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你这样的人我很放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我妻子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居士,她从十二岁开始念佛、拜佛,坚持吃素十多年。她在一九九九年之前接触过法轮大法的书籍和讲法录像,但没有深入了解。在结婚之前,我给她讲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和受迫害情况,她表示理解和同情,但她说:在信仰问题上互不干涉。我说:在信仰问题上不勉强,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结婚后,当我谈起法轮大法的一些法理时,她都会非常敏感和抵触,有时我们会发生激烈的辩论,有几次她还哭了起来。在发生不愉快的争辩之后,我想师父说过的话:“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我想起师父的教导向内找,我想:一定是我自己存在什么问题。尽管我希望她尽快了解法轮大法的愿望是好的,但我操之过急,而且带有强制性,带有想压倒对方、胜过对方的争斗心,激起了对方的不良情绪。

认识到这些后,我对妻子说:“我的心态有不对的地方,我没有按照我们师父教导的去做,让你伤心了,真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了。”她感到我的真诚,于是我们很快就恢复了平和关系。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我不能只是嘴上说的漂亮,而实际上却很差,我要多实修心性,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要用实际行为展现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美好。

每天早上,我尽量第一个起床,做早餐、洗昨晚留下的衣服,让妻子多休息一会儿,让她有充足的时间洗头、穿衣打扮、准备上班。饭后,我主动洗锅、洗碗、搞厨房卫生、收拾垃圾。她下班回来,我如果在家,总是及时给她递上一杯热水。她在看书时,如果天气凉,我会起身拿件长袍给她披上。很多平凡的细节、小事都让她感动,她开始问我:“你的同修是不是都跟你一样是好人?”我说:“比我做的好的同修多的是,我算是修的不太好的,我还有很多地方没达到师父的要求。”

我对妻子说:象以上这些照顾人的琐事,在修炼之前,我是不屑一顾的,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高材生,自恃有远大的抱负,根本不屑于做这些平凡的小事。修炼后,我按照师父的教导,放下了特殊的常人之心,不再认为自己如何了不起。我遵从师父的教导“怀大志而拘小节”[2],不再好高骛远。我认识到:事情其实无分大小,关键是要用善心去做,一件事情的价值大小,不在于这件事情表面上显的大还是小,而是这件事背后包涵的善心有多大。

妻子听了很佩服,她说:“看来你们的法门是真修的,是真正按‘真善忍’去做的。”

我不止是对妻子好,我对妻子的父母家人和亲戚朋友,也都真诚善待,他们都对妻子说我是个善良的人,很忠厚。我对于邻居和社会上的人,也都同样善待。我与妻子一同外出、开小区门时,我都是用手拉着门,等身后所有人都出去了我才出去并关上门;上下楼时,我总是快跑几步先开电梯,在進出电梯时也总是礼让他人;在路上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会主动提供帮助……妻子说:“你们修大法的人真的素质很高。”

妻子开车,经常会被别人无理超车,她多次说:“现在中国男人的素质真的很差,连女人都欺负,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我总是劝她要宽容别人。有一次,她开着车,前面有一辆车突然在马路中间停下来,她的车差点就“追尾”了,好在她刹车及时,她当时大声说:“怎么这样停车的?!”我平和的对她说:“可能是那辆车坏了。”正说着,果然看见车里的人下车来,揭开车头盖在检查。妻子转头对我说:“修‘真善忍’的人真会理解人、宽容人,以后我要多向你学习。”我说:应该是向我们大法师父学习,我也还只是个修炼的弟子。

有一次,我们出门时,看到有一袋垃圾正好放在我们门口的正对面,妻子马上很不高兴的说:“这样的邻居也有,怎么将垃圾放在人家门口啊!”我没有说什么,而是过去将那袋垃圾拿起来,并且说:“哦,我想起来了,我们家里装好的垃圾忘了拿出来扔了,真感谢这位邻居让我想起来。”妻子很惊异的说:“你们大法弟子都是这样还感谢人家的吗?”我说是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受到伤害时还要谢谢人家,我们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妻子说:“看来你们师父真好!我越来越认可你们师父了。”

妻子年轻时被动的加入了中共邪党。在结婚前,我已经劝她“三退”了,但她对中共邪党的本性还认识不够。结婚后,我继续跟她讲了中共邪党如何起家,如何假抗日,如何搞政治运动害中国人,如何迫害法轮功、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有一次,当我讲到中共邪党如何对人洗脑、如何害人时,妻子当即把女儿(六岁)叫过来,严肃的说:“我告诉你啊,以后决对不能加入中国共产党!”

原先,我曾送给妻子一张神韵演出光盘,她始终没看,我催问过几次,她说:“你为什么总是催我看那张光盘啊?”我听出她心里有戒备之意,于是我没有继续催她。今年初,我得到一张天国乐团的演出光盘,我在家里播放,并对妻子说:“你是否来看一下?这是很好的音乐演奏。”她来看后,说:“我感觉他们跟你很象,都很善良,而且我觉得我好象跟你们有缘。”我拿到二零一四年的神韵演出光盘后,在家播放,妻子很喜欢看,并且说太美了!

我曾劝妻子看法轮大法的书,有时我把拿在手里的大法书给她看,她就赶快闪开。有一次,我在看大法的书,妻子在看微信文章,她又看到有关中国道德乱象的报道,她问我:“你会不会在外面看上别的女人啊?”当时,我正好看到师父讲法中有讲到关于大法弟子要严格对待男女关系的讲法,我就把书递给妻子,说:“你看看我们师父是怎么要求我们的吧。”这一次,妻子很认真的看完,然后说:“你们师父说的真好!嫁给你这样的人我很放心。我相信你。”

妻子常以自己身体好为荣,但在重大流感季节,她和女儿还是会被流感击倒。而我呢,无论什么样的季节,身体都很健康,时间一长,妻子问:“你们真的是性命双修的吗?看你的身体真的很健康。”我于是跟她详细介绍法轮大法性命双修的特点,并说:你不妨也打坐试试。

妻子于是开始打坐(还只是打坐,没学炼功动作),第一次打坐过后,她说真舒服,感觉有能量在流动。此后,她也常常打坐。现在,她说:“我开始喜欢打坐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