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由天定 事在人为(5)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接上文

五、贪婪无厌 自取其祸

唐代的元载,任宰相时奢侈无度,结党营私,排除异己,专营私产,大兴土木,史载“时元载专政,益堕国典,若非良金重宝,趑趄左道,则不得出入于朝廷”,且“所居第宅崇侈,子弟纵横,货贿公行”。

元载于长安城中建成南北二所豪华宅第,别墅共数十处,在宅院里造芸辉堂汇集了各种奇珍异宝,芸辉堂是因为以于阗所出香草芸辉为屑来涂墙壁而名,“在相位多年,权倾四海,外方珍异,皆集其门,资货不可胜。轻浮之士,奔其门者,如恐不及。”

元载贬低前贤,认为文才武略没有比得上他的。他怕有关部门指责其劣行,提出凡官员欲上疏奏事,必须先申报本司长官,由长官申报宰相,再由宰相奏明皇帝;任命六品以下的官员时,吏部、兵部就附在各等级中一起奏报,不必检查审核,想大权独揽。刑部尚书颜真卿等人当即提出反对,指出其阻塞言路,元载没有得逞。但他怀恨在心,后诬陷颜真卿诽谤朝政,贬为硖州别驾。有已罢殿中侍御史李少良上疏奏元载的奸佞行径,元载得知,枉加罪名将李少良等数人杖杀于公府。于是道路行人常以目示意,不敢议论元载的劣迹。

元载任用贪赃枉法的小人,排挤忠良,纵容听任手下官吏及家中妻儿收受贿赂,卖官鬻爵,凡江淮方面的地方要职,以及京师行政机构的重要官员,必安排其党羽。元载作恶多端,唐代宗下诏逮捕元载,抄他的家时,起赃无数,仅钟乳就抄出五百两,胡椒抄出八百石,其它珍贵物品,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堆积如山。

元载终因犯法被诛,史载“元载弄时权而固位,众怒难犯,长恶不悛,家亡而诛及妻儿,身死而殃及祖祢”、“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其党羽也被依法处治。元载一生贪婪,财利迷心,与其党羽恃势胡为,最终自取其祸,这也正是他们的报应。而其死后的冥报,则是更可畏的了。

善者获福,恶者遭殃,古今无数事实就是验证,令人阅之凛然,举头三尺高,一定有神明在监察着人的行为,天理在制约着一切,因果循环、善恶有报是客观存在的真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选择向善,前程无限光明;选择行恶,就是放弃了自己的未来,招吉或招祸,全在人心如何运用了。而当今中共不让人敬天信神,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使社会道德沦丧,是社会一切败象之根源,破坏传统文化和人们的正信,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广大善良民众,必遭天谴。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民众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抛弃中共邪党,此举顺应天意。回归天理、道德和良知,才能得到上天的佑护,这是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取材于《德育古鉴》、《太上感应篇例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