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助师正法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今天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得法的经历以及得法后发生的几件事情。

一、我得法的经历

刚刚来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对一些未解之谜和神奇的现象非常感兴趣,而且那时候父亲给我拿了一些同修写的文章,里面多次提到了师父和《转法轮》,所以我非常想看师父写的书。那时候父亲对我说让我先把同修写的文章看完,再给我看《转法轮》。

在之后不久,我和同学一起去当地的童子军训练营参加活动,在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刚刚要上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些特殊的纸,问带我去活动的同学家长,才知道是加币,我捡起来之后就立刻把它交给了那里童子军的负责人,请他把钱交给失主。回到家之后,爸爸听我同学家长说完这件事之后非常高兴,说要给我奖励,问我想要什么,我说,就把《转法轮》提前给我看吧,就这样我得法了。

二、信师信法化解危险

在我七年级下学期的时候,一天下午快下课时,一个同学和我闹着玩儿,一起互相拿着铅笔打闹,他一不小心把手里的铅笔扎到了我的眼睛里,我当时先是吓了一跳,但随后就想到了师父说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想到之后好象不太疼了,然后我到厕所一看,什么事都没有,眼睛也好好的,而且连红都没有红,我就知道是师父保护我了。后来我想起来还有点后怕,要不是当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三、推广神韵 不怕辛苦

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寒假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西雅图发神韵宣传材料,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推广神韵。到了那里,每天早上先炼四十五分钟的动功,然后就出去发材料了。开车的路上,我们大家一起背师父的《论语》,到了指定区域就背上三摞、拿上一摞分头去发。西雅图是个山城,发的时候经常要登梯爬坡,每天八、九个小时,就带些饼干和水,偶尔还滑个跟头,爬起来接着挂。坚持十天下来,虽然很累,但既做了证实法的项目,也增长了见识。在西雅图的同修叔叔说我“认路能力很强”;另一个同修伯伯也说我“很能干也能吃”;还有一个看到我爬上很高台阶给他家门上挂神韵材料的白人老爷爷对我说“你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四、加入小弟子讲真相平台

我是在二零一三年四月加入小弟子讲真相平台的。我们那里只有二、三个同修,而且只有我一个小弟子。因为父亲上班回来的比较晚,为了给我创造一个好的修炼环境,爸爸帮我加入了全球电话组大法小弟子讲真相平台。刚刚加入的时候我读法读的比较快,错的也很多,后来父亲提醒我说“读法的时候认真一点,别读的太快。”听了之后,我读书的速度也就减慢下来了,错的几乎也没有了。

在平台上学了一段时间后,听了不少小同修打电话的稿子,自己也用同修发来的稿子练习着念,然后就试着开始打电话了。刚刚开始打的时候我还有些紧张,但后来慢慢打得多了也就好了,有的时候也可以根据打电话时遇到的问题更改稿子,以便更好的劝三退,救度众生。虽然有时好几天都没有人退,但只要让他们每次多听一点,他们得救的希望就大一些。我在以前的时候,一遇到空号就直接换到下一个电话去打了,但有一段时间经常遇到空号和打了一遍后再打第二遍就变成空号的电话,我们和阿姨说了这个情况后,阿姨说可能是网络的缘故,建议我们多打几遍也许就可以打通了。我试了一下,果然管用。我想,只要是我们领到的电话,肯定是与我们有缘的众生。

在我们这个小镇里,父亲因为要上班,所以没法和我一块炼功,我就在平台上找有时间的小同修们和我一起炼。刚开始的时候是炼四十五分钟的动功,然后隔天再炼三十分钟的静功,后来一位小同修说炼三十分钟的静功太短了,想炼长一点,所以我们就把第五套功法加长到了四十五分钟,但我那时候才刚刚开始学炼五套功法,所以没办法坚持四十五分钟,而且腿经常滑下来,我就想起来,我在暑假上明慧学校的时候,一位老师说可以把腿绑起来,这样就可以坚持长一点了。所以我就找来了一件小了的衣服把它卷起来做成一根绳子的样子,再把它绑在腿上,慢慢就能坚持了,之后我们逐渐的又把动功和静功都加长到了一小时。

五、在洪法项目中增强责任感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小镇上除了我之外只有两位同修,等我得法修炼一年后,父亲就带我一起洪法。我们在去年七月举办了真善忍美展,那时我正好放暑假,父亲就派我陪埃德蒙顿的叔叔一起开车去接画,我一路帮助发正念;之后参加装卸、布展、发介绍传单,很多人都来看了,看过美展的人我就发给他们一朵同修做的莲花。从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来支援的同修都住在我们家,我们每天展览时轮流在门口炼功、回家一起学法,感觉非常好。

美展期间父亲申请了炼功点,在美展结束之后我们就在美展场地外开了小镇上第一个洪法炼功点,每周六都去洪法炼功。记得有一次我爸的车坏了,我们就打出租车去洪法,结果那天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个人来学功,我觉得是因为做对了,师父鼓励我们。

去年旧金山法会回来后,我们觉得应该更抓紧救人,经过联系和一个多月的等待,父亲同修终于拿到了洪法需要的批准,在小镇主要的活动中心开了第二个洪法教功点,每天放师父教功录像的光盘。虽然我上学不能参加,但也帮发正念支持。

除此之外,父亲同修还鼓励我出小镇外去参加洪法活动。去年加拿大国庆日那一天,我去到了埃德蒙顿洪法,打算在参加完那里的洪法之后再去卡尔加里参加天国乐团牛仔节游行。在去那里的前一周,因为我天国乐团的曲目只练全了一遍,会背的不到三分之一,怕吹不好影响到天国乐团的分数,就不想去了。但父亲同修非常希望我能去参加这个一年一度的洪法活动,并增强责任感、锻炼独立能力。但怕影响到别人,所以我就老找借口不去。后来父亲找到一位天国乐团的同修,说了这个情况后,那位同修说愿意参加,不吹小号,打鼓或者举横幅也行,但我又觉得时间太紧了,打鼓的鼓点肯定学不完就又推掉了,但要举横幅的话又不用学,还能顺便练号,就答应了。

来到埃德蒙顿和同修们在省政府大楼前洪法,我加入了集体炼功,炼了两遍动功和一遍静功后又和同修一起给有兴趣的人发介绍大法的传单。后来过了中午,吃完午饭又炼了几遍功,发完正念就结束了国庆日的洪法活动。

隔天我到了卡尔加里,先在同修家里住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去到了天国乐团住宿的学校,把东西放下后,和同修们一起练了行進的节奏和拿横幅的姿势,并找了两位吹小号的同修练习基本功。第二天上午,天国乐团的同修们一起坐车去游行地点進行最后一次排练后,就开始了两个多小时的游行。我们队伍走到之处不时响起喝彩和掌声,看到众生的热情反应,我心里特别高兴。

游行过后我们又打算去一处地方演奏,可因为我的脚痛,所以有点不想去,但转念想到了师父说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两个多小时的游行都扛下来了,再多加个演奏肯定也能坚持下来。

经过这次的洪法活动,我理解到洪法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会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以上是我的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