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市刘亚琴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的刘亚琴,出生于1952年。她曾经在病痛中苦苦挣扎了十多年。她患有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胸部一高一低,犯病时张嘴窜喘,喘气时都疼痛。她还患腹膜炎、盆腔炎,走几米都困难,小肚子疼的不能碰,连腰带都不敢扎,治来治去,右小腹鼓包变成结肠癌,在哈尔滨住院26天。出院回家后,这些病痛慢慢好转,可没过几天好日子,又全身浮肿、浑身乏力,排尿困难,一年365天,天天都在病痛中苦熬煎,到处治也不见好转,去医院检查查不出病因,真是苦不堪言。

1996年12月4日,是刘亚琴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她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刚刚得法没几天,刘亚琴就奇迹般的消肿了。从此,她无病一身轻,那种幸福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

两次被绑架 遭非法判刑四年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

2000年2月20日,刘亚琴和于瑞生、李国云一路同行,带着写好的材料去北京和平上访。不料刚到信访办窗口,就被恶人恶警劫持到鹤岗驻京办事处。在一间没有窗子的小黑屋内,恶人恶警用铁链子把这一男两女拴在一起,去卫生间都不给打开。小黑屋内有一盏灯,一恶人拿起百叶窗说,打头一拨法轮功学员,把百叶窗都打飞了,他又举起百叶窗威胁刘亚琴等三人,想打他们,不知为什么又放下了,这个人是鹤岗市东山区的,大约40岁左右,中等个。鹤岗市兴安区新建派出所李来金将他们劫持回鹤岗。路上,将刘亚琴、于瑞生铐在一起走,刘亚琴抗议:“我炼法轮功就这样对待我们呀?”三人被劫持到鹤岗拘留所,又被转到鹤岗市鹿林山派出所非法关押,天天码坐,从早到晚坐在地板地上,两腿伸直,屁股坐出硬茧子。在这里恶警纵容犯人第二次犯罪,让犯人喝完酒毒打男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下流。不久,又用大客车将刘亚琴等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第一看守所迫害。刘亚琴被迫害5个月。回家后,警察逼她天天去派出所报到,不去报到,片警魏某就天天去刘亚琴单位监视她。这期间,刘亚琴被勒索2000元钱,直到2006年才要回这2000元钱。

2002年4月28日,刘亚琴被鹤岗市兴安区新建派出所警察绑架,兴安分局一个局长用文件夹抽打刘亚琴的头部。当天晚上,刘亚琴和徐先萍被非法关押到第二看守所,扬言要劳教迫害她们三年。过一段时间,刘亚琴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兴安区法院枉判她四年。参与迫害的还有鹤岗市邪党市委书记张兴福、兴安区法院院长、主管刑庭的副院长,刑庭庭长等;检察院参与迫害的有兴安区检察院检察长、批捕科科长、起诉科科长等。

2002年10月刘亚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她被查出有结核病。鹤岗第一看守所警察走后门,将她强行收监。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摧残

一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座魔窟后,刘亚琴等人就被扒光衣服搜身,头发被剪短,身心备受屈辱。在集训队从早坐到晚,排队洗漱,上厕所,一个赶一个。集训队大队长王亚丽、犯人何某等参与了对刘亚琴的迫害,何某是黑心的贪污犯,瓜子脸,中下等身材,较瘦。当天恶人恶警逼迫刘亚琴蹲下,蹲不下,王亚丽抽打她双腿,将她铐在暖气管上实施迫害,当时刚刚粉刷墙壁,到处都是灰点子。

集训队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第一道鬼门关,刘亚琴在这里被码坐等迫害一段时间后,分到七监区(现在改称别的监区)迫害。

在七监区,刘亚琴拒绝做奴工,被逼码坐,遭受酷刑折磨。

2003年11月的哈尔滨,天寒地冻。一天早晨,在监狱长、狱政科科长肖林、监狱的一群男女狱警及七监区监区长康亚珍、副监区长崔艳等指使,恶警恶人将刘亚琴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户外冻,刘亚琴被冻6天,还有的冻8天。恶警,犯人穿着棉大衣,有的还抱着热水袋,却不准法轮功学员戴围脖和手套,看见谁戴就抢。第一天被冻时,大庆的法轮功学员管凤兰全身穿着单衣。大约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逼迫面墙站到天黑。当时北风呼啸,寒气逼人,在辱骂声中,法轮功学员饿了一天,也冻了一天。这一天,法轮功学员沈景娥、郑洪丽被关到空屋冻。

2004年7月28日至11月,在康亚珍、崔艳、吴雪松、林佳的指使下,刘亚琴等人被多种酷刑迫害。白天恶人、恶警将刘亚琴的手用手铐铐在双层床的2层床上,铐的双臂酸、痛、麻木,每分每秒都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和巨大的痛苦。晚上恶人把下面那张床的床板掀起来,将她一只胳膊穿过床绕回来,两手扭到后面再用手铐背铐上,手被手铐勒成茄子皮般的黑紫色也不给打开。

不久,刘亚琴等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更惨烈的酷刑迫害。从车间回来,拒绝戴名签,拒绝穿囚服,刘亚琴等法轮功学员双手被一上一下反扭到后面用手铐铐紧,恶人恶警狠狠的将法轮功学员两臂掰开,再抱起来吊到高处,脚不沾地,身体悬空,全身重量悬在双手上,这种酷刑被称为苏秦背剑。手铐越铐越紧,两臂断裂般剧痛。法轮功学员郑洪丽(伊春人)被吊休克,扔地下往身上泼水苏醒后,再吊起来。刘亚琴被吊起来后,痛的汗珠像大雨点样大,无论怎么折磨,她对大法的信念依然坚如磐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犯人伸手去她心口窝摸一把,她的心口窝全是汗水,犯人一边将手上的汗水往地上甩,一边喊:“老刘太太不行了”,这才将她放下来。

这四个月期间,刘亚琴还被单独隔离在前楼大约两周,参与的有崔艳、康亚珍、吴雪松等。这四个月中有一段时间,狱警林佳不让刘亚琴睡觉,睡觉就用矿泉水瓶里的水往脸上、眼睛上猛喷。刘亚琴还被双手扭到背后用手铐铐在水房,在墙边罚站,一夜一夜的煎熬、折磨。有个犯人,一连往地下泼了三十多盆凉水,水房更潮湿、阴冷。

刘亚琴被铐在空屋十多天期间,门上糊报纸,遮的严严的,恶警、恶人任意行恶却无人制止。刘亚琴一天24小时被手铐铐着,坐在冰冷的地上。两名犯人,其中一人外号叫赵四,很恶。刘亚琴被铐地上期间,犯人孟红天天用污言秽语辱骂她。

2006年,刘亚琴结束4年冤狱,回到家中。漫长的四年,种种酷刑及非人的折磨,也无法改变她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正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