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难以置信地迅速恢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一月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的,很快悟到唯有大法才是希望与未来,心中无比庆幸与感谢能有缘遇到师父与大法。

我母亲二零零五年罹患尿毒症,在友人的介绍下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与内涵,至今已十年之久,虽然尿毒症并未痊愈,但却是十年透析患者中为数不多的良好状况保持者。母亲的正常安排透析次数是一周三次,但是今年八月,正常应该是十五日(周六)的透析,由于腹泻临时和医院方面说了暂时取消的想法,并决定下周二(十八)号早上再照常透析。

这十年里,也会偶尔有临时取消一次透析改为一周两次的情况,并没有什么问题出现,这一次也以为会如往常。但十七日下午就出现了呕吐、无力的症状,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左右,吃过的食物和药物也一并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呕吐被排出。我于是问母亲“要去医院吗?”回复是“不用去”,于是整整午夜我们一直学读师父的《洪吟》,因为母亲头晕、无力睁眼,于是我便每朗读一句,母亲跟读一句。

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三点,就在又一次的呕吐时,她突然失去知觉,一头栽在盆中,我见状,用尽浑身力气才将她拉出。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呼吸困难,而后嘴角出现药末颜色的白沫,我一遍又一遍抚摸母亲的前胸想帮她理顺呼吸,并且一遍又一遍念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和“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脑中反复思考此时此刻的“考验”是什么?

我与母亲本是母女情深,当时自己悟的是:自己内心没有修到的境界,也不可强为,于是决定打120,联系急救医生。

医生到家来检查后,告之我需要有心里准备,状况十分不好,瞳孔已经无法对光做出反应,手脚冰凉。随医生将母亲推入病房進行抢救,但没等抢救开始,接诊的护士和ICU的医生均说母亲已经不行了,生命体征微弱,瞳孔散大,已经无法自主呼吸,让我们家属准备“衣服”。

听了这些话,我看了看医生,没有回应,心里想着“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即使妈妈真的走了,也不用穿常人的装老衣服”。抢救开始,我突然醒悟,如果我为的是不让妈妈再痛苦就让她离开我,也是对邪恶因素的承认,大法弟子的修炼与使命还没有到最后的一天。于是,我爬上旁边空置的床上,跪在正在被抢救的妈妈枕边,紧握住妈妈的左手,心里“大声”对师父反复诉说“师父,别让我妈妈走,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毛病和不足,我一定下决心改正,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我妈妈还没有修好,她能去哪里呢?让我妈妈回来,我们好好学法、精進、做好三件事。妈妈走了就剩我一个人,那一个人肯定没有两个人力量大啊……”闭着眼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然而紧闭着的双眼前不是漆黑,满满都是师父的照片——《转法轮》中的照片和师父于山中静观世间时的照片,层层叠叠,最上面的一张反复变换着。

我也在母亲耳边反复说着“你不能走,你是有使命的,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你还不能走……”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久,最前面的医生对满屋子的人说“回来了!”瞳孔正常收缩,呼吸恢复正常。还是在医生的要求下,住了三天就出院了,母亲难以置信地迅速恢复到出事之前的好状态,感谢师父的慈悲护佑!

通过这次的考验,让我理解到何为师父常说起的“真念”,因为有师父在,我可以求师父,也只有师父能救度我们,心里不怕。平时的修炼中,事事无偶然,任何矛盾来时,都要能想起师父在法上是如何告诉我们的,而不是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

含泪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