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根从旧宇宙中拔出来(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接前文

旧宇宙整体走向了坏灭,所有宇宙生命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异,一层层下走中,这些变异都层层对应了下来,越到低层、表面,越庞杂、变异,最后到人间就形成一个欲望和执著的森林。必须将底下的根拔起,一挖到底,才算清理干净,才能完全从旧宇宙和旧势力中脱离出来。否则就象是木偶戏一样,背后的那根线还在旧势力手中操控着,在人间舞台上被它操控着表演。

这里举一个个人的例子:以前有一个阶段,我曾以写文章来讲真相,文章的影响越来越大。随着影响扩大,名利情都来了。比如一些常人的出版商看中了书稿,来信高价买断版权,有的常人机构来函邀请去作专场演讲,有的知名大学邀请去作交流,有的常人记者要上门采访等等。这些我都谢绝了,坚持分文不取,隐藏身份。

那时候在大陆迫害还很严酷,我放下了常人的生意和工作,冒着生命危险在做这件事。我便觉得自己不求名,不求利,一味付出,冒着生命危险在救人,是达到标准了,做到无私了,所以那时觉得自己做得非常正。在这个低层标准的掩盖下,我没有大智慧,无法深层向内找,这个为私的根,不能挖出来,不能从旧宇宙中拔出,留下了把柄,从而被旧势力抓住这个根進行操控,直至后来我犯下盗法、破坏法的大罪后,才猛然清醒过来。

这个罪对修炼人来说太大了,大于天,在过去那完全就毁掉了,要入无生之门销毁的。这个大漏被旧势力抓住了,它们把我打入了一个最可怕的地方,旧势力将我所有的空间场中都塞满了那种最可怕的死寂败坏物质,无边无际、令人窒息,心底的希望被一点点吸空,承受达到极限,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恐惧、痛苦达到极点。我心里明白我根本不可能承受过去,这远远超过我生命承受的极限,我绝望极了。在生命最绝望的最后时刻,心里反而慢慢冷静了下来,在万念俱灰时,我最后问自己:你为什么而修炼?

在这个特殊时刻,我放下一切掩盖询问自己。

后来我找到了这一念:在我生命的最深处一直有一个最大的遗憾,就是美好的事物总不能长久,我渴望永不坏灭的美满。我从小最看不了绝望的生命,一看到生命在绝望中的挣扎,在黑夜中号哭,心就象被撕开一样。我希望宇宙的生命永远没有绝望,永远在喜悦、幸福之中。后来我找到了大法,在大法修炼中,我知道,唯有这部大法才能拯救宇宙,让宇宙永远美满,永不坏灭,唯有师尊能消除一切生命的绝望,给所有生命留下希望和永远的幸福。我就是为这个而修炼。

现在我犯了这么大的罪,不管以前如何,不管是不是就要形神全灭,至少现在我是清醒的,至少我生命还剩下最后的时间,不管剩下多少,即使是几秒钟,那我就用这剩下的几秒钟来赞颂大法,来用生命为证实大法尽最后的一点力,这样我生命的结尾就无憾了,我用最后的生命尽力了。不管将会不会在这个宇宙中存在,这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是为这个而来,用最后的生命去尽力了,那就无憾了。

这个念从生命最深处发出来以后,所有的死寂毁灭物质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我的空间场一下子纯净了,这时我发现外面的阳光多么美好,心里充满了希望。我知道师尊将这一切都替我承担了,给我拿掉了,我不但一点东西都没有损失,而且得到了更多,师尊又给予了我更多的东西,给我打开了更大的智慧。

这一切,只是在这一念之间,这最后一念如果不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现在我每做一件事之前和过程中,动的一思一念,我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这样做?我的目地和基点是什么?我是放下自我来证实大法,还是利用大法来成就自己?

在做事的过程中,凡是发现自己成就了自我,我就会马上停止下来,纯净自己的心,直到目地完全纯正了,完全不是为了私我,而是为了整体,为了大法,我才继续去做,不管大小事都要用最纯净的心去做,这样才是真正走师父安排的路。

只有心中完全没有自己时,才具备无边的大智慧,完全溶于法中,时时与师尊同在。

只要在自己心底,还给自己留下了一点空间,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丁点空间,就会被它障碍着、掩盖着,看不清本质,不能完全同化大法,跳不出旧宇宙的安排。

二、不要从表面找突破,要向内修自己

“他怎么这么坏?”“这完全是他的错!”“我做的绝对是对的!我没有错……”很多修炼人,只从表面找问题,而且是向外看,被人类社会的是非标准所迷惑,错失师父安排的一个又一个修心机会,保藏了自己的执著和私心。所以很多同修便在这种情况下,不断吸取反面教训,使自己变得越来越狡猾,而修炼层次却得不到提高。

比如尽力去帮了一个同修,而那个同修反过来却伤害了自己,给自己造谣。这时就从表面上找原因:他怎么这么坏?他还是修炼人吗?怎么修的?恩将仇报!以后得小心了,再也不能随便帮助人了,得防着点,离同修远点……

这就是吸取反面的教训,使自己不断变得狡猾,修炼层次却得不到任何提高,甚至因为变得狡猾而不断降低层次。师父讲过:“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1]

如果吸取正面的教训,那就会想:我帮了同修,而同修却给我造谣。是不是我帮助同修的过程中,这个心不纯,是为私的,为了得到回报,为了得到同修的感激?或者是不是我在帮同修的过程中,有哪里没做好,不够善,让同修产生了误解或伤害到了同修?如果完全是无私的,将自己完全放下了,那根本就不会动心,只要动了心,那就是有私,就得找到这个私的根,拔掉它。

如果吸取正面教训,按照师父讲的,向内找自己的问题,那任何事情都是好事,都是提高心性和在法中做的更好的机缘。师父说:“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2]

当然,师父也讲过:“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3]大法弟子也同样要为正的因素负责,如果面对破坏大法、间隔整体的言行,不去制止,而是以修自己为借口纵容邪恶、保护自我,这同样是极其狡猾的表现。唯有严格用大法来衡量,不自私,放下自我,才能具备大法中来的智慧,知道怎么去做。

不要从表面上找突破,那永远也突破不了,可能一时能见到一些效果,但那只是表面假相,因为没有实修,最后还是会走入死胡同,毁于一旦。

师父反复告诫我们:“你们是经过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4]我们不能随常人社会的变化而人心波动。师父还告诫我们:“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5]我们守住大法严格修炼自己,才能在世间成就师父所要救人结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关于小说《苍宇劫》〉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