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对李文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现年65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娟女士,2009年6月初去同修家拜访,被守候附近的普陀分局国保警察及“六一零”绑架,同年11月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在上海女子监狱遭受种种迫害。

李文娟老人曾是原仪表局所属一零一厂的工会副主席,家住上海市普陀区子长小区77弄41号。她年轻时就有严重的腰腿病、风湿病等,经常疼痛发作,一年足有半年卧床不起,年复一年。而家里还有多病的丈夫和女儿,一家人苦不堪言。为解决病痛,她自学过西医、中医,也试着练过许多气功,但都不见效果。1997年4月的一天,李文娟偶然得到法轮大法的书籍,看完一遍,发现那就是她一直要找的,书中所叙述的法理非常符合她的人生理想,从此她按书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处事,非但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遇到别人发生困难,她都尽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学炼法轮功之后,几乎就在几天之内百病全消,从此三口之家生活安定,平静祥和,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李文娟自己做好人也劝人向善。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李文娟由于坚持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到2002年间被多次关押进青浦“洗脑班”,被强行洗脑。2009年6月初去同修家拜访,被守候附近的普陀分局国保警察及“六一零”绑架,劫持到闸北看守所,她绝食抗议,一周后被送往上海市南汇监狱总院灌食,出院后又转押至上海普陀区看守所。

李文娟2009年11月被普陀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6个月,于2010年被劫持到松江女子监狱迫害。下面是发生在上海女子监狱的迫害。

松江女监一监区的犯人们,在大队长张永梅和中队长姚笛的指使操控下长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监区朝南每个监室上下共8个床位,二个厕所与二个洗漱位,底楼第一个监室是进行迫害的地点。他们主要采取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达到转化的目的;精神上使用侮辱人格的手段,每天一刻不停读x党法律、读诬蔑大法材料,并且还不断的将许多写诬蔑大法的纸条野蛮的强行塞进衣领里,让人内心感到痛苦。监房和李文娟的床位、被子、鞋子、小凳子等,到处贴满,地上铺满师父名字和污蔑大法的标语,让人踩踏以达到侮辱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肉体的迫害也无所不用其极,如让暴力犯乘李上厕所之机,狠拉李文娟头发,并把李的头往墙上猛撞。犯人陈文指使监室其它包夹犯强迫李文娟罚站,第一次罚不睡觉连续站立4天4夜,因脚肿,休息几天后第二次罚不睡觉连续站立6天6夜,又因血压高,休息几天后第三次罚不睡觉连续站立8天8夜,站立的姿式是人脸要紧贴床上挂着的发臭脏布,双腿笔直,如有弯曲,包夹犯张唯,余凡就上前踢打。在寒冬,恶徒们剥下李文娟的棉衣、绒衣,并打开窗受冻,看到人发困时,往头上脸上不时的泼冷水和脏水。内衣还没有焐干又湿透。

这样的迫害一直持续,没有正常睡眠时间,长达一年之久。由于长时间不让睡觉,血压明显上升,姚笛还叫来看管犯人和劳动队的人把李文娟强拉到办公室亲自动手强行灌药,灌的李文娟满地打滚。

平时李文娟每天被从早到晚坐小板凳,屁股只能坐在小凳子面的前1/3,每天坐和站立时间长达20个小时,屁股都坐烂,流脓血。犯人陈文还用竹尺狠打李的手背,直打的红肿出瘀血。睡觉时打手张文华经常把李的被子拉下或拉到地下,并且还用力拧身体致痛。半夜里还强逼李去打扫厕所,借机进行殴打,如打耳光、踢腿、不让人休息和睡觉。更狠的是,姚迪还指示陈文居然让一个60多岁的老年人天天做高强度魔鬼训练“跳高抬腿”,一直不停,跳慢或跳不高的话就是踢打。

为了揭露迫害,唤醒良知,在监区的大会上,李文娟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当时警察一拥而上,把她揿在地上,硬拖出会场,随后铐在床头铁杆上,吊铐三天三夜。

李文娟的体重从120多斤减到70多斤,同监室犯人并没有停止欺压。期间,李文娟被黑监狱严管6个月,不给放风、不给正常喝水(甚至是自来水也不给饮用)、不给家属接见等等。6个月才允许洗澡,由于生活物品拖鞋被扔掉,只能一走一滑进浴室,滑倒过多次。

终于在一次洗澡中,李文娟滑倒,造成股骨颈头粉碎性骨折。送到南汇监狱医院后,上海瑞金医院等大医院的骨科专家会诊都明确股骨颈头粉碎性骨折且移位,有坏死可能,又是六十多岁的老人,痊愈不可能,后半辈子可能瘫痪,要坐轮椅了。

李文娟坚信大法,始终以平和的心态对监狱的医政科,宣传科,生活科等的科长,和监区的各级狱警讲述大法的美好。监狱大队长张永梅说:“你骨折,不动手术,如果炼法轮功炼的好,我跟你炼法轮功。”而周围的人们都说:你说法轮大法好,现在骨科专家说你后半辈子要瘫痪……而你的师父真的让你站起来了,你能走给我们看,我们就相信!

2011年6月16日骨折后,李文娟天天躺病床上,没接受任何治疗处理;到8月8日晚上,骨折部位突然发热发烫,非常舒服的感觉充满全身。第二天清早,李文娟自然坐起,神奇般的下床了,在病房里慢慢走动起来。身边的病人,护工和医生等惊讶不异!随后再拍X光片,主治医生拿着骨折前后两张片子对照,欣喜而惊奇的说:“(骨折部位)接的连缝也没有了!”走回到松江监狱后,所见的狱警和犯人们也无不称奇。以前曾参与迫害的犯人有机会碰到都翘起拇指称赞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并对自己过往的行为感到歉意,愧疚和负罪感。她们共同的说法是,我也不想这样对你,否则要扣分,要影响减刑。她所在地区“610”,街道的有关人员来看望她时,也惊奇的说你腿好走路了?

据悉,目前上海仍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如杨曼晔、张懿、柏根娣、范利敏、王全娣,管龙妹等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对她们的迫害还在继续,如监狱方面长期以各种借口和谎言拒绝家属接见,这本身就是知法犯法在破坏和无视法律的尊严,并预示着迫害不但没有停止,而是更加隐蔽。

中国传统文化有“三思而后行”,孔子曰“君子有九思”是指: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岔思难,见得思义;孔子要求自己的学生一言一行都要认真思考和自我反省,处事要想到是否谨慎,生气的时候要想到后患灾难,要见得思义,即是否合乎义理。在中国发生了那么大一件持续十六年的迫害,如果你是迫害参与者, 做不到君子有九思,也得三思而后行啊!为什么同样是工作,有人能见得思义,不但没有参与迫害而且还能在可能的情况下一直在默默的保护和善待法轮功学员呢?而你为何非要走到“义”的对立面上去积极参与迫害呢?善恶有报,例子在我们身边已比比皆是。真的是为了你好,也为了你的家庭和未来,不做替罪羊,赶紧停止迫害,将功补过,否则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的今天结果真的是参与迫害者的明天。善待别人就是在善待自己,切记!

直接责任单位及个人
上海市普陀分局甘泉派出所
上海市普陀区“六一零”国保处
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
上海市普陀区法院
上海市闸北看守所
上海市普陀看守所
上海市女子监狱
副监狱长:李海莲
狱政科科长: 曹春花
教育科科长:冯莺
一监区大队长:张永梅
原一监区三中队中队长:姚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