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调查报告(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接上文

四、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各行业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全面的,不仅覆盖了中国大陆所有地区,也贯穿了几乎所有行业和所有职业。本报告调查的91名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中,我们统计到48例有记录到该学员的职业、学历情况。30%为农民,33%为一般职工,10%为离退休人员,3%为中小学教师,4%为政府、行政机关人员,4%为个体户,还有工程师、个体小商户、企业管理人员、自由职业者、媒体人等。可以说涵括了中国大部分的职业。

案例1、年轻的农民被迫害致死:王书军,男 ,36岁,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人。 2000年10月1日,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

王书军
王书军

2004年4月王书军再次被邯郸“610”恶警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邯郸劳教所专管队)迫害。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恶警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于2004年6月20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家中一贫如洗,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女儿那年仅仅六岁,再也看不着父亲了。

案例2、经济师被迫害致死:周俊华,女,37岁,邯郸永年人,邯郸棉机厂工作,干部、经济师职称。在一九九九年镇压法轮功前,周曾患有肿瘤疾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精力充沛,身体轻松。曾先后在邯郸两区(复兴区、丛台区)举办的大型法会上,讲述了自己的修炼心得,对人们启悟很大。周俊华曾两次进京上访,1999年7.20后她经常受到中华桥办事处、中华桥派出所、居住地居委会及单位的骚扰、恐吓,使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陡降,后虽经过医院多次治疗,还是在2001年1月23日悲愤离开了人世,年仅37岁。

案例3、退休干部被迫害致死:张钦增,男,80岁,曲周县林业局局长(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是身患多病的人,每年的药费就是二、三千元,在农村赶集走三、四里路都得停下来休息几次。1997年张钦增有幸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身体 上的病都没有了,每年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村里人也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邪党迫害开始后,张钦增受到乡镇派出所、“610”小组不断上门骚扰,威逼、恐吓,使其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致使身体健康恶化,在2005离开人世。

案例4、工会主席被迫害致死:史建成,男,退休前是天铁集团设材处工会主席。1998年开始修炼,变化巨大。修炼前连几级台阶上的都费劲,修炼后精神抖擞,每到周日洪法炼功。1999年720迫害开始后被单位威逼、批斗,开除出党,最后承受不住不炼了,大约2006年,史建成在天津掉到河里淹死。

案例5、高级工程师被迫害致死:李家功,男,72岁,河北省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1995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高血压不治自愈,大法神奇在老人身上的不断展现使得家人相继得法修炼,一家人其乐融融。

李家功
李家功

1999年四月李家功参加了“四二五”和平请愿。遭到了光明桥派出所警察宋某的不时的上门骚扰,同时也开始了中共对这个善良老人长达九年的迫害。李家功的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光明桥派出所恶警宋某、苏曹派出所等人,平时或每逢“敏感日”必上门骚扰、多次抄家、恐吓。十年来,老人就是在这样的处境中度日,致使精神长期压抑,积郁成疾,于2009年1月13日含冤离世。

案例6、机关干部被迫害致死:张清朝,男,年龄未知,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副书记。修炼后身体得到净化,连抽烟、饮酒、打麻将等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戒掉。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23年的疾病痛苦。

张清朝
张清朝

迫害开始后,中共地方官员完全受邪党控制,分不清善恶,始终不让张清朝重新工作。因为修炼法轮功,张清朝遭到连续迫害,被劳教和开除公职,单位连生活费都不给他,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于2012年3月7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案例7、豫剧团演员被迫害致死:郝同兴,男,年龄未知,鸡泽县豫剧团退休演员,是当地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鸡泽城关派出所恶警抢走了他的大法书籍,把他绑架后逼他造谣诬陷法轮功,使他放弃了修炼,他于2010年患结肠癌离世。

案例8、邯钢高级工程师被迫害致死:陈佩佩 女,年龄未知,原邯郸钢铁公司运输部高级工程师。陈佩佩的丈夫马某某是邯钢运输部的党委书记,此人贪污腐败非常堕落,经常把女人往家领。2002年陈佩佩为躲避中共的邪恶洗脑,放弃杭州的工作返回邯郸。然而,马某某毫无夫妻之情,当着两个儿子的面,赶陈佩佩离开家,2002年十月中共16大之前,邯郸恶警在夜间将陈佩佩和母亲二人绑架送入邯郸看守所迫害。陈佩佩刚出狱后不久就病死在北京,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丈夫马某某正和情人在南方旅行结婚呢。

案例9、粮食局职工被迫害致死:翟鹏云,男 ,63岁,邯郸市粮食局职工。大法学员翟鹏云1999年进京上访。2000年10月1日散发真相资料,被邯郸市渚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送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在狱中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一个月后保外就医。出来后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于2001年元月29日含冤离世。

案例10、供电局职工被迫害致死:柴和平,女,58岁左右,原是邯郸市供电局职工。1999年10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2001年柴和平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数日,被非法劳教1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受到严酷迫害,成了身患精神重病的人,于2008年3月含冤离世。

案例11、小学教师被迫害致死:刘改仙,女,原天铁集团黄花脑小学教师,1998年学法。1999年720迫害开始后也不得安宁,退休后在家继续修炼,2001年铁城分局还想罗织她的罪名迫害她。大约2004年病故。

案例12、铁厂职工被迫害致死:王殿阁,男,年龄未知,退休前是天铁集团焦化厂职工。1999年720以后迫害开始,单位,街道办,公安局屡次恐吓,谈话,后来就不敢炼了,一直到2011年1月肝癌病故。

结语

邯郸、石家庄、保定、张家口是中共在河北迫害法轮功最为肆虐的四个城市。阅读本文,窥一斑而知全貌。邯郸迫害尚且如此惨烈,那么放眼全国呢?中共邪党对“真善忍“的迫害是一场史无前例、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它贯穿着中国各行各业,各社会阶层和城市乡村。其迫害面积之广、之深、之惨烈、之邪恶已经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邪恶政权的暴行。

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以群体灭绝法轮功修炼群体为目的的。为此,中共动用了所有国家力量,一边在全国范围颠倒黑白,栽赃、诽谤法轮功,一边使用司法强制措施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抄家、罚款、审讯、拘留、劳教和判刑,并大量延伸、扩展、使用法制学校、精神病院、黑监狱等场所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和意志,中共使用了思想迫害、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精神药物、活摘器官等灭绝政策和手段,直接导致了约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因此失去生命。

为了掩盖自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滔天罪恶,中共一方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系统的消息封锁,一方面将所有这些迫害都用法律的外衣包装起来,欺骗世人,其手段邪恶的无所不用其极,毫无人性可言。

十六年来,无数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在和平、理性的讲真相、反迫害中,冒着生命危险调查取证,突破中共封锁,将这些第一手迫害信息投书于明慧网,将中共邪党的罪恶曝光、公布于世人面前。

人类不是中共邪党及其爪牙逞凶的乐园。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而被中共操控和利用的人,助纣为虐,无异于与魔鬼撒旦共舞,必将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全面遭到清算。

这是一个历史巨变的关头,对于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来说,好在将功赎罪的机会还有。是停止作恶走向光明、还是继续走向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全凭自己的善恶一念了。

下载附录:河北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样本(30KB)

(全文完)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