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律师:诉江会改变中国 影响全球(图)

|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综合报道)近日在中国大陆出现万余名法轮功学员以及全球十八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向中国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随着越来越多民众在中国控告江泽民,关注此事的人也越来越多。加拿大安省多伦多著名律师周易天(Joel Etienne)认为关注此事意义重大,因为它可能改变中国;民阵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来形容;现住加拿大的前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表示支持,他说,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是践踏人权及信仰自由的反人类罪行。

加拿大安省律师周易天(Joel Etienne)认为,诉江意义重大,可以改变中国。
加拿大安省律师周易天(Joel Etienne)认为,诉江意义重大,可以改变中国。

诉江能改变中国 影响全球

律师周易天说,从西方的角度看,人权受害者在中国控告江泽民很有意义。“中国是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它有法律,但是其法律被错误使用。”他解释说,在中共专制下,法律成了一件装饰品。从西方律法对此事的理解,中国只需有几个检察官开始对这些控告状展开调查,就会产生涟漪效应。

“如果调查员、检控官及法官都称职的话,就可以把践踏人权的罪犯绳之以法。”他说,如果检察机构接受这些举报,开始工作并获得一些积极进展的话,“那就很了不起”。

周易天认为,只要有几个对江泽民的控告获得立案调查及起诉,最高法院作出几个关键的决定,也就是说,“有几个成功的审讯,就能改变整个国家。”

他说,西方的谋杀案中有过一人涉嫌杀了二十五人的案例。“我们不需要二十五个审讯,一、二个控罪成功,这人就会被判终身监禁。”

意义重大

周易天认为,诉江潮对全球都有巨大意义。他解释说,在民主国家,公民以选票发声,选出他们喜欢的政府。中国人控告江泽民,也是投票的一种形式,是一种表达个人意见的形式,但其影响超越国界。

“如果有机会选择成为有权投票选举美国总统的人,还是成为在中国控告江泽民的人,我宁愿是在中国提控告的人。”他说,“因为如果你能帮助改变中国现在的体制,使人人成为好公民,也是国际社会好公民的话,你真的在改变整个地球。”

“我有时很想知道,在中国的人是否明白,如果他们帮助促使他们的政府改变的话,会对整个地球产生多大的影响。”他说,“我认为,中国人所处的位置,使其对改变地球历史的作用,大于在西方有投票权的人。”

周易天认为,去控告的人越多越好。

“这是独裁者不能长久的经典原因。”他说,“如果街上只有一个人,独裁者会使这人消失。如果所有人都在街上,这独裁者就完了。”

民阵全球主席: 诉江潮令人鼓舞

对于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控告江泽民罪行的浪潮,民阵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来形容。她称推动诉江,“意义不可估量”。

对于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控告江泽民的浪潮,民阵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来形容。
对于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控告江泽民的浪潮,民阵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来形容。

盛雪表示,法轮功学员在很多个国家控告了江泽民,有些诉讼案取得了挺好的进展。但是此次诉江大潮是在中国境内,“这确实是很大的事情,很令人鼓舞。”她说,中共对王立军、薄熙来及周永康的审判,都没涉及他们所犯的反人类罪行。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都是其反人类的罪。“告江能推动的话,影响不可估量。”

期望诉江打开缺口

盛雪说,很多人都知道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但大家都苦于撬不开一个缺口。“他们知道中共是流氓,但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能通过控告江泽民撬开一缺口,不但对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有利,还会推动整个中国社会往前走。

盛雪说,共产专制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在尝试撬动其系统的第一块板时,“大家看到它好象是铁板一块,你动不了它。”大陆很多维权律师的努力,也是想要撬开这专制的一块板。“但一旦有一块板被撬开后,它就是一个骨牌效应。”

诉江能唤醒公民意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时,动用了所有的国家机器,一面倒地抹黑法轮功,支持其迫害政策。现在这么多法轮功学员以亲身遭受迫害的经历去告江泽民,形成向全社会宣告反迫害之势。

盛雪认为,“这形势好吗?好。因为中共的体制是非常刚性的。很多人有这句口头语:哎呀,中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特别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从日常生活当中积累了很多经验教训。绝大多数人对中共是非常恐惧的。”盛雪说,“即便这个人从来没有挑战过中共,也没有受过迫害,但他已经被生活当中的所见所闻、所知道的例子吓坏了。”“你让中共去反省它的体制中哪些是不合理、不人道、不为现代社会所容的?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有一批人出来告江泽民,可以说是一个很勇敢的壮举。”她说,“使用法律的武器,比使用任何其它的武器都更好。”这也是一次公民教育的好机会,不管诉江的进展如何,都会使老百姓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对中共的恐惧心理。

盛雪认为,大陆民众的反抗能起作用。她说,比如孙志刚在收容遣送期间致死引起很多维权律师的愤怒,引起了社会很多人的愤怒。“大家一哄而上,迫使这个收容遣送制度结束了。”后来劳改制度也结束了。这些无一不是民间行动带来的结果。

沈阳前司法局局长:迫害法轮功是反人类罪行

现住加拿大的前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表示支持状告江泽民,他说,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践踏人权及信仰自由的反人类罪行。

前中共沈阳市司法局长韩广生说,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是践踏人权及信仰自由的反人类罪行。
前中共沈阳市司法局长韩广生说,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是践踏人权及信仰自由的反人类罪行。

韩广生说,他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些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向司法机关递交控告书,控告江泽民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些状告人还收到了司法机关发来的接到控告书的回执。“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他说。

韩广生说:“镇压法轮功,从本质来说,是违背中共本身宪法的非法行为,是一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践踏人权、迫害信仰自由的反人类罪行。”韩广生说,中共宪法的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他说,有一次他在百度上搜索时,显示的第一条是:为什么宪法第35条是一个虚设?“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就是一次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非法行为。”

“这是个专制的、集权的、残暴的、邪恶的政权。这政权的最高准则或目标,是其政权,而不是人权。”他说,“它永远不可能承认自己犯有反人类罪。只要中共还在掌权,它只要感觉到某些势力威胁到它的统治,就会残酷镇压,毫不留情。”他说:“‘六四’和法轮功何时能平反,前提是中共垮台。”

脱离中共是唯一出路

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江泽民专门成立了“610”非法组织,在全国各地都有其分支机构,专职实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当时,韩广生在沈阳市任司法局长。韩广生称,当时因为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太多,民政的收容所及公安局的拘留所装不下,沈阳市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找他,要求开辟教养院来关押法轮功学员。他不同意,认为教养院是关押违法人员的,法轮功学员不属于这类人。他向辽宁省司法厅长反映,对方也同意他的观点。

他说,可是没过几天,中共司法部下令要求必须执行。

“这是造成我对中共不满的一个爆发点。”他说,“镇压法轮功是促使我离开中共的原因。”韩广生表示,沈阳市“610”办公室本身级别不高,但市委副书记主管这个部门。“以市委的名义来发号施令,但这些指令(实际上)出自于‘610’办公室,所以,在镇压法轮功上,市的‘610’办公室可以统管全市所有党政部门。”

他解释说,中共干部的最高纪律是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我如果拒绝关押法轮功,轻者会被撤职,开除党籍。重者可能会被栽赃,然后被抓起来。”

最后,韩广生表示,他于二零零一年九月来加拿大寻求庇护,目的就是“既不想做中共反人类的帮凶,也不想把自己弄到监狱里去。”“所以出来,这是唯一的路。”他说。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7/1/15135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