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干部们支持诉江:等着那一天!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前几天,我分别给家属院里的几位退休老干部看了我控告江泽民的信。他们在当地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虽然他们的年龄不同、工作不同、职务不同,看完控告状以后,反馈都是正面的。下面,我就按他们看控告信的时间顺序排列下来,说说他们的观后感。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上午:

S先生,今年六十一岁,为人豪爽,是一位人脉极广泛的退休干部。我们刚刚相识了不到一个月。

S先生看完我的控告信后,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禁不住泪水涟涟,他说:“我以前只听说你有这么一回事(被迫害),但是,从来不知道这么详细。我看了控告信,感到很震惊。这一整天我都感到心口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喘不上气来,憋的难受,吃饭也吃不下去,真想痛哭一场才感觉痛快一点。以前你给我讲过你的经历,说心里话,我只相信百分之五十。今天是我生命的一个转折点,今生我永远再也不会忘记这一天了,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了,而且你那是寄给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的控告江泽民的实名信啊,不可能有假。你以前我管不了,从今往后只要我活着,我就有责任保护好你,不让你再受一点点的委屈,绝不再让你遭受一丝一毫伤害,让你天天快快乐乐的,把你曾经遭受过的痛苦加倍补偿回来。我现在有十多万元存款,你随时用,随时都是你的,别人用一分不给。等到审判江泽民的时候,我陪你去北京,我不但支持你,还会给你出谋划策。等到你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你在人民大会堂请我吃一次大餐,然后你风风光光的回来,让那些曾经伤害过你、嘲笑过你的人彻底的后悔、痛哭去吧。你别光听我说,那都是假的,从今往后你就看我怎么做吧!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下午:

Z先生,今年七十八岁,曾任纪委书记,为人谨慎。

Z先生看完我的控告信后,疼惜的、试探着责备我:“你说,都是谁受罪啊?你看你吃这些苦,值得吗?以前只知道你受苦了,可从不知道你受这么大罪啊,共产党不让炼你就别炼了呗,你看你受这些罪。就你自己或你们几个炼法轮功的人告他有什么用,人家再把你抓起来,那可怎么弄啊?什么时候能审判江泽民?”

我说:“这不正说明共产党邪恶啊?再说了现在不是一个人、几个人控告他了,而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包括世人都在起诉江泽民。你不是看过神韵晚会了?上面不有审判江泽民的节目吗?人再能还能能过神吗?神韵演的节目可不是光给人娱乐的,那可是真相啊,看来跑不出今年呢!”

Z先生高兴的说:“那行,我也等着那一天呢!”

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上午:

M先生,今年八十岁,曾任组织部部长,有正义感,号召力极强。

M先生看完我控告江泽民的信,在妻子的陪同下,一起给我送回来。M先生表情凝重、眼神充满怜惜、声音柔柔的说:“以前光知道你有这么回事(被迫害),可从来不知道这么详细,这些狗东西怎么这么作恶?就应该让他们遭报应,不用说,共产党也该完蛋了。可是,你写这控告信管用吗?他们能给你寄吗?”我说:“我已寄走控告信了,你看到的是副本。”

M先生说:“那行,给寄就行,那帮畜生,就该控告他们,这么作恶。大家都在说:江泽民已经被圈在一个地方了。”M夫人气愤的说:“就该告他们,这么作恶,早就该把他们都抓起来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下午:

Y先生,今年八十五岁,曾任十多万职工的工资处处长,为人低调。

当我去取回控告状时,Y先生一手紧紧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擦着眼泪说:“哎呀,以前光知道你有这么个事(被迫害),可从来不知道这么详细。孩子,你受罪了。江泽民处理(迫害)法轮功问题太过了。你这控告信是谁写的,看的我直抹眼泪。你控告江泽民管用不?他们能给寄么?现在都不好说。”我说:“这是我自己写的,我恨自己没水平,只是记个流水账,自己切身的感受却写不出来。我已经把控告信寄走了,这是副本。”

Y先生说:“能寄出去就好,试一试也行,看看什么结果。”

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上午:

J先生,今年八十五岁,曾任党委秘书,人称一枝笔,也是一位人缘广泛、德高望重、数一数二的老学究。

看完我的控告信,J先生第一句话就是:“你受罪了,为了自己的信仰,受这么大的罪,江泽民确实应该成为被告。你的控告信主题鲜明、条理清晰、事实确凿、法律知识也全面。江泽民处理(迫害)法轮功问题太极端,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哪能这么处理问题?让人心里都不服。你们受迫害,控告他是应该的。其实不光你们炼法轮功的控告江泽民,我们经常在一起的那些老干部也都说:现在全国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不骂他的。从海南旅游回来的老干部也说:江泽民现在已经被控制在海南了,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现在,我们大法弟子顺天意而行之,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是到了应该把这个丧尽天良的上蹿下跳的狂妄小丑告上法庭的时候了,彻底澄清真相、维护大法声誉、追究刑事责任、惩恶扬善、匡扶人间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