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对照法 理智智慧不走极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已有十九年了。今天借此法会的机会谈谈我在修炼中,是如何平衡好家庭关系的心得体会。

修炼前,我是一家之主,干什么都是我说了算,我行我素,从来都没有站在妻子、孩子们的角度和感受去考虑问题;修炼后,把这样的状态也带進了修炼中来,只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谁都不能干扰,谁稍不注意干扰了我一点,我都要大声的训斥她们,让她们以后一定要注意点,并且还说我的事是最重要的。这样一来,时间一长她们就受不了了,见我在家就都躲出去了。家里人心里都有了压力,怕稍不注意挨训,家里就我一个人了,这回我想做啥就能做啥了,没人“干扰”了,什么也不管不顾了,还感觉很好。

后来随着学法,逐渐认识到这种修炼的状态和行为大错特错了,完全不在法上,不但没证实了法,而且起到了反面作用。师父讲:“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我们说你在常人中修炼的,不是专修出家弟子,你就要符合常人的状态去生活,我们把常人中物质形式看的并不重要。”[2]而我恰恰相反,没有按法来,没有证实了大法,而是在证实自己所谓的强硬。造成了家庭气氛不好,生活紧张。

1、对照法,理智智慧不走极端

认识到后,遇到问题我就注意了,得按照法去做。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的负面影响不是认识到了,环境就一下改变过来了,得修过来才行,处处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别人受得了受不了。

有一次,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都要出去贴标语,我也要去贴。等晚上十点妻子睡下了,我就悄悄的准备出去,刚一开门,她就大声说:你干啥去呀?我看你磨磨蹭蹭的不睡就有事。原来她是装着睡着了,要是以往我就会说:我的事你别管!而且说话的声调也不会好,这次我想不能那样了,我就关上门,回到床前坐下,稳了稳着急的情绪,语气平和耐心的跟她说:我们要出去贴标语。她一听就更着急了,说:你快别去了,让他们贴去吧,你刚从看守所放出来,挺危险的。我又说:人家上岁数的老太太都出去贴去了,我一个年轻人却躲在家里睡觉,不大对劲呀,你这人心眼也挺好的,你想一想,咱们不能那样做呀。她迟疑了一下说:那我就一块跟你去贴。我说:这个事不能强求。她说:这个是我愿意的,不是斗气。我看她是真心的,也挺感动,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

于是我俩就出去了,一人抹浆糊,一人贴,不一会儿就贴完了。在贴的当中她有点怕,我就说:别怕,咱们不是偷东西的,这只不过是在邪恶的迫害下讲真相的方式而已,你心里就想,我们是在救人,是在做天下最正的事,心里就坦然了。回到家她出了一身汗,连吓带累的,但她说:心里挺舒畅的。第二天给师父敬香,她说她闭着眼时看到师父了。我说:你是不是眼花了。她说不是,我悟到,虽然她没修炼,而做证实大法的事,是师父鼓励她呢。

还有一次晚上,妻子睡下了,我在学法,她翻过来掉过去睡不着觉,说:我想看一会儿电视,声音开的小点行不行?我突然意识到,我不经意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压力,虽然我没有反对她看电视,但她还是有压力,我赶紧说:你看吧,不影响我。她打开电视虽然有声音,但我学法感觉更静,因为在法上了。

有时来客人了,我就把我要做或正在做的修炼中的事先放一放,等客人走了,我再补上。你要是不管不顾,别人会说你们修炼人太自私,光考虑自个儿的事。再有就是因邪恶迫害,家中经济拮据,妻子这几年就没有穿上一件好的衣服,女人爱穿戴打扮是天性,我想虽然我们经济拮据,我自己省吃俭用,也得让她们基本上过得去。有一次妻子回来说:今个儿上街看见谁谁谁穿那件衣服挺好看的。我知道她喜欢,就说:你也买一件吧。她说:咱家没有钱就算了吧。我说:买吧,再没钱也不在乎这点钱。经过再三的劝说,她高兴的买上了。

每逢过年时,我都要主动过问说:过年呀,你买点衣服穿吧。我也经常和孩子们沟通交流,有的时候不管大小事得细点心,得关心她们,让她们感觉到有温暖,而不是感觉到我们修大法了,啥也不管不顾了,绷的那股劲象邪党干革命似的,让人不理解。

我在花钱上都是很透明的,不瞒不藏,我修炼中需用钱都跟妻子说,她都很支持。有时我哪做错了,我就放下面子,发自真心的向她赔礼道歉,并说:师父法中不让我们这样,是我没修炼好,你放心吧,以后我会注意,不断的努力做好。

其实自己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声调,对方都能从微观上感觉到自己的心是怎样的,所以不能敷衍了事,要真心、要善、要有耐心才行。这样时间长了,她们对我、对大法又有了新的认识,对我要做的事能够认同支持了,我们能够融到一起了。

2、从内心真正的要慈悲于他们,他们是协助我们证实法的

一次看到熟睡中的妻子,我想,我们有幸得了大法,在邪恶的迫害下,有时还有很多怕心,而他们仍在迷茫之中,还没有得大法,跟着我们担惊受怕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承受的更大,他们有缘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他们即使有点过错,我们也要宽容他们,慈悲于他们,多站在他们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他们才会觉得你好,才会觉得大法好,才会认同你、支持你。

其实家人和我们转生到一个家庭都不是偶然的,缘份不浅,我悟到他们就是来助我们证实法的,如果我们没做好,他们就不能起到应该起到的作用,甚至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妻子由于认同了大法,虽然她不修炼,但她都很愿意协助我做事。

有一次妻子回老家座席,我让她回去带上真相资料给座席人散发,她挺愿意。但在散发中遇到问题了,她先选了一个表面看挺好的人给,但她没想到他就是不要、不接受,上手就顶牛了,闹得挺尴尬,面对那么多人,脸面上下不来。这时突然有个人说:“我要,这怕啥呢?给我。”紧接着其他人都要,不一会儿就都发完了。先前不要的那个人见别人都要,最后他也要了。妻子回来跟我说,我说你也不简单,要是我还不一定做到你那样。其实是师父帮了她一下,才做成了。

妻子跟她朋友、亲戚、以及碰到不明真相的人讲真相,经常回家来跟我说:我今儿碰着谁谁谁了,他不明真相,我给他讲,最后他明白了说:原来法轮功是这样,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她还跟我说,我讲真相,我先观察他,谈话中先了解他不明白在哪里,我再给他讲。有的人挺顽固,她都能讲通。

妻子经常给师父上香,每逢过年及大法的节日她都去买水果上香,当遇到难事了她都能想到上香求师父帮助,只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她基本上都支持,最多嘱咐一句:注意点安全啊。在家做证实大法的事,她经常帮着我做。发正念到点了,她们都很惦记的,都要提醒我:到点了快发正念吧。

家庭中宽松的修炼环境,是按照法修开创出来的,而不是强硬争来的,修出来的宽松才是真正宽松,而争来的所谓宽松其实是真正的不宽松。

3、要不断让他们了解真相,充实他们的正念

家里人在这个社会环境中容易被污染,这就要不断的让他们了解真相,了解国内外正法形势,了解做坏事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事例,了解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在法上才安全,有怕心有执着反而有危险的道理,列举事例,但不能讲高,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因人而异。这样他们了解的多了,相对也有了正念,才能抵挡的住邪恶干扰与迫害,才能更好的协助我们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晚上,我们要出去发放真相资料,妻子就不让我去,并说:这次你一定要听我一次。我想她这是咋了,怎么突然变了?后来才知道,她听到最近形势紧了,有点害怕。我就想,这是因为平时没有及时给她充实正念的缘故。后来我耐心的给她讲了讲,就行了。

有次妻子自言自语的说:别人又买车又买房的,还到处旅游,活得挺潇洒自在的,我们活得没有多大意思。我听后觉得的她思想有点波动,就及时地跟她交流沟通,讲讲得失因果关系,她就想通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诉江大潮的掀起,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们又一次提高的机会,最后真正从人走向神的印证,尤其是一直没有走好的弟子,同时也是师父慈悲于众生,给公、检、法、司等人员被救度的一次机会。其实师父已经给我们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等我们放下一切人心,堂堂正正地去做了。

当我跟妻子说:我们现在要起诉江魔头呀。她说:你先别写,等别人写了你再写。我随即就写了控告书,她也没有反对,只是说:你们也不简单,都敢起诉江魔头。

4、他们很可能是下一批得法修炼的精英

我体悟到,家人是最靠近我们的人,自己修炼的好不好,他们是最直接的见证人,我们的一言一行,未来人都要参照的,我们修炼的好不好就非常的关键。师父让我们修炼的路一定要走正。所以我们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行都要对照法,不能认为他们是我们的家人就无所顾忌了,在哪都得走正才行。虽然家人还没有走進大法中修炼,但是他们很可能是下一批得法修炼的精英。

就谈到这里吧。每个家庭的情况也不一样,都得按大法做,根据自己的情况,理智智慧的做才行。希望我的体会能起到一点交流作用。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瑞士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