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王清荣多次被绑架 遭种种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按:黑龙江佳木斯妇女王清荣,现年63岁,她曾患有严重的头痛病,发作起来痛不欲生。王清荣修炼法轮功后,头痛病不翼而飞,身体神奇般康复。自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于1999年7月公开发动迫害法轮功后,王清荣多次被绑架、勒索,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大背铐、毒打等多种酷刑折磨。

以下是王清荣自述被迫害详情:

修炼法轮大法绝处逢生

我叫王清荣,犯有严重头痛病十多年,犯病时,心里烦躁,哪也呆不住,到处走;而且还浑身痛,到医院检查不出来什么病,有时都想自杀,花着钱,还遭着罪,这是死不起、活不起呀!由于生病,动不动就发脾气,弄得家里没有个安宁日子。

1995年5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后身体神奇般康复,随之心情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我对法轮功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两次被绑架、勒索钱财

然而1999年7月,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大法,利用电视台、广播、报纸等喉舌媒体造谣污蔑法轮大法,大肆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在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的我,坚守良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经历了六次绑架,被勒索钱财,并被非法劳教,遭受了酷刑折磨。

2000年2月7日上午,永安派出所崔姓警察(四十多岁,中等个头,偏瘦)到我家绑架我,我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王化民、宋显彬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陈万友非法审问我。随即,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二十多个人住一个大板铺非常的拥挤,每个人都立着身睡觉,还必须得一颠一倒的睡。吃的是黑窝窝头,喝的白菜汤里几乎看不见几片白菜叶,汤里有沙子,还有虫子,真是难以下咽。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一天,陈万友勒索了三千元钱的“保证金”,才放我出来。

2001年初,市公安局警察陈万友、陈永德等人闯到我家,偷偷将窃听器放屋内,以便窃听、凑材料、栽赃迫害我。在此期间,陈万友和陈永德领警察多次对我非法抄家,用欺骗、恐吓等手段骚扰我家,每天我们都提心吊胆的。

2001年3月一天上午十点,陈万友领三名警察,到我家,欺骗我说:到市局去核实一件事情。在一个多月前,一个真相资料点被邪恶之徒破坏,法轮功学员李桂芳遭绑架。追查资料点房东的电话,怀疑我和女儿侯玉飞与资料点有关,并且让该房东辨认,房东看到我和女儿说:不是她们租的房子。

随后,我被劫持到桦川看守所。在此期间,黑龙江省公安厅、佳木斯市公安局的恶人联合迫害,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政委赵毅把我铐起来,强迫我大弯腰,毒打我,打嘴巴子,连踢带踹,直到把我打昏厥过去。他们看我不行了,谁也不管了,都走了。我家人着急上火,被陈万友勒索了四千元钱,才肯放人。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七天。

我女儿侯玉飞也被警察也被骚扰,家人被逼无奈,被陈万友勒索了两千元钱了结此事。

遭逼做奴工、大背铐、毒打等折磨

2002年12月12日早上,我和刘秀芳在家东区域一楼房下,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处警察绑架到八楼的一个房屋,警察陈永德踢我一脚,我当场昏倒在地。后来他们又把我劫持到前进分局,发现我有生命危险,把我拉到市中心医院检查,警察王化民要家人给钱才肯放我,家人没给钱,王化民一气之下把我关进看守所。我为抵制迫害,绝食十多天。后来我被非法劳教。

2003年1月6日,看守所共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非法送劳教所。警察强迫我们脱得一丝不挂,非法检查,对是对我们的人格侮辱。狱警张小丹、刘亚东、于文彬等多人象疯了似的猛打法轮功学员。刘亚东猛劲踢我一脚。下午二点钟左右,狱警把我们十名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上大背铐。刘亚东将我从三点钟铐到六点多,铐手铐的同时又打嘴巴子,扒眼睛、用脚踢,还以换姿势为名,反复折腾铐子,我剧痛难熬,我被换了三、四次姿势,每分每秒都在痛苦得煎熬中,她妄图以这种方式摧毁我的意志,逼我“转化”。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2003年3月份,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警察何强、洪伟领几名警察、犯人,在车间把法轮功学员左秀云按倒在地,何强猛打张令德、王冬霞等法轮功学员,又逐个拖到单间大背铐,折磨了一下午。我被折磨得全身浮肿,还被强迫做奴工——捡小豆、逼写所谓的“作业”。法轮功学员左秀云被铐到死人床上,十多天才解开。

我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离开这个魔窟。

遭警察入室抢劫、勒索钱财

2008年11月10日,一警察谎称看暖气,骗我们将门打开,一下闯入四个警察,有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张东辉、张云龙、国保大队姓赵的警察等,他们将我和在我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徐丽清一同绑架,警察用被单将我抬走。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走了两箱子墨粉价值一千八百元,六百三十元的切纸刀,在电脑和法轮功书籍被抢走,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

警车把我拉到市公安局,当时我身体不舒服,恶心,张云龙喊我下车,我没动,他们就将我抬到地上,张云龙凶神恶煞地揪着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着我走,我被拖到办公室里,张云龙踹了我两脚,还打我的头。他才二十多岁,我比他妈的年龄都大。看到此情景的一个常人对其家人说:“太吓人了,一个挺胖的老太太,被张云龙从车上拽下来,拖屋里去了。”

第二天,看守所来了个医生,检查出我有血压高,还有别的疾病。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保外就医”。警察张东辉勒索了五千元钱,陈万友勒索了三千元,下午将我放回家。后来张云龙被判刑,遭了恶报。

招待客人被非法抄家

2012年3月13日,法轮功学员霍金平被市公安局警察绑架。4月5日上午十时左右,法轮功学员王燕欣和徐淑兰陪同法霍金平的哥哥和嫂子到佳木斯公安局,询问霍金平的下落。中午他们来到我家,我招待他们一起吃午饭。哪想到他们被警察们跟踪。十一点多钟,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的二、三十名警察闯到我家,其中有佳木斯“610”支队大队长张宏宇和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詹某,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们抵制警察的恶行,坚决不跟他们走,几个警察一起上手,强行把他们拖下楼,被绑架的有霍金平的哥嫂和五位法轮功学员侯德庆(我的丈夫)、王燕欣、徐淑兰、李桂芳、吴启莲,吴启莲的丈夫尹光不修炼法轮功也一同被绑架。当时我昏倒在地,才免于被绑架。

警察抢走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法轮功书籍、挂历、剪刀、电脑、电源线、电池,包括写了字的小纸条。尹光身上的工作证、几个存折和身份证也被警察抢走,车子也被非法扣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