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二零一二年才开始修炼大法的,慈悲的师父并没有落下我,在同修们无私帮助和鼓励下,我现在一点点的走出人来,从法中一点点的提高、升华。

得法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七月份,前夫检查身体发现患了胃癌已到晚期,随即到武汉协和医院住院开刀手术,在这期间,她妹妹对我说:“我哥这病与二嫂(前夫的弟媳)有很大关系。”听了这话我才明白他们俩人有不正常男女关系。

当时我尽管有些生气,但想到他已病入膏肓,时日不多,再说这也是家丑不宜宣扬,所以我不仅尽心服伺他,也没对妯娌出言不逊,全当不知道此事,事实上在整个家族中,包括他年迈的母亲都知道此事,唯有我一人蒙在鼓里。

在他住院期间,我还在上班,一天他女儿来了,将电脑桌面及程序全部换掉,连招呼都没打。当时我发自内心的生气,觉得这家人欺人太甚!

尽管已到了下午三点钟,我气冲冲的到车站乘车去了他女儿家。亲家公、亲家母老俩口都是大法弟子,老人很热情,端茶倒水,听我发泄完了之后,就打开电视,放师父的广州讲法给我看,师父的讲法让我心情逐渐平静。老人问我:看進去没有?我说看進去了,脑袋里没有杂念了。凌晨三点多钟,我也和他们一起炼功,睁着眼睛不时看他们的动作。

第二天我准备回家,临行他们说:“你昨天刚来时脸色很不好,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今天气色好多了。”我笑着说:“心情变好了很多,感觉轻松了不少。”下午我捧着他们送给我的《转法轮》宝书、《广州讲法》及炼功音乐带回家了,除白天上班外,晚上看书,也看《广州讲法》,还看师父的教功带,边看边炼,这样动作很快学会了。

一个冬天过去了,发现我原来每年的冻手现象好了,而且困惑十多年的眼睛干涩、视物模糊症状消失了,右脚小趾边二公分长的裂口也不药而愈了,就这样我真正走入了大法,开始了修炼。在此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修自己 救世人

开始修炼后,我知道自己得法晚,请了全套大法书籍每天学,找到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每天早晨三点多钟起床晨炼从未间断。我逐渐明白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知道遇事按“真善忍”规范自己了。

前夫去世后收到的礼金,他的子女、妹妹要分给我二万七千元,我没要,因为考虑他还有年迈的母亲。在二零零七年他的弟媳找我借了一万元钱,一直没还。前夫去世后我问起此事,她回答还给哥哥了,这不是死无对证了吗?我在他生前从未听他说起还钱的事。他母亲说知道这个钱肯定没还,表示她要代还此钱。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人了,过去的恩怨不计较了,师父说:“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1]想她们迷在人中,太可怜。我同前夫的妹妹一起去找过她两次,想让她“三退”,真心为她好。因为师父告诫我们:“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2]

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前夫去世后,我开始了讲真相劝“三退”,开始在出租车上给司机讲,后来出去面对面的讲,基本上每天都出去讲,截至目前为止,我劝退了二千六百余人,过程中去除了自己的怕心、爱面子的心、争斗心等等很多人心,心态逐渐平和了。

二零一四年夏天我还参与了手机语音电话等项目,明白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仅要修好自己,更重要的是要救度众生,助师正法。

我是新学员,我会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学法、炼功、发正念、劝“三退”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和任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