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诉江过程也是实修自己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从加入诉江大潮至今,感觉心性提高不少,从中也有一些体悟,今借法会之际向尊敬的师尊汇报一下。

五月初,当我得知诉江的消息后,认识到了这是正法進程急速推進的体现,是师尊赐予大法弟子一次全面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树立威德的珍贵的良机,是给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系统的人员听真相、选择生命得救的难得的机缘,也是天象的变化在人间的表现。师父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1]时间紧迫不等人。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动手写起了诉状。

因这之前我从未写过此类型的文章,平时对法律方面的知识也不重视,所以在动手写时,不知从何处下笔,但没有动摇我写诉状的决心。正在我焦急的时候,一个我熟悉的同修给我送来了一个专业律师已写好的诉江状。当我接到诉状时,我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我知道师尊就在我的身边,已经为弟子铺好了诉江的路,就等我们正念正行的去做了。我赶快抓紧时间把诉状在短时间内就写好了。当时明慧网还没有发表有关诉状的模板,周围的同修多数都不会写,我就把我写好的诉状给同修们作为参考,这样拖延了十几天,直到五月下旬我才把诉状用邮政特快专递邮寄到了两高,两天后经上网查询得知两高已签收。此时我心里感到象一块石头落了地似的轻松。

可没想到在七月中旬左右,我在外出办事时,在车上接到我一邻居的电话,她口气很紧张的告诉我,市公安局的几个警察去我单位调查我往北京写信的事情,并叫领导安排专人问询我。我听后心里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怕“被抓”的一念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因我以前多次被抓捕迫害。但我马上就抓住了这一不正的念头:这怕不是我,清除掉!起诉江魔头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是师尊认可的,天经地义!我们就应该理直气壮的起诉它!想到这些,我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那一点怕的物质完全消失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帮我拿掉了。我在心里默默地谢谢师尊,并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会走好这一步的。

当时车里坐着我的丈夫、在远方工作回家探亲的儿子和儿媳,丈夫心态有些不稳的问我是不是关于我写信的事情。因为之前我写诉状时他看到了。丈夫不修炼。我很坦然的回答他:是。他也没再说什么。这时儿子也有些担心的问我:妈,你给谁写信了?我平静的告诉儿子:我往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写信告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了。

儿子又问:你告江泽民能有用吗?我用很肯定的口气说:有用!江泽民在位时,没有干一点利国利民的正事,滥用手中的权力,对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残酷的打压迫害,成千上万的好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还有的被活摘器官。无数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场迫害至今持续已有十六年了。你也亲眼见到了你妈这几年的遭遇(我多次被抓捕儿子都在现场),你也知道你妈不是坏人。我修大法后身心健康,多少年再没吃一粒药,家务活基本都是我干,我没做任何违法乱纪的坏事,只是坚持对大法的信仰,不愿昧着良心说假话,就被多次非法抓捕、劳教,被无辜开除公职,几次被迫害的差点失去了生命,没有我们说话的机会。今年五月一日,我们听说最高法院颁布了一条法规,其中明确告诉“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法轮功被迫害是特大的冤案,我们怎么能不抓住机会起诉迫害我们的大魔头江泽民呢?要求将其绳之以法,赔偿因这场迫害给我们造成的一切精神和经济损失。

我在说话的过程中,他们三人都在静静的听着。最后我又说:其实你们都是受害者,全中国人民都是受害者,都应该站出来,堂堂正正的起诉恶首江泽民,尽上自己一份正义的力量。他们虽然没有应声,但我看出他们都不抵触,好像也都在思考我讲的话。

回到家的第二天,我见到了单位那个人,他吞吞吐吐的问我:你往上面写信告江泽民了?我说:写了,怎么了?他说:昨天公安好几个人去单位,调查你写信的事,叫单位落实一下。我说:我写信光明正大的也不犯法,公安调查的目地是什么?是想协助最高检察院立案呢?还是想趁机干点什么呢?他说他也不清楚,并说:你们法轮功还想推翻××党?是根本不可能的,老老实实的过日子行了,不要再去搞那些没有用的事了。

我一听心里有点不平衡了,心想:前几年他受单位的指派,参与了跟踪监视我的迫害行为,有一次正好被我碰上,把他严厉的说了一顿,使他当时显得很不自在。过后我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看不起人的心、愤愤不平等多种人心,重视发正念清除,这些心已去了不少。后来一个机会,我和他讲了一下真相,他也没表现出抵触的样子。可好几年过去了,他怎么还那么糊涂呢?我对他说:我们不是想推翻××党,它不用我们去推翻,它也不配!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我们写信是起诉迫害法轮大法的元凶江泽民。我刚说了几句,发现他突然翻脸了,很生气的大声对我说:我也说不过你,现在你写的信已经到了公安手里,只是叫我来落实一下,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他们抓你我们也没有办法。

从他瞬间态度的变化上,我发现了自己还有争斗心、不平衡的心,我赶快抓住调整自己。我缓和了一下语气,平静的对他说:我刚才有些心急,说话口气生硬些,其实我不是对着你的,请你不要生气。我知道你是为我的安全着想,请你放心,我不会出什么事的!我们是同事,你也清楚我的为人处事,我在单位认真工作,老实做人,不做坏事,就是因为我不昧着良心说假话,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工作被无辜的开除,多次被抓被关押,给我本人和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和经济损失,你说我无辜遭受这么大的冤屈,我不应该写信告害我的人吗?如果是你,能永远听之任之、无动于衷吗?前几年,你不明真相无知的帮了邪恶的忙,这些年,你一定也听过不少的真相,应该知道是非对错了,再不要听他们的指使了,他们是在害你呀!你去告诉公安:信是我写的,手印也是我按的。我写信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是合法的。信中的内容是我遭受迫害的真实事实,没有一点夸大和造假之处,这也只是我这些年被迫害的其中一部份。但我目前控告的是恶首江泽民,暂不起诉这些年抓我、判我、迫害我的直接责任人,因为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俺师父大慈大悲,再给这些参与迫害的人一次醒悟、选择生 命得救的机会。如果他们再不珍惜这个难得的宝贵机会,继续参与迫害,那么我一定会把他们一块起诉的!那时候他们可能再也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希望他们能把我写的诉状认真的看一下,对他们是有利而无害的。

听完我讲的这些话后,他态度诚恳的说:我不能给你传这些话,你自己注意安全吧。我说:我会的。希望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默认了。

诉状被退回一事,引起了我的思考,我想其中一定有我要修去的东西。我认真理顺了一下自己:从参与这件事情的动机,到整个过程中的心态和言行,我很快的找出了一些长期埋藏很深、不易觉察的人心执着。如:对时间的执着。当听到要起诉大魔头江泽民时,我激动地喜形于色,心想修炼真要结束了,苦日子可熬到头了;还有依靠常人的心。我从法理上也明白,正法一切都是我们的师尊掌握,人间的一切也都是围绕着正法而动,任何一个人的表现也都是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他们的所为也都是配合大法的形势,不能起任何主导作用。但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有依赖常人能给大法平反的不正的想法;还有盼大法平反后,赔偿我们的精神和经济损失,在人中好扬眉吐气过好日子,让这些年瞧不起我们的人羡慕尊敬我们,这是明显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和想在大法中索取的肮脏的有求之心。还有盼尽快把大魔头绳之以法解恨的报复心等。不找不知道,一找真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问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已到尾声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肮脏的人心呢?我暗暗的要求自己,在诉江这一洪流中,我一定把这些顽固的人心统统去掉,扎扎实实的走好这一步,真正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通过认真学法调整后,我在原来诉状的基础上,又认真重写了一份新的诉状,补充的内容主要是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包括身体的变化和道德的提升;还有我亲眼目睹北京几个派出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暴行;还有揭露本地洗脑班的各种犯罪行为。在写的过程中,我的心是祥和慈悲的,没有喜和悲的情的表现,没有了过去那种对行恶警察的仇恨心理,有的只是对他们的怜悯,因为我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认识到这次诉江是一场大考试,是向师尊交答卷,有一点敷衍就是对师尊的不敬。所以我是在用心写。诉状完成后,我感到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愉悦感,身心格外的轻松。我知道是我的思想符合了法的要求,慈悲的师父帮我去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使我心的容量加大了,心性提高了。

我这次写的诉状是一个内容比较全面的真相信,所以我决定发放的范围能广一些,叫平时那些不容易看到真相的部门人员见后能了解真相得救。我认真整理检查确定无误时,就抓紧时间打印了多份,几天内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分别邮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中纪委、公安部、全国人大委员会、国家信访局、政治局常委、山东省最高检察院、山东省最高法院等相关部门。很快都收到了妥收的短信。

随后,我又打印了几份诉状,先叫我的丈夫看了,他看后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此后我发现他较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几次回老家后,他主动热情的劝生病的街坊邻居们修炼大法,并堂堂正正的告诉人们,现在全国很多人都在起诉江泽民,因为它迫害法轮功,害了不少人,并肯定的对人说江泽民很快就会被抓捕的。街坊邻居们也都爱听他讲的话。我为他的清醒和正义感到很欣慰。

我又把诉状拿回了我的父母家,叫妹妹给父母读了一遍。妹妹是含着眼泪和哭声读完诉状的,老母亲几次止不住的放声大哭,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眼里也有泪光。看完诉状后,我的家人们对这场迫害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对我的多次被迫害也改变了以往不理解的态度。以前我很不愿在任何一个家人面前提及我被迫害的具体情况。一方面我怕我的家人再伤心难过,因为我前些年多次的被迫害,他们也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是我对亲情的执着。其次,我一直觉得我多次被抓受迫害,还走过弯路,没能象修的好的大法弟子那样正面的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一定程度上给大法抹了黑。提及那些被迫害的情节觉得很是没有面子,有一种羞耻和愧疚感,觉得很对不起师父和我的家人们。其实这也是对名的执着,是对自我的执着,没有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把个人的脸面看的高于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大事,是多大的私啊!

这次,我把我的诉状不仅给了我的多家亲人们,还给婆家的街坊邻居们看。看过诉状的人态度都有了变化,对大法都有了一定的认识,对这场迫害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婆家的一个邻居看后,高兴的对我说:诉状写得不错,挺有水平。江泽民真是太坏了,应该赶快把他抓起来,如果能把他卖国的事实写上效果会更好。我希望法轮功能早日平反昭雪。

通过在亲朋好友之间广传诉状,不仅对他们了解真相、生命得救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对我自身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我明显的感觉到,那些长期存在我身上的情和名的物质去掉了不少,现基本能理性的对待出现的事情,不再被名和情所牵制。

诉江是正法進程重要的一个步骤,师尊盼望我们更多的大法弟子都能参与,整体提高。于是,我在完成自己的诉状后,就不断的和同修们在法上交流切磋,在师尊的加持下,同修们都很快的拿起笔来积极主动的写诉状。在六月中旬前,我地多数同修都把诉状邮寄给了两高,很快都签收。后来也有部份同修的诉状被退回本地,有单位和派出所的人上门问询,同修们都能正念应对,堂堂正正的向有关人员讲真相,同时认真的向内找自己修炼中的不足,都普遍的得到了提高。

在这期间,我还主动承担起了帮助一些同修(包括一些农村同修)整理诉状和打印上传明慧网存档的工作。只要接到同修的诉状,我就抓紧时间及时的完成。每篇诉状,我都会用心的去对待,象干自己的事情一样认真负责。每篇诉状整理完毕后,我都要仔细的反复核实几遍,直到确定无误时再去打印,后交给同修邮寄,并及时向同修要回邮寄回执单,再抓紧时间发往明慧网,环环紧扣,抢时间去做。是凡交于我手中的诉状,没有出现失误等问题的。

在那段日子里,为了抓紧完成诉状,我有时都要忙到午夜一、两点钟才能休息。但我没有劳累和困倦感,头脑清醒,精力充沛,我深知是师尊在加持我。同修的篇篇诉状经常会使我不自觉的溶入其中,似清流般不断的洗涤着我,激励着我精進,使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不断的提高。我也无比的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选择和呵护,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做好。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全世界的同修们!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