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九年,我被绑架到本地的洗脑班,洗脑班整栋楼共四层,我被单独关在顶层一个见不到一点阳光的屋子里,看着我们的人,每天上午交接班,三班倒,每个班三个人。屋子里有便盆,六点钟起床后,打扫卫生。每天八点交接班时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吃饭吗?不吃就锁上门走了。我每天利用大量时间背法、发正念。

看眼下这里的环境,我悟到,一个真修弟子应该是不受环境左右的,既然来了,那就将计就计,排除一切干扰,面对这里的人讲真相

绝食反迫害

从到洗脑班起,我就没有吃东西,连口水都没喝。第三天的时候偶尔有饿的感觉,到了晚上,三月的天气还很冷,屋子里已经停了暖气,人们早早就睡了。每天到了晚上,屋里屋外的灯就都打开了,我独自一人,坐在只有一条破旧的脏兮兮的褥子的单人床上,一动就发出吱吱的响声。面对整栋空寂的大楼,空荡荡的房间,孤独、冷、饿一起向我袭来,我问自己:“怕吗?”回答是肯定的:不怕,我有师父,还有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我想起师父讲的:“欲望上来就要吃,不吃就感觉饿了。”[1]我从中悟到,那所谓的感觉也好,欲望也好,其实都是人的东西,是修炼中要去的执着。从法中我们知道,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

这时有一股正的热的能量补充進我的身体里来,我盘上腿单手立掌于胸前,发出强大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瞬间楼道里、屋子里的灯都灭了,停电了。楼道里有人在喊:“真奇怪,好好的,咋停电了!”我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继续发着正念,一圈圈光环从我的身体不断的向外扩散,我被师父呵护着,被能量包容着,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幸福。

到了第四天,他们开始轮番的动员我吃饭,洗脑班的头子A带着三个人强迫我到楼下看电视。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我不看电视,在家都不看。”他开始挺强硬,我对着他不停地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逐渐的他口气缓和下来了,到后来他几乎是央求的说:我知道你不看那些(指诬陷法轮功的)带子,看看电视剧也行啊,你看啥我们随你看,遥控器你拿着,要不看电视,下去唠唠嗑也行。”我看着他,希望他也能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就站了起来,随他们下楼。四天四夜没吃没喝,感到身体很轻,飘飘的。到了楼下,电视早就打开了,其他人都出去了,那个头子也出去了,只剩一个女的。她对我说:要不就看会儿电视吧。我没吱声。她找个位子刚坐下,电视自动就灭了,她站起来,走到门口,按了两下灯的开关说:“咋停电了?这儿以前也不爱停电啊,还真是。”她看了看我,没再说话。

“这大法真神奇”

到了第五天换班的时候,带班人B对我说:你真行,这么长时间了不吃不喝的,还能擦地,去卫生间,我一顿不吃也受不了啊,这大法真神奇,我真佩服你啊。那天我跟他讲了很多,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注定被清算,种啥得啥,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他听得很认真,还不住地点头。最后他告诉我:他们这里有规定,不许单独和你们接触,怕反过来让你们给转化了,所以每次上楼都是三个人一起上来,互相监督。他还说:原来我就不愿意听谁跟我讲这些,不过你今天说的,我能感觉到你是真心为我好,谢谢你。后来B一有机会就上楼来向我问这问那的,他说:你知识太渊博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你是啥文化?我说:修大法能开智开慧。他说他相信。

回到屋子里,我躺在床上感到有点没劲儿,老想睡觉,想一想,已经五天没吃没喝了。我决定每天吃一顿饭,多一些给这些人讲真相的机会。

是“金子”到哪都发光

十多天后,从看守所转过来一个同修,听说一直绝食。一天上午,B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去照顾一下绝食的同修,我也正好想看看同修。我和同修隔着两个屋子,看到同修头发乱糟糟的,没有换洗的衣服。我帮同修洗了脸,梳好头发,把自己的衣服拿来给同修换上。同修小声对我说,裤脚里有东西,我转过身去一摸,从里边抽出一条卷好的白布条,我装在自己的兜里。然后把同修的衣服都洗了,内裤上粘的都是大便和尿渍,我用心的一点一点的清洗干净。他们静静地看着我做完了一切。过后,B对我说:你在那干活的时候,我看到你的一举一动都很善,不知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感到很踏实也很开心。我说:大法弟子善良的心就象金子一样。他马上接过话说:到哪都发光。

回到屋里打开布条,一个小小的布条上,三十人左右的三退名单,还有揭露迫害的内容,承载着多少生命啊!我由衷的敬佩我的好同修,更深深感谢慈悲伟大师父对弟子们的精心呵护。

有一天,B有些为难的对我说:你连普通电视都不看,放带子(指诬陷法轮功的)你就更不看了!当时洗脑班里已经关着四个大法弟子(拘留所又转过来两个)。我说:不但我不看,你连放都不能放。他说他们的头让放的,不敢不放。我说:你明明知道那是假的,你放就是做坏事,对你不好。你真不想放,谁也不会再为难你,包括你们的头儿。他半信半疑的说:行吗?我点点头说:行。后来这件事真的不了了之了,他也更信服大法了。那天他问我:你们为什么管江某某叫蛤蟆?我说:你看他长的不象蛤蟆吗?他笑了说:还真象。以后再关门的时候他都要说一句,你休息一会,待会我就给你开门来。有一次,他不自觉的在楼道里吹起口哨“法轮大法好”。他明白了,他把入过的党也给退了。

给洗脑班头子讲真相

洗脑班的头子A,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恶人,每次给同修灌食的时候,都能听到他的叫骂声,有一次他连续打了同修六十多个嘴巴。

一天上午,A挨着门的走,每到一个屋,就大吵大喊的胡说一通,我从中看到他不明真相的障碍在哪里,从内心为这个生命感到惋惜难过。房门一打开,我迎上去笑着对他说:请進。他看了我一眼,也笑着说:好象到你家了,还挺客气。我心里想:师父让我们到哪儿都唱主角,到这里也不能例外。他问:你还炼不炼功啊,我说:当我见到“真善忍”那天起,我就认定了“真善忍”好,不管现在将来,永远都不会改变。他连说“真善忍”是好、是好。我说:既然你也认同“真善忍”,那我们在这方面是没有异议的。

我接着说:我知道,有一点你不理解,就是“天灭中共”。他马上说:你们这是搞政治,想夺权。我说:说实话,我要是对政治和权力感兴趣,我就不会修炼法轮功,你一定听说了,在单位我是中层干部,被公认是一个很有能力和前途的人,其实修炼大法和干好工作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冲突,是这场迫害,迫使我不得不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劝人退出党团队,不是搞政治,是让人们远离危险和灾难。这是天意,我们只是顺天意而行,把这个信息传给人,让人得救,信不信没人强迫。

他说:你们吃着共产党,喝着共产党,共产党给你们开着工资,你们还要反党,你们就是没良心。我对他说:共产党不是说过老百姓是它的衣食父母吗?你咋说共产党养活老百姓呢?你咋给调过来了?他说:共产党给我官当,我就说共产党好。我说:过去老人们都说,人的命天注定,人算不如天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如果你命中没有,谁也不能够给你。如果你命中该有,谁都会给你。就拿我们中国来说,没有共产党的古代也有很多大官的,外国没有共产党,不是也有那么多人当官吗?要是上天让你降生到一个大山沟里去,上不起学,没有文化,你哪有这个机会当官呢?所以你该感谢上天才对呀。

我说:共产党又脏又烂,不可救要了,就象一棵大树,根儿都烂了,马上要倒了,你在它下面呆着你不危险吗?我们没让你打倒它,也没叫你去推倒它,而是叫你远离它,远离危险,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这是真正的对你的生命负责。最后,他说了句:你知道的还挺多。

正念解体邪恶

一天上午,我想到外面的同修都在忙着救人,我在这里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邪恶,也是配合同修多救人。我盘好腿,坐在床上想,把本地区的所有邪恶生命,黑手烂鬼全部集中起来,移至掌下,解体灭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刚发正念,一直不起床也不说话在另一个屋子里绝食的同修,在她屋子的窗台上向这边喊上了:我们快发正念,黑手烂鬼坏东西都在向这边聚集。我这才知道同修是开着修的,我很少看到什么,是师父鼓励我,让我更加集中精力铲除邪恶,那次发正念一开始感觉空间场很浑浊,慢慢的就清亮起来了。

又一天,一个同修在楼道里晕倒了,我跟当班的人说:你们找你们头说说快让他回家吧。他们说:说也没用,以前比他严重的都不放,都是看快不行了才放哪。我说:你们不说我去说。他们说:你说也不管用。正说着呢,楼下有人喊我的名字,叫我下楼,说他们头找我。

我一進A的办公室,他就叫我坐在他的办公桌前,说想和我谈谈历史。他说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发正念,他说的是什么,我也没听见。大概过了十分钟,他站了起来,好象断了思维,站了有两、三分钟,我走到他跟前,对他说:你说完了,到楼上看看吧,某某(指同修)一早起在楼道里晕倒了,快让他回家吧,如果闹出人命,你将来得承担责任的。他说:走,上去看看。

我站在楼道里不停的发着正念。过了一会儿,A从同修的屋里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联系家人把同修接回家了。

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

迫害发生后,我们这儿一直是经济迫害严重的地区。洗脑班的人几次动员我,叫家人花点钱买关系,好快点出去,被我拒绝了。一次家里人来看我,他们又动员我家人。家人为了我快点出去,当时就满口答应了。我想:谁说的都不算,我和我的家人都是师父说了算。

和我一起的同修都出去了。两个半月的时间,洗脑班三个班共八个人,七个人做了三退,剩下的一个说什么也没入过。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里的生命有救了,弟子不知道在这里的日子还有多久,也不去多想。

这时,门打开了,三个带班的人先后進来,很兴奋的对我说:快收拾东西,回家了!其中一人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了不起”,另一人说:我们这里的人都认可你。还有一个大个子说:这不是好地方,留也留不住你了,回去别忘了那事儿。我知道他指的是退党,我说:放心吧,忘不了。家人接我时真带钱去了,结果国保大队的人说我家经济困难,没要。

每一段修炼历程,都记载了师父为弟子操不尽的心,弟子唯有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