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正 病症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七岁,在一九九八年十月有幸得法。得法的第一天,我刚打开宝书《转法轮》第一页,看到一行字“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后,我的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当时我就认为这不是一般的书,是一部度人的天书,这就是我一生中要找的,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接着就把手中夹着的香烟扔到了垃圾筒里。妻子在一旁看见了说:“怪不得人家说学了大法能戒烟,这是真的啊!凭这点我就得支持你修炼了。”从此我再未吸过烟,闻到别人吸烟的烟味就恶心、反胃,随之酒也不喝了。几个月后,身上的结肠炎、慢性咽炎、关节炎都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好,红光满面,白里透红。受邪党无神论毒害较深、思想比较固执的妻子,也因此转变了观念,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中。

认识我的人都夸我越活越年轻,在工作单位,从工人到领导,都知道我炼了法轮功象变了一个人。在接送孙子上学时,聚集在校门口的家长们,都非常羡慕我的身体,围绕我叫我说说是怎么把身体保养的这么好,我说是炼法轮功炼的,不信你们可去打听我单位的人。借此向他洪法,有不少家长认可大法好,经常要真相资料看,有的行政干部也开始修炼了。我整天活的轻松愉快,无忧无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从心里感谢大法师父给我的一切,坚信大法如一的心谁也动不了。

十六年来,除了上京护法九天,被绑架黑窝迫害了三个月外,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哪怕是探亲、访友、外出打工。单位派我出差应聘,我首先向聘用单位讲明我得有个炼功的安静环境,领导都满足我的要求,单独给我安排一间房,不受其他职工的烟异味、说笑、打扑克等的干扰。白天干活,夜里学法炼功,同事也都很同情理解我。

修炼是严肃的,必须不断提高对法理的认识,不能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心性在去执着中不断升华。由于自己文化有限,看人家有文化的同修讲出法理一套一套的,而我却象未学过一样,叫我谈体会,我不会,也不会向内找,心里就开始低沉,怀疑自己修不上去,信心不足。各种人心的执着长期不去,导致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我。而我还误认为是消业,是师父从根上给我清理身体。结果病业愈加严重,险些丢了性命,教训是惨痛的。一年下来,我的身体逐渐消瘦,体重148斤降到128斤,掉了二十斤肉,简直脱了相。到街上讲真相,熟人问我怎么瘦成这样子,我无言以对。回家照一下镜子,昔日那满面红光变得灰暗无光。从此,心态不稳了,纳闷,好在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我仍坚持做三件事,不去管他,当成自然状态,可心里产生了一丝想全面查一查体的念头,但此念只是埋在心里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我岳母今年九十二岁高龄,也是同年修炼的老大法弟子。到了冬天有暖气时就在我家居住。她看书不用戴眼镜,但耳朵却聋的很,说话声音太大,修口不太好,爱唠叨。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正好和她性格相反,我在这间学法,她在那间说话就影响我,我从心里烦她。去年四月初,有一天她和妻子一起讨论,我埋怨妻子不叫她小点声,妻子却说“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2],用法来卡我,我更生气了。我突然感觉腹部疼痛,象锥子撅一样,满肚子没有好地方,上面疼,下腹胀,吃了吐,不能進食。开始有阵疼,我还能坚持做三件事。可二十天后,竟吃什么吐什么,由阵疼变得持续疼,不吃不喝还吐水,吐粘沫,不光白天吐,夜里也起来吐两、三次,不能入睡,真有点承受不住了,真有被旧势力要拖走的感觉。最后这十几天就掉了十斤肉。

妻子告诉我:“这不是清理身体,是旧势力迫害,赶快发正念铲除,同时让我找一找有什么执着未放下被旧势力钻空子。”在生死关头,我才开始向内找了。我告诉妻子,我平日学法,发正念都溜号,脑子里乱七八糟也不知想些什么。你说我从去年发正念倒掌、炼静功迷糊我自己一点没感觉,也不知为什么?妻子说:“溜号就是心不净,有人心,找找有什么人心作怪吧。”

我细想一下,我平日不注意修心,总觉得在人中还能没有人心吗?自己原谅自己。所以许多人心都有,怨恨心、自馁心、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看不上岳母的心等等。妻子问我怨恨什么,我说:“我恨你不管我,别人有事一叫就走,我的事你不管不问,只顾自己精進,把我扔在家里……”妻子说:“我管你听吗?发正念倒掌,我提过多少次,让你睁着眼你不听,问你为什么?你说闭着眼舒服……”其实,扪心自问,我就是不重视发正念,因为自己学法慢,怕发正念耽误学法。妻子又说:“读法错字,漏字给你纠正,你心烦的脸红脖子粗,甚至离开了现场,赌气走了。这对吗?”她这一说,我的脸滚烫,知道自己错了。原来说不会修是假,是不想修,不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是真。其实妻子不是不管我;而是我不让人说唉,我不但不能恨她,还得谢谢人家才对哩!

我这个人在家里排行老五(老小),从小娇生惯养,凡事占上风,性格暴躁。上小学时因闹饥荒吃不饱经常逃学,到三年级就退学了。修炼前和妻子闹矛盾摔东西的事时有发生;修炼后脾气改了许多,但仍未从根子上去掉。一遇到不顺心的就火冒三丈,忘记自己是修炼人了。我的虚荣心很强,怕丢面子,明知是错也不承认,从来未在同修中暴露自己的人心。事实证明,不敢曝光自己的人心执着,就是掩盖执着,只能使执着越来越顽固,成为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的借口。这次出现的病业假相,直接原因是“看不上岳母的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看不上生气了,明天看不上上火了,时间长了,这颗心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物质团,把我的身体包围起来,阻碍我学法,发正念,给旧势力有机可乘。其实,岳母修的比我强多了,病业关过的比我漂亮的多,十六年来从未上过医院吃过药。我有什么理由看不上人家呢?

严重的病业持续了十天后,四月三十日下午,儿子打电话说他五一休班要带我去医院看看。妻子说这是假相,不能被其所动,修炼到最后还得有考验,我们要正念对待。我们赶快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立即解体迫害你肉身的邪恶,有漏我们会在法中归正,我们是主角,谁也不配考验。于是晚上,我俩相互配合,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这时,我也精神起来了,只觉得身体在剧烈的抖动,象发生地震一样,一个小时后,我问妻子,有地震吗?妻子说没有,我看你发正念时你的身体在急速的转动,是法轮在给你调整身体。接着腹痛感觉戛然而止,一夜再也未吐,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发了一个小时正念,法轮又给我调整了一次身体。妻子说:“师父真管你,这是师父在点化你,不然为什么病业会瞬间消失?”我心里也清楚是师父救了我,明白了病业假相的内涵所在,见证了念一正、病症消的事实。

吃过早饭,我儿子来了,我告诉他不用去医院了,一切症状都没了,是师父给我拿去了。儿子说:“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我们离医院这么近,去全面查一下体也无妨,没有病就回来,也不费什么。”我想,去证实一下确实不是病也好,就答应了。查体中,血液、脑电图、心电图、彩超、尿等一切正常。我和妻子一路发正念,结果只有胃部有点炎症,我认识这就是心不稳造成的。医生说,没有大事,十人九胃,慢慢养活养活就会好的,要注意饮食卫生,不要贪食、饱食,吃点好消化的东西。

随后两个月,体重增加了十斤,又恢复了年初的状况。

通过这件事情,我真心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比常人中的任何事情都严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严格要求自己,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