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挂科到精英

一名高校学生修炼四年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修炼几年时间,遇到很多奇迹。身边每一件事,或大或小,无不透出师尊的慈悲呵护。不尽感激之时,选取几件事例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同时也想以亲身修炼的经历,来唤醒还在被恶党谎言蒙蔽的世人,特别祝愿大陆同胞能早日明白真相。

二零一一年刚刚走入大法修炼,正好班里外出实习,我们几个女生被安排住在工厂的职工公寓。公寓条件不太好,楼道里灯全坏了,打水也要穿过一个小树林。晚上,大家洗漱想用水,但又觉得工厂人很乱,而且初来乍到,所以都不愿意出去提水。我想我现在学大法了,师尊要我们做好人,既然大家都不愿去,那就我去吧。我也有些害怕,问有没有人愿意陪我同去,还是没人愿意去。我想我是修炼人,师尊会保护我的,压压怕心,就独自提了两个暖瓶摸黑下楼了。下到一楼发现水房亮着醒目的灯光,橙黄色的光和明亮的月光照亮了要走的路,我很高兴,就向着灯光走,很快到了水房。打完水回去的路上,每走一段,我都回头看看,那盏灯一直亮着,伴我回到宿舍。后来才听说水房的灯是声控的,一般不亮。我明白是慈悲的师尊在保护鼓励新弟子。

本科课程设计

我们安排了几个周做设计,那时我修两个专业,还在准备考研,很辛苦。很多考研的同学都让别人代做设计,或拿来别人的抄。我想修炼人要做到“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百忙之中,我还是去听课,去设计室做设计。不会的就虚心跟同学请教。最后,该画图了,我中午没休息去了设计室,一个人静静的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久很久我画完了,抬头看表,竟然才过去几个小时。

别人画了一个星期的图,我几个小时就画完了。我知道,师尊不仅开启了我的智慧,还为我延长了时间。

简简单单按照悟到的法理去做,没有有求之心,往往会有意外收获。

从挂科到精英

修大法前,自己虽然学习很努力,成绩却一直很差,各科基本刚刚及格,数学挂科。因为不会,做实验也做不出正确结果,所以作业基本都是抄的。

修炼后,知道自己业力大,而且不能抄袭,要真,要无求。所以,我依然努力的学习,但不像以前那样为了自尊心,或被老师喜欢,或以后有个好工作,只是觉得该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尤其是读研究生后,导师分配什么活自己都不挑;导师对自己好与不好,都不计较;当同学有学术不端行为时善意指出来,带着善心帮助同学;不造假,认认真真做课题。

不知不觉,自己的学术水平提高了,看书看论文很容易理解,做东西也快。读研期间年年都是优秀生,得到国家奖学金、各种科技奖励等约四点五万元。曾经的挂科生,成了实验室里的学术精英,前不久还拿到了国外高校的全额奖学金,准备出国留学。

回想自己上学期间的变化,无一不是师尊的智慧与帮助。当我放弃执着心的时候,当我认真去做,并不求回报的时候,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写毕业论文

今年四月整理硕士毕业论文时,发现自己很多计算结果是相互矛盾的。论文六月提交,两个月的时间修改已经很紧张,我们这边调程序几个月调不出来是很正常的。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要“真”,因此赶快检查程序。正好那时还在申请留学,事情很多,因此几乎天天熬夜,有时累的想哭,有时累得感觉身体快撑不住了,毕竟毕业对我来讲算是件大事,精神压力也就非常大。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眼看快到论文提交的时间了,程序还没调试正确。距离论文提交只剩下一周了,我只有两个选择:一,凑合凑合,跟其他人一样糊弄一下,弄个假结果毕业;二,坚持查程序,如果程序调不出来,整不出论文就不用毕业了。我想到师父的讲法:“我们这么叫他修炼心性,而他一到常人中还是我行我素。他认为常人中那个切切实实、摸的着、碰的到的这点利益还是实惠的,还得来这个。老师讲的法,听着也有道理,但是做不到。”[1]

一个多月以来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做的一切,大家有的冷嘲热讽,有的等着看热闹,有的劝我凑合一下毕业吧,有的替我着急,急得跟我唠叨,有的认为我是“钻牛角尖”,几乎没有人支持我查程序。忍着身体的疲惫和精神的极大压力,我还是坚定的选择检查程序。终于找出错误,调出了程序。然而,整理论文的时间却不够了。我抹干泪水,加班加点的整理论文,最后卡着点把论文打印出来交上了。

接着就是答辩,当我还在担心自己没能好好的把论文格式完善一下,也没能好好准备一下答辩问题时,外校评委和本校评委们都对论文和答辩给出了高分,而且是目前我所听到的最高分。于是,我跟其他同学一样,开心顺利的毕业了。

师尊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真的是这样。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坚定的按照悟到的法理做,师尊的法身悄然而护,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谢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