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修炼 四天走出“失忆”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六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弟子,十几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过了不少关,但这些都是在意识比较清醒的情况下经历的。而去年,我突然出现了类似“失忆”状态的严重干扰……现在想就这种特殊情况下如何走过来的,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二零一四年十月份的一天早上,我象往常一样开始炼功,当到了“弥勒伸腰”[1]和“金猴分身”[1]时,我竟木然的站在那里,想不起相应的动作,炼静功中的“打手印”和“变掌”也是一样,完全陷入一种“失忆”状态,而在中午发正念时,脑中竟浮现出仿佛在下象棋似的“幻觉”,表现在日常生活中,连洗脸、叠被都失去了常态。

师父说:“大法弟子哪有偶然的事情啊?”[2]我警觉的意识到:一定是自己在修炼中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我立即起身赶往同修家中,以便共同切磋,查找被干扰的原因。同修教我第五套功法的手印动作,一个动作我学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学会,同修说:“出现这个状态绝对是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你到底哪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赶快找到这些人心和执着,去掉它。”

我开始回忆,发正念时脑中浮现棋盘和象在下棋的状态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于是我想起,前段时间儿子探亲期间,小孙子让我同他下象棋,我欣然应允并全身心投入,最后发展到在网络上与别人对战,屡败屡战,一时间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连没有修炼的家人都说:“你也太执着了吧?”我却没有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败则懊悔不已,胜则忘乎所以,被一个小小的棋子带动,成了一个十足的“棋迷”。

想到这儿我豁然开朗,我发正念时出现的“幻觉”不正源于此吗!师父讲:“有时修炼中过不去的关,找不到执着,是因为有一些很小的问题不当回事。其实再小的事,达不到标准也不行。”[3]旧势力正是利用了我这个执着,对我進行身体上的迫害,使我出现失忆的状态。

此外,家里的电视与我卧室仅隔一门,晚上家人看电视对我学法干扰很大,我索性与其一同看起了电视,明知不妥却屡屡放任自己。师父告诫我们说:“因为你在人这,耳听目睹,这社会上什么肮脏的东西你都看到了、你都听到过了。大家知道,什么叫听到、什么叫看到啊?不象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没有把它拿过来;我听到了我也没有去学,就没事了。不是的,任何东西都是物质的,你听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体里。你看到了就進去。”[2]所以,看电视决不仅仅是求安逸心,而是一个以纯净自己为目标的修炼人,在不断的危害自己身体及空间场,進而也就是没有严肃对待修炼的问题。

找到了执着,应该予以否定和排斥,我与同修们一同发正念:我们是李老师的弟子,只听师父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排除一切干扰,在法中归正自己,同时清除找出的各种执着心。

师父曾在多次讲法中谈到修炼是严肃的,我从以下几方面做起:我首先停看了电视,学法前意念中清除困的干扰,调整好学法状态,集中精力,做到学法入心,并且加大了学法力度,每天晚上增加一小时学法时间;每天增加一次炼功(静功);找出师父关于发正念的经文,抄写下来,严格按照师父对发正念的要求,做到“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4]多次长时间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干扰后,我全身有一种被热量包围的感觉,非常舒服。

经过了四天的正邪较量,我终于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走出了“失忆”和“幻觉”的状态,破除了邪恶的严重干扰。

这次过“失忆”关,虽说有惊无险,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对每个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必须把修好自己作为基础,坚持实修,时刻坚定正念,随时归正一切不符合法的思想和行为,哪怕是一思一念都不能放过,这样才能走好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承担起历史的重任,否则将会功败垂成,遗恨终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