收容遣送站法制教育学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的黑监狱)。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长青(后遭恶报死亡)会同办案单位南山派出所恶警副所长苗强提审高炳荣,恶人们害怕承担责任,才勉强将高炳荣释放回家。高炳荣精神失常后,极度恐慌,怕见人,在恐惧中被逼身死。

案例八 “入所教育班”中拒绝转化九天被迫害致死

张宏
张宏

张宏,二十九岁,哈尔滨第四医院检验师。一九九七年修炼。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张宏再次被非法劳教送到万家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直接把人关在入所教育班转化。张宏拒写“三书” 。当天下午张宏就被上大挂。二十四日她开始绝食,二十六日恶警开始灌浓盐水、不让喝水上厕所,白天上大挂,晚上坐铁椅子或睡死人床,吹冷风,光着下身羞辱;二十七日,恶警就不让其他人接触张宏了,只让恶警们豢养的打手对张迫害;七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钟,张宏在恶警又一轮酷刑中大喊:“我不想死啊,我要回家。我家在动力区××街××号。”显然是在告知离她不远的集训队的同修,警察们要对她下毒手。下午两点,两个男警察和四个劳教人员用担架将张宏抬走,据说送往部队二一一医院。当时人已经死了,

案例九 洗脑班数次摧残致死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马冰在洗脑班被迫害致头部受伤

马冰,女,三十八岁,大学本科学历,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机关职员。二零零零年冬,马冰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因此被非法劫持到北安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强行转化。她抵制迫害,数月才被放回家,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上午马冰正在工作,单位领导赵洪福等将其关进大庆市红卫星洗脑班进行迫害。由于马冰不配合,在洗脑班遭受了精神折磨和肉体虐待,她用头部撞墙以示反抗迫害,头部受伤流血。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于九月十日将马冰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头部缝合。马冰的身心一次次极度的摧残,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

案例十 为强制改变他的信仰,把他关在集训队折磨。

康运诚,男,五十六岁,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

二零零三年十月末,康运诚又被牡丹江市610绑架。康运诚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二零零四年,康运诚等十多名学员在牡丹江监狱被强制改变信仰,把他们关在集训队,恐吓如果不写保证书,就一直留在集训队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份,恶警开始强制转化,找一些刑事犯人轮流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一连六天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抗议。恶警以暴力阻止学员绝食,每个屋都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有的被集中到教室强行转化进行精神折磨。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康运诚出现病危,被监狱方面转入当地医院治疗,其间手术两次。后来,家属找到狱方,大约在四月份才“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离世。

案例十一 连续三年被绑架 两次非法关洗脑班

刘梅章,六十九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六月被密山市“610办公室”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两个包夹白天晚间上厕所和洗澡都看着,墙上有铁环,屋里有摄像头。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刘梅章被密山“610”头子于晓峰带领几个人再次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被迫害十多天,有一天打水时刘不慎滑倒,身体重重摔倒在地,当时左肩膀很疼,腰也疼。洗脑班不让她回家治疗。

刘梅章在洗脑班被迫害三十六天才让回家。回家时,恶人王晓萍让刘梅章每个星期天都到洗脑班去一次。邪恶帮教付秀丽对刘梅章严密监视,每天晚间都到刘梅章家去看一看,怕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

刘梅章回家后腰和肚子越来越疼,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上午刘梅章到密山镇中医院检查身体时,医生让她马上到密山大医院去检查治疗。术后第四天,洗脑班付秀丽给刘梅章打电话,问她星期天怎么没到洗脑班去?刘梅章说,我住院了不能去。付秀丽说,住院也得去。刘梅章出院以后身体一直没有康复,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早四点多离世。

案例十二 两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致死

崔淑萍,女,五十四岁,大庆市萨尔图区丰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与儿子去北京给“两办”寄出一封信后返回,被井下公司办“洗脑班”勒索押金五千四百六十元;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一家三口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八十四天,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井下公司非法办“洗脑班”两个月收费一千元。总计被勒索钱财一万一千六百元。

崔淑萍多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多次被邪恶之徒绑架、非法拘留,又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卧床不起,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离世。

案例十三 劳教所强行转化致命危

王仁
王仁

王仁,男,五十三岁,五常市检察院干部,家住五常市五常镇。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王仁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战志刚、刘英等恶警强行绑架后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在长林子劳教所,王仁经历了严酷的强行转化、强迫每天十一个小时的奴工、强行灌食等精神和肉体上种种残酷的迫害。王仁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适,要求身体检查,经省医院确诊王仁已是肝癌晚期。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王仁卧床不起,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将王仁送回家。王仁十二月十一日晚八时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十四 拒绝放弃信仰,他被迫害致死

王大源,男,三十六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生前为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师。二零零三年夏,王大源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在哈尔滨第三监狱迫害。

王大源等学员被非法劫持到“集训”,第一天开始恶警每天让他们把折叠凳立着坐在上面不准动,否则就拳打脚踢,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一连几天,而且还不断延长时间,逼写转化书,臀部都坐坏了。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恶徒为了逼迫被迫害在监狱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王大源写 “揭批书”。恶徒轮番打王大源,并罚站一天,午饭不让吃。四月三日王大源把被迫违心写的“揭批”索回当场撕毁。

恶警气急败坏,以给刑事犯人减期为诱饵,怂恿四个刑事犯人疯狂毒打王大源,恶徒们先把他的胳膊打断,接着又把他的胸骨打折,致使其胸部塌陷,随后又把王的腿骨打折。王大源无法站立,恶警让他在大厅里爬,边爬边打他,然后王大源被扔进储藏室。周一四月五日王大源的生命很难以支撑的情况下,邪恶之徒还逼他出工。在中午的又一顿毒打后,王大源停止了呼吸。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