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开了我与继子的冤怨

我们一家三口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九一年婚姻变故,前夫离我而去。家里值钱的东西及现金一并被其带走,留给我的只有几件木头家具和还有几个月到期的租来的房子。

九五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人不错,诚实、能干,可他有个八岁的儿子。当时我的亲戚朋友都不同意我要这个孩子。他的父母也说:如果你们做买卖忙,孩子可以留在农村,我们给带。那时我想:爸爸在城里享福,不能把孩子留在农村,况且孩子的奶奶一直身体不大好,孩子的亲妈从离婚就没来看过孩子一眼。我想只要把心摆正,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像带自己孩子一样有什么难的?!所以从我们结婚,这孩子便由我带。

大法解开了我与继子的冤怨

可没成想孩子特别不省心。在学校没人敢惹他,小学四年级就开始抽烟、经常和社会上一些小混混打交道。看到谁的东西好,要么就给偷来,要么就和人要,你若不给或者告诉老师,他就开始天天想办法调理你。根本就不学习,初中上了两个多月就说啥也不去了。我和他爸爸想过好多办法,找过好多人劝他,软的、硬的都用过,都不管用。从那天开始他就再也没上过学。

我家的生意每天都有進钱,而且每隔五、六天就得去進一趟货。所以家里总有一些现金。孩子经常偷拿家里钱,少则三十、五十,多则五、六百。钱只要让他弄到手,就从来没追回来过。我们家的钱经常换地方,只要被他发现,我们就挪地方。我和他爸俩绞尽脑汁,在我家七十平方的房间里,能想到的,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都放过,哪个地方也没逃过孩子的眼睛。有一次实在没地方藏(钱)了,琢磨来琢磨去,我说把贴咱俩床边这块地板起下一头来吧,将中间锯断,把钱放在地板下。我丈夫照我说的去做了。可弄完一看不行,新拉的地板有印,能看出来。无奈,又把我们住的房间地面上整体铺上了泡沫块。看着我们的杰作,心里踏实了很多,觉得这回万无一失了。可没成想七天后我要進货,这钱又少了六百五十元……

说实话,为这孩子,我曾多次想到过死。我是属于生性比较要强的那种人,离过一次婚了,再离婚怕让人笑话。可是不离,这日子确实没法过。身为继母,我想尽量做的好一点,在生活上尽量多关心他,吃的用的尽量满足他。道理跟他讲了三千六,可无论如何也感化不了他,他越来越变本加厉。

我父亲是九一年去世的。他唯一给我留下的就是五十二元现金(全是早年出版的一元、两元、还有几个五角钱的那种透新透新的新钱)。那时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的时候,那些钱几乎个个都有升值,有几张一元都能换三十元,我都没舍得换。觉的这是老人留下的,留作纪念吧!可没成想不知啥时这钱也全让他给花了。那次花掉的还有我攒了多年的、历次出版的各式各样的硬币五角钱;还有一些各个版本的一元、二元、五元、十元等全是新钱(一共能有四、五百元)。那次我真气疯了,我打了他两个耳光,他就到处扬言要弄枪给我“干死”!我被逼的走投无路,干脆一死百了!撞火车痛快。

大半夜的,我一个人在铁轨上来回踱步,走累了就躺在路基石上。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但可能是我命不该绝,也可能是有神佛庇护,我在那地方折腾了两、三个小时,竟一趟火车也没有。后来就听到丈夫呼唤我的哭喊声。他找来一帮人,丈夫拼命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一个七尺男儿已是泣不成声……

我一次次虽然保住了小命,但那些年身体却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由于严重内分泌失调,1.60米的身高,体重240~250斤。严重三高(高压210、220汞柱,低压150、160汞柱),大夫告诉必须卧床静养,不然随时有脑出血的危险(我母亲68岁时,就是因为高血压得脑出血去世的);还有严重的心脑供血不足、偏头痛(发病时半面头连带着眼眶和眼珠疼痛难忍)、乳腺增生、经常牙痛彻夜难眠……那时我绝对不能着急上火,绝对不能熬夜,有几次犯病严重时,就觉得心突突的,然后嘴便发麻,就感觉血从脑袋以下全没了,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了,总而言之确实是生不如死。

从九三年开始就不断的有人经常和我提起法轮功。因为我之前练过X功,还花了不少钱去很远的地方。开始时身体还有点感觉,可后来不但病没治好,还招来了附体。吓得以后再也不敢接触气功了。刚开始听到法轮功时,我也把他混同于普通气功,所以无论谁跟我怎么说,我连边都不敢沾,生怕再招来附体。

直到我犯高血压住院二十一天,换了好几种药怎么也降不下来,而且我的低压比正常人的高压还高;大夫说我的血粘稠度超过正常人的十几倍;还说我随时有脑出血的危险,而且还说我一旦得了脑出血,除非能手术,否则别的办法都治不了。因为我体内已经产生抗药能力。

这时,又有一个学医的法轮功学员来看我。此人曾多次不厌其烦的跟我讲过法轮功真相并说只有法轮功能救我的命。法轮功不收一分钱,治病真的有奇效。而且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的!你看看书对你保证都有好处。

就这样在我被生活和疾病折磨的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二零零三年八月份,我拿起了《转法轮》这本书。当看完第三遍《转法轮》时,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我和丈夫及这孩子成为一家人,是缘化来的;之前所遭受的那些痛苦和烦恼是业力导致的。明白了人生的哲理,知道了做人的真谛,感到身心从未有过的轻松!每天如饥似渴地读着师父的所有讲法。后悔自己悟性太差,得法太晚,想尽快把这些年的损失补回来。

修炼后四个月的一天,丈夫从外地给我打电话说:某某某(他的一个朋友)问你的乳腺增生是吃什么药好的?被丈夫的一问我才想起:咋一点都不痛了呢!我再仔细体验一下我的身体,哎呀!几个月了我的头从来就没疼过;一点儿也不迷昏了;牙也不痛了。还有过去只要上街,下楼就得打的(坐车)、最打怵的就是上楼,感觉自己腿有千斤重,现在咋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凶巴巴的儿子变成了善良、仁义的好青年

我不知该怎样感谢师父和大法。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拯救了我这个即将破碎的家!我每天都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和孩子交流,还找机会和他们爷俩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发现孩子一点点儿在变:渐渐的他愿意回家了,不再和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渐渐的家里不再丢钱了;渐渐的儿子变的懂事了……

零九年儿子处了女朋友,相处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俩个人感情越来越好,越来越密切。我想身为大法弟子就有责任规劝身边人走正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这样将来才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我经常提醒孩子,咱得对女孩负责任,未婚同居在神的面前是犯罪。

一天,我又跟儿子提及此事,儿子含着眼泪对我说:妈!你不用担心你儿子犯错误,你儿子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儿子这番话倒给我整懵了,我就细问了儿子一些情况。原来孩子的生殖器官有病症,身体还觉得很虚弱,一点劲也没有,腰还酸疼。我隐隐觉的有些不太对劲。晚上就给我一个当了二十多年大夫的同学打电话,问她此事该怎么办?她说这可不是小事,你就不用在你当地看了。我给你联系沈阳医大,你直接领孩子到那做个全面检查,别耽误事。

几天后我带儿子去了医大,经过生殖科和血液科的一系列检查,最后确诊为慢性前列腺炎。医生说慢性病不太好治,但别着急,不是什么绝症,慢慢来。我们拿了一个月的药回家了。可儿子吃了这些药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后来我又求一个同学的弟弟给弄来了治这病最好的药(同学的弟弟给好几家大药厂做药代理多年)。期间又听人说“无限极”产品治这病好使,我又买来了“无限极”。可是吃了几个月,孩子还是不见好转。一天没等下班孩子就回家了。他哭着对我说:妈!我不想上班了,我现在根本就站不住(孩子是车工),身上一突突的,一点劲都没有,腰可疼了。我没加思索的说:没事,不上就不上,咱家又不等你挣钱买米下锅。在家多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养养。

从发现孩子有病,我就有心想让孩子学大法,因为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从根上治好他的病。可我试着和孩子唠过,他有些半信半疑。我想别让孩子误认为是我这个当娘的舍不得钱给治。别让他们(爷俩)心存遗憾。现在我已尽心尽力,该吃的、该用的都试过了。想到这儿便对孩子说:某某呀!你也看到妈从前身体啥样,现在身体啥样,妈知道你现在特别懂事,妈很知足!你知道妈绝不会骗你的。你要能信妈的话,在家休息这段时间,你把所有的大法书都好好看看,对你肯定有好处。

就这样,孩子开始看书了。

三、四天后他主动要跟我学功;大概十天左右的时间,他悄悄的扔掉了所有的药。二十来天的时候儿子兴奋的、认真的对我说:妈!我好了!我全好了!通过仅仅二十多天的学法修炼,用“脱胎换骨”这个词来形容我儿子的变化一点不过!他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

目前,儿子已娶妻生子。我们家小孙子都快三岁半了。过去谁看到我儿都说他眼神凶巴巴的充满了杀机。现在谁都夸我儿子:小小年纪真善良、真仁义!

我们家住在四楼。六楼住着一个八十多岁的孤寡老婆婆。前几年的一个冬天,老人因舍不得交取暖费,自来水管道冻坏了。老人就拎着个小水桶天天来我家打水。无论我们谁在家,都主动给老人送到楼上。后来孩子就告诉老人家:大奶,你再不用下楼了,你就在家等着,我每天晚上下班就打水给你送上去。老婆婆乐的合不拢嘴。一看到我就夸我儿子:你这儿子真变喽!天天给我送水,啥时看到我拿东西上楼,非给我送楼上不可!我告诉大娘:这都是大法改变了我儿子!你看我儿过去作成啥样?没有大法,哪有我家的今天啊!

我们家住的楼没有物业管理。从我得法到现在十一年了,打扫楼道成了我家的“专利”。什么下水道堵了、垃圾道塞了,全由我一家三口包了。前年我买新楼要搬家了,邻居们都舍不得我走。五楼住的小伙说:大姨,你别走得了,有你这么个邻居多幸福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呀?!我说:没事,我走了儿子还在这儿住着,我会经常回来的。现在有时回去扫楼道被邻居看到了,他们都说:真不好意思,都搬走了还回来给我们扫楼道……

丈夫的腰神话般的好了

再说说我丈夫。在我得法前六年,丈夫不知啥原因就丧失了生理功能。起初也没太在意,可后来他越来越感觉腰酸腿疼、四肢无力。睡觉醒来身底下的褥子都湿漉漉的,严重时还有两天小便便血。西医的彩超、CT、血、尿,该查的都查了,啥毛病没有;中医检查就说法不一了,这个大夫说肾阳虚、那个大夫说肾阴虚。中药、西药、保健品、巫医、大神……东奔西走折腾了四年多也不见多大好转。最后他说不治了,爱咋咋地!

可就在我得法大约半年,有天早晨我准备起床做饭,他拽了我一把说:老婆子,我病好了!我愣愣的看着他,他又接着说:我病真的好了!是师父昨天晚上给我治好的!接着他就开始讲他昨晚做的那个梦:

他说,他和好多人都在那儿看师父讲法录像。看着看着就感觉自己后腰凉飕飕的,好像腰里往外冒风,一会就感觉腰部开始发热,后来全身都感觉热呼呼的可好受了!他想回头看个究竟,正看到师父拿个过去农村用的那种老式白色蓝边儿碗,里边有近一碗从他腰中流出的那种脓咸咸的东西,师父正要喝这碗东西。他当时想:这东西多恶心人哪!怎么也不能让师父喝呀!于是他就对师父说:还是我自己喝吧!师父慈悲的对我丈夫摇摇头,一口气把那碗东西给喝掉了。从此丈夫治了几年没治好的无名腰病,就这样神话般的好了!

师父慈悲呵护弟子回家

二零一三年,一名被跟踪的法轮功学员来到我家,他刚走不长时间,十六、七名警察就闯入我家,我遭恶警绑架。当时十多个人如狼似虎的想拖走我,折腾半天也拖不走。无奈,他们打电话叫来了“120”救护车,用担架把我抬走。

一路上,我听大夫对绑架我的头头说:不行啊,这老太太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随时有生命危险啊!可当时我的神志很清醒,他们说什么我都听的清清楚楚的。我还感觉有人用手来掐我人中穴,但一点没感觉疼。那个头头一个劲打电话请示什么,然后说:先抬分局(公安分局)去。到了公安分局,那个头说:赶快给她量量血压。量完后大夫说:血压挺好80—120(汞柱)。这时就听那头说:是挺神啊!这老太太这个年纪,还这么大个身板子,血压还能这么好?!听到这儿,我兴奋极了(我从三十来岁就有高血压,修炼后从来也没去过医院,也从未量过血压)!一下就从担架上坐起来说:这就是法轮功的神奇!我就是因为高血压才炼的法轮功。

接着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我及我家人在大法中的受益过程。他们个个都听的认认真真。

那天晚上,是我所在市区公安恶警蓄谋已久的一次统一行动,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几乎和我同时遭绑架。当晚后半夜两点多钟我就被送到市看守所。我心里一直在求师父救我。

刚到看守所时量血压还正常,当他们所长到了准备做手续收监时再量,我的血压就变成100—170了;后来,他们就反复请示,我们当地非要把我送進去,看守所就不敢留;一个多小时量了好几遍血压,每次量结果都不一样。最后看守所那狱医急眼了:某某(我所在地)抓人抓疯了,这老太太这么胖,血压还这么不稳,随时有生命危险,这人我坚决不收,谁爱收谁收!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第二天上午我平安的回到了家中!身体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我,一个亲身在大法中受益的见证者,真心奉劝那些被恶党谎言蒙骗的世人快快醒悟!千万别再错过这万古机缘!只要能真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大法的福泽就会恩赐与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