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庄稼骤雨浇不倒、害虫不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回首过去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心中充满了幸福,我们全家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我求同修帮忙把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情列举几例,与同修共享,向师尊汇报,略表寸心。

我姐姐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不久原来困扰她多年的眩晕症、失眠多梦症等顽疾一扫而光,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内心深处萌生了对大法和师尊的敬仰之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在姐姐家能经常看到大法真相资料,并常常把真相资料带回家让老伴和左邻右舍传看。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的一天,老伴对我说:这大法可真灵啊,我这才仅仅看了些真相资料,多年的腰脱病就好了,一点也不疼了。我听后很激动,心想这么好的大法,这么伟大的师尊,我还迟疑什么呢,赶紧修炼吧。我这一念一出,身边同修很快为我请了《转法轮》和部份其他大法书籍,准备了录音机和炼功音乐磁带,于是我便开始学法炼功,成为了当今世上最最幸福的一员——主佛的弟子。

我家的庄稼骤雨浇不倒、害虫不侵

我家所处地区近十年以来连续在八月中旬发生暴风雨灾害,每当骤雨过后,满地的庄稼倒伏一片,十分凄惨。可是和别人家垅挨着垅的我家的庄稼却巍然屹立。

还有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三年我们地区连续两年遭受严重虫灾,满地的庄稼被虫子吃得枝叶只剩下麻絮状的叶脉,可我家的地尽管和别人家的地垄挨着垄,我家的庄稼却完好无损。年年收成稳定,有增无减。

邻居们总是羡慕的提着我老伴的名字说:“您家这是托的什么福啊?!”每每这时老伴总是憨憨的说道:“我们修大法,当然是托大法的福了。要羡慕你们也赶快修吧。”

当地世人都对大法的神奇赞叹不已,几乎家家都做了“三退”,我们当地基本上形成了世人敬畏大法,敬畏师尊,敬佩大法弟子的氛围,真相资料世人争着要,真相条幅标语基本没人毁坏,明白真相的村干部经常暗中保护大法弟子。

两次巨难有惊无险

二零一三年秋收时节,一天往家运苞米秆时,我坐在满满、高高的一车苞米秆上面(押车),由于风大,车在运行中,我从上面滑了下来,如果落下后被拉车的大牛踩中,后果不堪设想,不被踩死也得重伤。而且满地都是收割后留下的苞米秆茬子,走路不慎都会被插伤腿脚的,何况我从那么高处摔下来,那个插伤也是可想而知的。然而当时我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托着我,轻轻的落在了牛蹄旁边,大牛有灵般的停住了脚步,我立即站起来走出险境。在场的人从惊恐中缓过神来,绕着我仔细查看了一周,发现毫发未损,连一点皮都没破,纷纷赞叹大法神奇!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我老伴到我娘家那边去给已故的父母上坟(烧纸),临走时嘱咐我说:“大母牛在发情期,性情暴躁,注意安全。”我不以为然,可当我去给牠们(当时我家养三头牛)喂水时,趁我不备,大母牛两前蹄竖起一扑,将我按倒在牛食槽边上,一顿践踏,我整个人几乎被折成U形,感觉喘不上气来,当时正念不强,忘记喊师父救我了。师父还是把我给救了。情急之中我眼前出现了一段一尺来长的苞米秆,我顺手拾起,吃力的挥动了一下,大牛立即离开了我,这时只觉得一股力量将我轻轻托起,我顺势爬离现场,并吃力的站了起来,找了半天感觉,发现没有大事,接着挑了两担水,喂好了三头牛,回屋后才感到两侧肋腹交界处很疼。三天后在外地工作的儿子闻讯赶回来,强行带我到镇医院做了X光片,查出有三条肋骨断裂。我深信有师在有法在很快会好的。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不到一个月完全恢复了健康。

在此期间身边同修给了我很多帮助,陪我共同学法,互相切磋,提高心性;帮我料理家务等等。我深深的感觉到我们这个无形的整体充满了无限的阳光与温暖。再次叩谢师尊!谢谢同修。

这两次巨难惊醒了我,我深深地感到这绝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因为我修的不好再加上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实际上就是来取命的,是师父替我承担了这一切从而保护了我。通过这两件事,我深思细找,挖出了许多人心与执着,如执着于钱财的利益之心,争强好胜心,攀比心,爱面子心,欢喜心等等。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万古机缘,更加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