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晚期患者:生命因大法而绽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得法的新学员,是一个幸运无比的人;在生命進入倒计时的时刻,有幸喜得法轮佛法,幸遇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一个被医生诊断无法救治的晚期癌症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如新的大法徒。

一、在病痛的折磨和恐惧中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二零一零年的六月份,我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做卵巢癌术后八个月的复查中,在原位又发现了继发性鸡蛋大的肿块。专家说,象我这样的情况再次手术后的存活期二~三年的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五十;不手术,几个月。我转身走出诊室,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我知道,生,对我已经关上了大门,而死亡之门已悄然打开……

我,一个上无父母,下无子女的失业的孤身女子,丈夫早在二零零零年时就离开了贫病交加的我。为了还因前两次手术(二零零六年第一次,二零零九年第二次)欠下的债务及维持术后的治疗,在第二次手术后不到五个月,刚刚做完第三次化疗,便到上海打工的我真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啊!绝望的我,黯然的回到了家乡的租房中,在病痛的折磨和恐惧中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二、只看了七天《转法轮》,卵巢癌肿块下去一半

二零一零年八月,在一个暴雨如注的日子,听说了我的不幸的法轮功学员(同修A),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发着高烧、疼痛难忍的我被朋友送進了医院,输液至晚八点三十分,烧没退,从来时的三十八度二反升到三十八度五,又拉起了肚子、一遍又一遍……看着束手无策的医生,朋友急得团团转,闻讯赶来的同修A看到我的情况高兴的对我说:你真有缘,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了!

我双手合十,跪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对不起,师父,请原谅弟子的无知,从此以后,我把自己全部交给师父。

八月二十八日早八点三十分,主任医师拿着我刚刚出来的X光片子,惊奇的问我:你吃了什么仙丹妙药,你的肿块整整下去了一半?!我只看了七天的《转法轮》……我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半晌,迸出了一句话:出院,跟师父回家!从那一刻到如今,我再没有吃一粒药,没再打一支针,浑身的病:冠心病,浅表性胃炎、肝胆管结石、低血压、偏头痛、关节炎、神经衰弱都不翼而飞。

更为神奇的是,在那一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九点,我来月经了!一个做了子宫、双侧卵巢及大网膜全切手术的卵巢癌晚期病人,来月经了,这不是奇迹吗!

我深深的懂得,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之中捞出,洗净,重塑了一个全新的我,我怎能不抛掉所有的愁苦和恐惧,欢乐而坚定的投入到无边大法中!

三、广传真相

我炼法轮功,把癌症炼好了的消息,在亲朋好友中迅速的传开了。很多不相识的人都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找到我,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记得有一个农村的乳腺癌患者找到我家时,看到我红润而年轻的脸庞、健朗的笑声,说什么也不相信我已是五十多岁的那个曾经患癌症的人;当看到我拿出的病志,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姐,这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就这样在我这里住了一夜,我详细的跟她讲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共产党的邪恶,大法弟子怎样反迫害、救众生,明白真相的她,不仅自己退出了团、队,还帮女儿和丈夫退出团、队,走时请了一本《转法轮》。

还有我在南方打工时的一位大姐,在那里的时候一直对我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当我决定放弃治疗回家时,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哭着说:我还能见到你吗?当我满面红光、朝气蓬勃的站在她的面前时,她抱着我激动的一再说: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开心的她拉着我的手一整天在亲朋中转:看看,这法轮大法多好啊,硬是把我这小妹从死神手中抢回来咧。回来时我带回来一长串的三退名单,大姐还跟我学了五套功法,走时我把师父讲法的MP3留给了她。

还有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从别人口中听说了我可能要不行了,特意赶回来准备见我最后一面。她这样述说着见我时的一波三叹:我那眼泪哗哗的流啊,擦也擦不完,一想,我不能哭啊,要是让她看到我这样难过,她能受得了吗?眼泪还没擦完,就看见你从楼口向我走来,那满脸的阳光,那轻快的脚步,眼泪一下就憋回去了!天哪,你太漂亮了!你太年轻了!你怎么变成这样的?什么?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太好了!太神了!你炼、你炼吧!一定好好炼!

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传奇,在我修炼的四年里,不胜枚举,俯拾皆是。

四、坚定修炼,讲真相救众生

记得是在看第三遍书时,当我看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1]时,我一下定住了,一种心之深处的震撼,摄住了我;依稀仿佛洪荒初期的我从远古向我扑面而来……我放声大哭: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

终于寻找到了人生真谛的我,每日里就是如饥似渴的读法,读啊、读啊,无数个夜里都是抱着书睡着了,醒来,又捧起来接着看,常常看着、看着就定住了,那种溶在法中的美妙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每天凌晨三点四十分准时起来炼功。刚开始虚弱的我前四套动功炼下来,很多时候,衣服象被水洗过一样,汗水顺着脸往下淌;修炼前的我不会盘腿,不要说双盘,散盘两条腿都叠不上,勉强盘上了,象高射炮一样架着;即使这样,无论累的怎样从没有把手放下来过,疼得泪都流下来了,腿也没有拿下来,心里一遍遍的念着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1]。散盘、单盘、双盘,一路的汗水、泪水,伴着欢笑走到了今天。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同修A每次送来的《明慧周刊》中都带着几张真相传单或小册子和塑料袋,但并没有说什么,开始以为是给我看的。随着时日的增多,资料越攒越多,一天在楼梯口看到一份用塑料袋装着的真相资料,我拿回家中看完后,突然茅塞顿开,我也可以把这些资料装起来送出去呀。就这样,我发起了真相资料。刚开始发送的时候,不敢上顶楼,无论这顶楼是六楼还是二楼,我都从它的下一层发放,很长时间没有突破。每次脚刚踏上顶楼台阶,又急忙的拿下来,转身就往下走,好象顶楼的人已推门而出,要把我堵在楼道中,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一月底和同修B一起给商户送真相台历。(我在十月二十二日到同修B家参加集体学法,在这里,我第一次看到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

那一天的下午一点左右,同修B问我:“你敢不敢跟我到商贸城去送真相台历?”“可以呀”。就这样我同她拿着三大兜的大约六、七十本的真相台历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上。她让我站在马路边上,她拿着两大包的台历,挨家挨户的送着。看着她满面笑容的一家家的進出着,我的心震撼了!这是怎样的一种对师对法的坚信,对众生的无量慈悲!

看到同修做的,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怎样突破心中那个怕的物质?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师父还讲:“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3]反复背诵这段法,我流泪了。是啊,有师在,有法在,怕啥!

从那时到如今,我开始大量的发送各种真相资料:单张、小册子、光盘、粘贴、真相信几万份,遍及我住城镇的每一个角落。面对面讲真相,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美好与普世价值,传递给每一个有缘人。……

五、建立资料点

随着不断的讲真相、发资料,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如果我也能打印资料,一边做一边救人多好。师父看到了我这个愿望,二零一零年的九月份,在本地一资料点的同修被绑架时,赶去的我看着满室的大法资源,听着同修的讲述,我虽然修炼时间不长,正念让我毫不迟疑的退掉了合租的房子,租了一个宽敞的地方,将所有资料全部转移;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同修A一直担负着我地的大法书籍和其它项目。我知道接过来的是怎样的一份重任。当一个月后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黑窝来到我家帮我调试新设备时,我已在同修A的帮助下,已能熟练的打出《明慧周刊》和各种真相资料了。

从那时到如今,已整整的两年,我从一个什么叫W文档都不懂的打印盲到能熟练的制作出各种大法书籍和各式真相资料,其中经历了无数次的剜心透骨的去各种执着心的过程,深深的懂得了放弃就是提高的深刻法理,不断的改变着自己,升华着自己。从一个只知感恩大法、感恩师父的一个初学者,到一个把自己深深的溶進大法中,深知生命与法同在的无比殊胜与美好。我能成为一个坚定的大法徒,无不凝聚着师父无量慈悲与伟大。

我将用我生命的全部赞颂我伟大的师父,伟大的佛法。

六、结语

四年的修炼路,我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路欢快而坚定的走来。每日沐浴在浩荡佛恩中,无法言语的幸福和欢乐,时时充盈在心头。

我是多么的幸运,此生能幸遇如此高德大法,能幸遇如此伟大、慈悲的师父,倾尽人间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踏踏实实的做好师尊所让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有缘人,不负师尊的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