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法轮大法的玄奥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原来我有多种疾病,由于卵巢囊肿,导致子宫卵巢全切,引起的全身不适,手术后刀口和肠粘连,有时呼吸或大声笑都疼;还患胆囊炎、肩周炎、肋软骨炎、关节炎、神经衰弱,尤其是感冒发烧更是常事。有时吃药过敏出现精神恍惚,甚至幻视幻听。家庭生活很困难,整天带病坚持上班,觉得活的很苦很累,脾气暴躁整天没有笑脸。

正当我感冒高烧不退时,带着治病的想法,参加了师尊在我省省会城市举办的九天法轮功学习班。当时我已感冒发烧连续不断近一个半月,还带着药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坐在会场时,我全身发冷,闭着眼睛听,只记住一句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最后一堂课是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有个学员的条子写的是请师父给打一套佛家大手印,师父说“好”。

这时我来了精神了,睁大眼睛,看着师父的手印,变幻莫测,每变换一个手印,我就想师父在给我治病呢;再变换一个手印,我又想师父在给我治病呢;再变换一个手印,我还在想师父还在给我治病呢。也就有半分钟的时间,我忽然感到从头顶到脚底一阵热流通透全身,出了一身透汗,粘乎乎的,冬天穿着厚棉猴,汗水都浸到棉猴外面来了。我感到从来没有这么清爽,舒服过,好象这一生的感冒发烧这一下全在汗水中一起流出来了。我的病根全部都被清理出来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这些症状了。

师父教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我看到我右下腹部,也就是手术粘连处象鞭炮的引信发出来的火花,同时伴有“哧哧”的声音,非常真切。当时我就知道是师父把我因手术粘连部份给分开了,堵塞的地方打通了,那个地方再也不疼了。

在炼动功时,我会象静功打坐一祥全身被能量包围着,全身象个空筒子,不知道手、腿、脚在哪里,炼法轮桩法,有一次头顶抱轮,看到一个象火圈一样把两手胳臂连起来,又粗又热的一股红色能量在流动,直到结束,以前的肩周炎好了不疼了。

炼贯通两极法时,只感到两手被风吹、但不知手在哪里,美妙极了。炼静功时,一开始我的腿单盘也扳不上去,扳右腿时身体往左倒,扳左腿时身体往右倒,身体就是坐不直,腿总是翘的很高。有一次大家集体炼静功,刚扳上右腿还是翘的很高,但是随着静功音乐一响,我一下就入静又入定了,象师尊讲的一样:“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转法轮》)这时腿也不疼了,一直到音乐的结束。

有一天早晨炼静功,刚扳上腿就入定了,全身被强大的能量厚厚的包围着,脑袋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听到师尊的教功音乐,好象从另外空间飘来的仙乐,由远及近,由近及远,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反复的在循环着,真是美妙极了。

有一次在似睡非睡中,看到墙上挂的大法轮图形,从墙上开始转,转的很快,直奔我来,原来很大,越转越小,越转越小,一直转到我的玄关,進到我的玄关里面,颜色象神韵里的一样漂亮,人世间是调不出另外空间那种颜色的。真正地体悟到其中的奥妙。

孙子小学三年级时,每周六来我家,一次我喊他小名,某某你把东西递给我,他没反应,我又大点声喊他,他跑过来问:奶奶你说啥?后来发现我们说话他要看我们口形,才能知道说什么。这就证明他听力有问题。上课老师讲课也听不清,老师留的作业也听不清,还要问同学才能写作业。他爸爸发现孩子的听力越来越差,领他去儿童医院看医生,拿口服的药,往鼻子喷的药水,怀疑是鼻窦炎引起的听力差,连续几个礼拜也不见好转。回来以后来我家,我喊孩子来跟奶奶学法炼功吧,心里想到求师父帮帮他吧!

就这样《转法轮》学了一讲法,炼了一遍动功,动作也不标准,抱轮也达不到时间,总算带他炼了一遍。不一会就听他喊声:“奶奶你们说话小点声,那么大声太震了!”当时他在另一个屋里玩,我把他喊过来,问他:“你耳朵好使了,你有什么感觉?”他说:“好象有人往耳朵里吹风,从里面掉出来一个东西,我就能听到了。”我满含热泪,心里想着,这是师父帮助清理了耳朵,我告诉孙子:“快谢谢师父。”我们祖孙俩人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