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病秧子变成身心健康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我叫张瑾阁,今年七十七岁。自丈夫四十一岁患偏瘫病起,我一人养育五个未成年的子女,那时最小的才两岁,还有长期有病不能自理的老婆婆,一家人真是老弱病残。

为养家糊口,我整天操劳,身心疲惫不堪。长期的过分劳累,我终于倒下了。下身出血,活动量一大,血就顺腿直流,到县医院检查说是子宫瘤,必须动手术,因手头没钱一直就这样抗着。一年后脸色变的蜡黄四肢无力,好像生命到了尽头,我绝望到了极点。

亲戚邻居劝我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无论如何得去医院,邻居给凑了一百多元钱让我住进县医院。检查后医生说;身上只剩四克血,必须调养一星期再输四磅血后才能手术,经济上的局限只能输一磅血就做了手术。手术后,营养跟不上,又得不到适当的休息,谁知引起一连串恶性循环,患肾虚、脾虚、肠胀气,还有关节炎、肩周炎接撞而来,走路气喘吁吁,二级风就能刮到,特别是肠胀气,揣着大肚子总是翁得心嘴难受,吃饭与不吃饭肚子都撑的难受,比孕妇的肚子还大,大小便都困难。两腋下长有两个比鸡蛋还大的脂肪瘤,两手臂不能垂直,给生活带来很大不便。几次去医院看,医生都说:年龄大了,别动手术了,没必要再受这个罪(可能医生看我体质弱怕招来麻烦)。所以难受、疼时就用点药应付着,那生不如死的痛苦真的不堪回首,连做梦都想谁能治好我的病,那将是我和全家人最大的幸福!

一九九八年秋法轮功在我地已广泛传开,学功的人很多。邻居看我整天痛苦的样子说:婶子,你也去学法轮功吧,祛病健身效果可好啦!邻居的一句话动了我的心,心想:哪怕通过炼功能减少一点痛苦、哪怕能好一部份也是我最大的愿望。我抱着试试的想法,主动找到一位老太太让她教功,谁知第一次教动功时,就学着比划了几下,奇迹就出现了,我肚子咕噜咕噜的响,有一种往下推的感觉,我一阵欢喜,赶紧上厕所,撑胀的肚子立刻轻松了许多,这是吃什么药、使用什么方法都没出现过的现象啊!心想这不是神了吗?!

我信心十足,第二天接着学,每次一炼功肚子都咕噜,会出现同样的状态。就这样肚子一天比一天轻松,一天比一天小,身体也一天比一天舒服,两腋下的脂肪瘤明显松软,不再发胀,两手臂能垂直自由活动。全身的病很快不翼而飞,从此告别了缠绕我多年的病魔。到第十天时我把家里所有大小药片统统扔掉,无病一身轻的感觉高兴的我常常合不拢嘴。这是法轮功师父给的第二次生命,所以全家人大力支持。

我虽然不识字(只上过一年小学)也请了《转法轮》书,还买了录音机、录音带。开始别人念书时我就静静的听,在家时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每天坚持。师父要求每个弟子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我心想师父给予我这么多,一定听师父的话,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有益社会的好人。

看《转法轮》书有困难,我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一个一个字的攻破,见人就问,在家问孩子在外问邻居、问路过的人。常常把不认识的字写(实际是照画)在纸上 ,写清几页几行再去问别人,不长时间,我终于能通读《转法轮》了!我感慨、我自豪,由一个九死一生的病秧子变成一个身心健康的大法徒、由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能通读一本厚厚大法书,我才真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操纵国家机器,置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等公民权利于不顾,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丧心病狂、惨无人道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中,家人因害怕我被抓,就劝我别炼啦。当时思想压力很大,学法炼功有所放松,所以在二零零四年出现偏瘫症。儿子把我送到县医院,在病床上我想了很多:想到学功前后的巨大变化,想到法轮功给我与全家带来的幸福,再看看今天这个病状,我明白了一切,所以只住四天医院就坚决要求回家,回家后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很快恢复健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