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点讲真相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现在我将多年来在景点讲真相的体会向师父和各位同修做个汇报。

我于二零零六年来到海外,第一次到泰国的景点讲真相,内心深处格外的珍惜。因为在这个自由的环境里,能让中国大陆的人看到大法的真相,真的那时感觉很幸运和幸福。

那时候我跟姐姐经济很紧张,不能每天两个人同时去讲真相,否则生活就难以维持。每次我去讲真相,就更能感受到师父的加持,在那个酷热的天气里总是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着,没有感受到泰国的酷热天气。

有一段时间物价上涨,我们搬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为了节省开支,我就跟姐姐说:我在网上讲真相,你去景点吧。一天晚上我清晰的做了个梦,梦见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对我说:她要是不出国,永远都不会知道法轮功真相。

如果不是梦到这位同学,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她。我知道这是师父告诉我,出国的这些中国游客都是来听真相的。于是,我就又开始去景点了。后来有一段时间,有免费的公交车,那段时间我就可以天天去景点讲真相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环境。

我来到了芬兰后,也同样去景点讲真相,之后又参与了媒体讲真相,因为忙,夏天的时候我只是偶尔去景点讲真相,直到去年五月份,我的电脑和网络不断出现问题,媒体讲真相進行不下去了。我就向内找,到底哪出现了问题。我觉的应该每天去景点讲真相,那里有许多有缘人等着得知真相。

一、用真相广播给中国人讲真相

听一个西人同修讲,芬兰有个中国人必去的景点。我跟姐姐去这个景点考察了一下,觉得这是个好地方,因为是公园,我们还可以展示功法。从那天开始,我们俩每天来到这里炼功,发真相资料,劝三退,我们也摆上了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英文横幅,一些外国游客看到后,主动在制止活摘器官的征签表上签名。

后来有西人同修和几位中国同修也参与進来,西人同修不会说中文,他们就炼功,让中国游客看到外国人也在炼法轮功,很多游客主动拿真相报纸。我们炼功的人越多场越好,中国人、外国人都感到很震撼。

慢慢的,我们发现了这个景点的特点:早晨中国游客很集中,最少在一个小时内有四、五个团,多的时候有二十车,但停留的时间短,我们发报纸、劝三退来不及,于是我就播放真相喇叭。很多中国人被导游灌输拿报纸危险,或是说我们这些人都是被雇佣的等等。广播讲真相的效果非常好,游客们听完广播后,有的自己主动来拿报纸,还有的也不去照相了,站那一直听,也有胆子小的,就站在我身边假装照相,借机听真相。

二、在讲真相过程中实修自己

播放真相广播,让人们得知真相的效果好,但也实实在在的让我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

在欧洲,人们习惯了安静。最开始播放真相广播的时候,对于听不懂中文的外国人来说难以接受。一时间矛盾都集中到我这里,冲突不断。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要求自己做好,每次冲突我都会问: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哪里需要改進?是不是声音真的大了?有时不明真相的人冲我吼,我也会感受到挫折,第二天就很不情愿的来到景点播放真相广播,可是往往总是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游客一直在听,还主动拿真相资料,也有的人主动跟我说话,问问题,我一一解答他们的疑问。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好。

有一次我讲真相时被一个中国人骂,第二天就不是很有正念的在播放真相广播,这时一个大陆的同修来到我跟前,激动的跟我拥抱。那个阿姨说,“终于见到你们了!”然后她给了我一张大陆同修讲真相用的真相币,我一直珍藏着这张真相币,我觉得那是师父在我讲真相受挫时,安排大陆同修来到我身边,鼓励我继续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怕心,怕播真相广播别人不理解等等。

后来,我根据实际经验,总结了播放真相喇叭的方法:应该在哪个地方播放,怎样避开外国游客和导游,什么时候大声,什么时候小声,有风的时候怎么播放,等等。我和同修早晨到景点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测试声音。我根据中国人的症结不断的改進播放内容,我和同修配合制作真相广播,后来同修又建议明慧广播电台制作了景点讲真相的录音,我也将我们播的部份录音发给明慧网,提供给全球同修。一些同修又将很好的录音发到了欧洲真相平台,供我下载,我真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渐渐的周围的环境都变了,导游也知道我只给中国人播放,也没争议了。一些个别的周围居民,最开始对我们播放真相录音很反感的人,后来经一个同修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也都明白了。其中有一位爱尔兰老人一直对我们很不友好,后来同修跟他讲真相后,现在每天他散步时都要来跟我打个招呼。一位住在芬兰很多年的导游,他对大法并不排斥,但他不喜欢我播放喇叭。今年一个大雨天,早晨很早他就带团来到公园里。那天中国人很多,有二十几车,一个外国团都没有,我就可以将声音放的很大。这时这个导游听到声音,回头惊讶的看着我说,“我以为这大雨天,而且这么早,你不会来了呢。”走时他对我说,“你是风雨不误啊!”我也认真地跟他说,“我知道你风雨不误,我也得风雨不误。”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排斥我的真相广播了,有新的广播内容时他也会站那认真听。

三、学好法 修好自己 圆容整体

在播放真相录音的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自身的修炼状态真的是很关键。我的状态好,游客听的效果就好,反之则不好。所以我每天尽量保持一个好的修炼状态,早晨尽量把五套功法炼完。因为习惯了做媒体熬夜,晚睡晚起。后来改成早睡早起,最开始五点起来都有点难,到现在早晨四点十五分开始炼功。当然也有坚持不好的时候,这一点跟那些老年同修比,做的很差。早晨炼完功,感觉就很踏实地去讲真相,然后回来学法。

自一九九七年修炼以来,我最大的干扰是自身的思想业,它让我学法炼功总是思想溜号。我得每天想办法让自己学法入心。我就背法,背得很慢,但很受益。虽然背一小段,甚至一首《洪吟》,都能让我很快不胡思乱想。学法思想溜号,真的很苦,感觉很多执着心蜂拥而上,跟同修有矛盾时很难向内找。

今年前段时间在景点讲真相,我跟一个西人同修意见不同,她认为我跟中国人放喇叭是在强加于人,而且声音很大。在我播放真相、很多中国游客正在听真相的时候,这位同修让我站在一个地方不能动,而且调到很小声,只有我自己能听到,当时我就守不住心性了,觉得好不容易外部环境都已经正过来了,我们内部同修又来干扰,一时委屈抱怨就都上来了。事后,我给另一位协调人打电话,诉说心里的不平。

接下来的两天我想:你觉得我声音大,那我就去另一头,不让你看到我,也听不到我放。但心性问题并没得到解决,然后又有其他西人觉得不妥,甚至觉的我们不应该放真相喇叭。我就更来气,就更不向内找。不向内找那就没有路了,越想越觉得别人不好,身体都很累,打不起精神来。后来我想:不能这样呀,这是修炼呀。

星期五集体学法,我感觉自己坐在热屋子里要窒息了,没办法,离开房间,自己在户外学习《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说:“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1]

再继续学,师父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1]

学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就平复了,我还是那个老问题,表面很温和,其实最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还是那个求名的心在作怪。同时也觉得这段时间自己讲真相尽力了,也有了经验,外面的环境也变了,我的心里放松了,自我也膨胀了起来,再加上这段时间学法又是质量不好,自己的这些问题积攒到一起,才让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找到这些自身存在的问题,我真的很惭愧。

我继续每天去景点讲真相。星期六,大家在讲真相时集体配合的场都不一样了,早晨我刚到就有一位大陆游客主动过来说想炼法轮功,问我有没有《转法轮》,还想要炼功的书或光碟。那天很多游客都在主动拿真相报纸。一位瑞典同修主动跟中国人讲真相,那个中国人英语不好,同修把我拉过来让我讲,我没说几句,那个人就同意三退了。

没过一个星期,同样的考验又来了。一位同修说我不应该拿着喇叭跟着游客走,应该把喇叭放到固定的地方。我这次相对平静,但还是说我一个人照顾不了这么多团,所以有时就得跟。我没说完就来了个旅游团,我去播放录音,一个人对我大骂,还说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时我也没因为被骂而觉得委屈,只是在想我到底哪没做好,让众生没得救。

那天回来,我跟一位同修交流,她说她当天的心态也不好,看到一个阿姨讲真相的方式她都不接受。我也说到自己对其他同修讲真相的方式有想法。想想那天大家都在互相排斥,那个场是拧劲的,怎么能救了人呢?!

我决定放弃一味强调自我的做法,跟同修商量把真相喇叭放到固定的地方,看看效果如何。同修每天上班前来到公园,和我一起,放一个半小时左右的真相喇叭,效果真的不错。有的人一直在我们跟前不走,有的人干脆就坐到放真相喇叭的椅子上听,还有一个人找到同修要三退。

一位同修,在得知外国导游不理解我们放真相喇叭的情况后,主动写了中文短稿,说明我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中国游客法轮功真相,她还找到不同国家的同修,把这个简短的说明翻译成了七国语言,打印成展板,放到真相点。结果这个展板发挥了很大作用,有的外国游客专门对着这个展板照相。

这又让我深深的体会到放下自我、圆容整体的美妙。我理解,一个人证实法时,师父要我们是顶天独尊的神;整体讲真相时,师父要我们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协调一致才能法力更大。

这两次亲身经历,让我认识到了师父早已在法中讲到了我们会出现的问题,法中什么都有,必须多学法学好法,才能向内找到自己的问题从而修好自己,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还有很多的不足,需要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不断归正自己。谢谢师父给予我救度众生的机会,我会更加珍惜!

以上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