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八页《转法轮》带来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我们这代人,从小挨饿,念了几年书,又赶上“文化大革命”,十四、五岁就和大人干一样的活儿,那时的生活很苦,能吃饱就不错了,所以我个子长得不高,腿也是弯的。自从我结婚后,一大家子人,事事都不如意,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天睡不好觉,风湿病、浑身关节都疼、严重的脑供血不足、气管炎、胃病,经常感冒还总不好。生完第一个孩子后,肚子里起了一个大包,着凉就顶着胃,疼痛难忍。

九五年,丈夫心梗去世了,扔下我和两个上学的孩子,还有一个患脑血栓不能自理的婆婆。本来生活就不富裕,又超生被罚,给老人治病也花了不少钱,现在他又撒手人寰……我过日子没有了主心骨,真是天塌了一样,精神崩溃,病更严重了,什么活也干不了。那时,可真是觉的老天把我推到死亡的边缘上了,我就象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被狂风、被巨浪掀翻的危险,好无助啊!后来我想:为了孩子,怎么也得活着呀,就勉强的活着,整天寻医问药,结果什么药也不好用。

九六年的十一月份,儿子给我借了一本《转法轮》,因从小受邪党教育,什么也不信,也听说师父来我地传功讲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一点没往心里去。儿子拿回书的当天晚上,我有意无意的看了八页,才知道这是一本教人修炼、返本归真的宝书,不是迷信。

虽然从小受邪党教育,但是我一直对修炼和出家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也许是敬仰或是崇拜吧。我看完了八页后没多想,就睡觉去了。哇,一觉睡到了天亮,这是我几年里唯一睡的好觉,原来我根本睡不着觉,整天脑袋里像塞着一团乱麻,沉甸甸乱糟糟的,现在我的脑袋好受极了,清清亮亮的,浑身轻轻松松,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以为这是在做梦,就跑到院子里走了一圈,这些确实是真的,我这个高兴啊,就别提了!我跑到屋子里,叫醒了儿子:“我一点也不难受了,浑身轻松……”儿子说:“妈,你有缘份,师父管你了,这回可好了,你快好好学吧!”

我这时看天也高,地也宽了,四十四岁的我第一次尝到了没病是啥滋味,没病是多么幸福啊!大法太神奇了,太超常了,我仅仅看了八页啊,师父把我所有的病拿下去了,我亲身体验到了,受益了。几天,我就红光满面了。因此,我的母亲、弟媳和三个妹妹都请了大法书,母亲扔了七十多年的药罐子和弟媳一齐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一刻也没放松,《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书中师父所提到的现象,我都提前感受到了,等看书看到那的时候,就明白了。

师父帮我去掉坏习惯和消去业力

得法前,为了麻醉神经和缓解病痛,我养成了喝酒的坏习惯。得法的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照样把酒瓶放在了桌子上,却没喝,忘了,吃完饭,才发现了酒瓶子。从那以后,滴酒未沾,再也没有想过。师父给我戒掉了酒瘾,去掉了陋习,紧接着就给我消业。

第三天牙就开始疼,儿子鼓励我说:“同修说这是好事,你的缘份大,得法了师父就给你消业了。”牙疼得嘴都闭不上了,牙床肿得很高,我知道是消业,不需要吃药,没事。可是真的很难受啊。以前,农村杀猪,苦胆都留着,消个炎,去个火的,都管用,“要不也喝点?”这个念头一出,马上意识到那也是一种药,不能喝,喝了就是没听师父的话,我都一身轻了,怎能不听话呢?我把心一横:“不喝,挺着!”

那时不太明白怎么向内找。一次,孩子买了几斤牛肉,以前我最喜欢吃牛肉了,现在牙疼不敢吃,吃一点,好像疼得更厉害了,我就想:“是不是不叫我吃呢?我这么喜欢吃牛肉,不对呀,不吃就不吃,学法了,就得听师父的话,吃不吃无所谓。”没想到,牙立刻就不疼了,从那以后,我不在乎吃什么东西了,只要填饱肚子,吃什么都行,越简单越好,同时对肉也不执着了,吃不吃无所谓了。得法时间不长,我就看到了肚子里的大包是个什么样子,这个病折磨了我十六、七年。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师父把它拿走了,并让我看到了它的样子。从此,我的肚子变得平平的,软软的,再不像那时冷冰冰的了。第二天早晨打坐时,我就象坐在冰窟里一样,感觉每个汗毛孔都在“哧、哧”的冒凉气,但我并不觉得冷,我知道师尊在彻底的给我清理身体,从此我的胳膊、腿再也不疼了,风湿病彻底好了,什么活我都能干了,我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一分钱没花,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

提高心性 全家乐融融

我家是个大家庭,姐弟共七人。丈夫活着的时候很孝顺,兄弟之间的事从不计较,什么事都顺着老人,对错也不生气,修炼前,我也很支持他。没想到家里有人竟合伙欺负我们,冤枉丈夫,我就和大嫂干起来了,并且决定再不和她们往来。

得法后,我对他们一点气都没有了,好像以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连我自己也纳闷,我对他们的那些气啊、恨啊,都哪去了?我总想着和他们说说话,总想帮他们干些活儿,他们伤害我的事我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反倒看他们象怕我似的。别人家有事,我主动上前,件件事都办的有条有理,样样活儿都干的利利索索。从此,他们的气恨都消失了,大家在一起谈话,商量事情都互相尊敬,其乐融融。

婆婆是脑血栓患者,不能自理,哥四个轮流照顾。丈夫去世后,大伯哥就不让我伺候了,我非常感激,我尽我的所能,做好我该做的,婆婆八十一岁那年,我找大伯哥商量,给婆婆做了寿材,费用我和哥几个一样均摊,材料不够,我家有。可是寿材做完了,谁也不同意放在自己家里,我说:“我不害怕,放我家吧。”我马上把地方收拾好,没想到,他们又决定不放了。

婆婆死后,早有风言风语,说老太太死了,家里非得打仗,我听了也不动心,我是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做事要为别人着想,我要和别的儿女一样承担我该承担的一切,该给的我给,该办的事主动去办,我要证实法,我要为法增光,我要师父放心,决不给师父丢脸。哥兄弟都很感动,大家有尊有让,把事情处理得很好。在这一刻,要说的话太多了,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弟子的每一步都渗透着师尊的心血,是师尊给人类带来了无边的福份,除邪灭乱,福泽苍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