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铺垫好了,就看我们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在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不久,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这个梦曾经三次被打断,但是入睡后又接着做那个梦。在梦中,我站在一个台上的桌子前,正在大声控诉着江魔头的累累罪行,台下旁边是一群由现任中共党魁领着的人,在我大声念着江魔头的恶行时,中共头目后面的人想动又不敢动,最后一个一个的都消失了。在我从梦中醒来后,耳边仍然回荡着我在台上控告江魔头的义正词严的声音。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起诉江魔头!第二天我迅速的写好诉江状,成文过程前所未有的快,那些字句好象就在脑中,在键盘上飞跃而出。之后我就在想如何投出去,这时,明慧网上有同修已经投递成功了,我在上面找到了投递地址、电话、邮编,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看到有同修成功投递,读着同修们的诉讼,感受着同修们纯正的心态,渐渐的正念强大起来了。我就打算回老家投递。

六月初的一天,师父又在梦中点化我:我在高考考点上监考,把所有的试卷收上来准备交卷时,看到试卷装订有正有反,还有装倒的,很不规范。我就把订书钉取下,从新装订。开始不知道什么意思,这时,我到同修家去,她们都在发愁应该怎么写,怎么投递,我和她们交流怎么写,怎么投递,互相切磋中,大家的思路都清晰了,而我的正念和基点也在交流中稳定升华着。

刚回到老家,几个同修不约而同的来到我家,交流后由她们口述,我当场帮忙写出了几份诉江状,几个同修都感叹: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而我也更明白了师父的点化:发挥自己的特长,在诉江过程中,形成整体,整体提高。

第一次回老家,帮同修写诉江状,和同修交流,而自己的诉江状却迟迟没有投递,潜在的念头还是怕被迫害,这个念头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重,但是一直在脑中没有完全清除掉。中途我还叫家人去邮局买特快专递,觉得这样安全一些,但是没有买到,心里就更紧张了,后来又想用平信邮寄,大家还在一起议论是不是邮局的工作人员怎么怎么样了……这些负面思维使我第一次回老家投递的想法没有完成。

过了两个星期我再次回老家,和家人同修交流,不断清除负面思维,坚定自己的一念。早上发正念状态很好,中午我堂堂正正拿着自己的诉江状向邮局走去,一路上不断的发正念,心里不断明确:我们诉江,不是为了诉说自己的委屈,也不是想报复曾经迫害过我们的地方工作人员,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不会对被蒙蔽的众生心生怨恨,我们只有尽力唤醒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的责任。在诉江中,我们只有救人的份,没有其它的任何人心。

走進邮局,是一群即将参加考试的学生在这里候考——我们不是也在提交自己的修炼试卷吗?平静了一下心,清除了心中乱七八糟的负面念头,要了一个特快专递单,写完后,工作人员也没有看信件,就封了口。一切顺利的就象水到渠成一样自然。

感谢师父,安排好了一切,只在等待弟子们转变那一念,走出那一步。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