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广东省四会监狱的洗脑邪术(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二、洗脑转化流程

四会监狱和北江监狱(包括与邪党各黑窝之间)经常互相交流邪恶的转化工作经验,所以转化流程基本上大同小异。因为这两个黑窝近些年用佛教学说来转化学员的邪恶经验比较“丰富”,所以在其它魔窟难以转化的学员经常送到这里,一般是阳江监狱的送去四会监狱,梅州监狱的送去北江监狱。其转化手段在这些年的恶毒转化洗脑中日趋精尖阴狠和隐蔽狡猾,反向利用了各种心理学研究成果来做转化,其转化流程和其它监狱、甚至和它自己前些年的转化手段都已经大不相同,处处布满心理陷阱,学员在这黑窝内稍微一放松自己就很容易入圈套(这些也是写此文的原因之一)。

以前的暴力转化措施一般只要学员被迫或违心写了保证书、邪恶可以拿到奖金就放松管理了,学员心里还是认可师父的;而现在的转化则是要进入学员最隐蔽的思维空间,把学员头脑中的大法思想全部根除,强迫学员帮邪恶做转化来毁学员,即使清醒过来也很难回头才算完。以前的转化手段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正孰邪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现在则将这些“刀光剑影”隐藏在种种看不见血腥的“春风化雨”式的微笑和谈话中,更为阴毒邪恶,也更具毁灭性。

经过几年的“转化”,四会监狱已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专门用佛教学说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阴狠套路。

1.“坐小凳”,单独关押

对劫持来的大法学员,监区恶警会先偷拍录像,用以摸底,再叫四个犯人一天两班的进行包夹。学员带到仓内单独关押,被指定睡在一个特定床位上,一般是下铺中间的那张床,因为那个位置是电脑监控最清楚的位置,在警察的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的监控屏幕上,中心显现的就是该学员在床上的一举一动。一般而言,整个仓内只关其一人,与夹控住同一仓内,断绝跟其他人的一切接触。

恶警用的第一招是 “坐小凳”,强迫人坐在高25厘米左右的塑胶圆凳上,脸朝里面,双脚不能超出指定的相邻的两块地砖(60X60厘米)以外,两脚并齐,两腿并拢,两膝盖靠紧,双手平放在两膝盖上,腰部挺直不能弯曲,目光要平齐,眼睛要睁大,稍一越界或违规,即会受到夹控人员出重手进行“强制规范”。从早上六点坐到晚上十点。

这一阶段约3天,主要由夹控讲邪党政策、监规纪律,先立“规矩”、恐吓威胁、来个“下马威”,增加学员心理压力;哄骗学员说只要学员服从管理、参加“学习“就不会把学员怎么样。所谓“夹控”,即是“对肉体实施夹紧;对精神进行控制”,杜绝其做“不能做的事”,保证其听“应该听的话”。夹控每天要记录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和思想动向并全部写成报告交给恶警,其中还要加上自己的分析以供恶警参考,用于观察学员的性格特点和薄弱处、突破点以制定相应的转化措施。两、三天后恶警就会过来套话题,做“转化”。

2.摸底谈话,伪善面孔

它们会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先肯定学员坚持真理的态度(套近乎使学员放松戒备心理、减轻对立感以使学员敞开心扉交谈),然后跟学员探讨什么是真理、大法是不是真理等问题把学员绕进他的圈子(让学员认可他的逻辑概念,陷入他的思维框框),之后还会要学员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很清楚学员们要做“三件事”),用拉家常的方式聊学员的过去、学员是怎么走进大法的、为什么这么坚定、学员认为大法好在哪里、从中得到什么益处等等(目的是找出学员的执著、心性漏洞以针对来转化,学员的执著在哪里以后就攻学员哪里),夹控会在旁边记下学员说的每一句话(以后作详细分析以制定转化策略)。

这些谈话似乎完全是跟学员讲道理,都是在比较轻松的氛围下进行的,一般不会与学员形成矛盾对立或直接做帮教洗脑,最多“劝导”一下学员或给学员提供另一种思路,如:人会不会被骗?你会否被骗等等问题叫你思考,目的是要学员讲出心里话以获取学员的真实想法(便于日后转化)。从中可见邪恶是多么会利用学员的善良、多么阴险狡诈。

这种看起来比较温和的谈话确实能迷惑一些学法不深的、对邪恶本来面目认识不清的学员,以为这里真的跟别的严酷迫害的魔窟不一样。看不到“披着羊皮的狼”的真面目,就能起到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效果。为取得学员的认同感,他们甚至会说“我承认政府某些人员以前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不对,但是总要有个摸索过程嘛,而且目的也是为学员好嘛。”等等来宽慰学员、表示对你的同情,还说这里的制度和其它地方是不同的,不会用暴力来对待学员的等等,最后还假惺惺的问你:夹控没怎么样你吧?并表示若夹控们违反监规纪律可直接向他们投诉,一定会秉公处理的。这些全都是骗人的鬼话。

大法弟子又没犯法,为什么要穿囚服、坐小凳子、报数、遵守监规、象个囚犯一样来到监狱里“讲真相”呢?这不是对大法的侮辱吗?真能达到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目的吗?邪恶叫学员干啥就干啥,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干的吗?很多学员由于法理不清或怕心或不知邪恶用心而配合邪恶“讲真相”却适得其反。大法弟子虽然老实善良,但也是有智慧的,我们是不应错过任何可救度之人,但也不能被邪恶烂鬼钻空子来迫害,应该用大法赋予的智慧来识穿邪恶的诡计,分清哪些人才是可救度的、真的想被学员救度的、真心想听学员讲真相的人。

其实真修弟子都能很快在交谈中看穿邪恶的真面目和险恶用心而不予配合。但它们对真修弟子的心理活动和需要如何进行转化都有深入系统的研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经常“将计就计”,叫一些刚毕业的屁事不懂的狱警来做坚定弟子的转化,叫他们假装不了解真相的人,让学员认为他们是讲真相的对象而给他们“讲真相”以套取学员的内心想法,从中借机做转化洗脑。但如果真的出现哪个狱警有被学员影响、同化的可能,会马上将此狱警调走,所以在这里想让谁彻底明白真相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邪恶演化的假相而已。如果学员仍拒不配合的话,他们甚至会说“看你都不象个法轮功,都不听你师父的话(去讲真相)!”多么卑鄙无耻啊!

3.初步“学习”,软硬兼施

然后恶警就会针对学员的思想情况,安排学员到谈话室观看相应的邪党污蔑诽谤大法的各种录像,包括央视造假的焦点访谈、天安门自导自演的自焚事件等,图象很多经过剪切等处理。之后还会与夹控一起跟学员讨论看的内容、了解学员的看法。有时也会展开一些“辩论”,在恶警的精心安排下,针对某一些问题或者大法法理进行“探讨”,此时往往是一帮恶警、犹大及夹控共同群起攻之。论到理穷之处,则通常以辱骂收场。在监仓时夹控也会针对录像内容来对学员进行心理围攻、洗脑。如网上文章所说:什么时候集体围攻,什么时候个别谈话,什么时候唱白脸,什么时候唱红脸,由谁唱白脸或唱红脸,恶警都是研究好的,就是要打开你的缺口,让你身心俱疲,让你思维错乱,让你崩溃,接受它们灌输的邪恶理论。

观看几天录像后,恶警会要求写观后感或思想汇报,并假惺惺说材料可以坐小凳在下铺床上慢慢写。学员不想写,他们就会说“写什么都行,写一、两句也行,写大法好也行”,只要你肯写就行。其目的是要你一步步顺从邪恶的安排,最后从你写的东西中找出你的心理弱点和性格特征以作转化。若学员坚持不写,“坐小凳”时包夹犯就两人四只手按肩膀要“抬头挺胸”、双脚要“按步就班”,上厕所也进行时间限制(一天只准上两、三次)。甚至动以拳脚,但在这一阶段不会太过份、太厉害。如果学员向恶警投诉,恶警会“正义”的制止恶行,同时也会要求学员服从管理、配合工作,不然他们也不好办。其实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就象演戏一样。如学员不听,夹控就会变本加厉。恶警还会无耻地明说只有他们才能真正地“保护”你不受伤害,但你要“听话”才行。

4.强制洗脑,撕下画皮

当学员一步步走入圈套,邪党恶徒通过各种方式逐步掌握了学员的思想情况、心理特征、性格特点、坚定程度后,邪恶而系统的洗脑措施就开始付诸实施了,这些洗脑的方式包括:

一、学习文痞王志刚和宋剑锋写的几本“转化”材料。
二、通过犹大做帮教,由几个犹大去围攻一个学员,日夜灌输犹大的一套邪理,断章取义偷换概念的歪曲大法。
三、强迫学员学习一些佛教的东西,妄图混淆学员的思想,动摇学员的信念。他们用这些来质疑大法、质疑师父的话,真是可笑之极。

这些方式是交叉综合进行的,哪个犹大来、跟学员说什么、看什么书或录像都是根据学员的思想情况安排好的,而且会根据需要随时调整。有突发情况时,恶警还会随时把夹控们叫出去开会调整策略。

专管监区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十分过份的行径,实质上由于也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坚守不动,所以几乎每天都有一些非常不人道的勾当在暗地里愈演愈烈。这一点甚至蒙骗了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总之在这一阶段不惜一切手段也要达到使学员接受洗脑学习、最后对大法产生动摇的目的。

如果有学员十分坚定、不穿囚服、不报数、不搞卫生、不看书不学习、一点也不配合邪恶的,或者用以上这些洗脑方式“转化”不了的学员,就逼的他们不得不赤裸裸地撕下画皮的面具,但还是尽量避人耳目的采用暴力的方式,主要是用一些暴力罪犯作打手,许诺给他们嘉奖为利诱,唆使他们对学员实施暴力。肉体摧残和剥夺睡眠是四会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必用手段,限制上厕所、限制出牢房的小门、不准与其他人讲话都是迫害的常用手段。

这些手段经常交叉综合使用,网上都曾详细揭露过,这里只简单举几例补充一下:

(一)剥夺睡眠(又称“熬鹰”)。轻者在半夜入睡时会受到突然的拉、扯、抓等,或者突发的强声惊吓,或睡着时每隔十分钟故意弄醒你一次。或将被子掀开,让其身心备受摧残。由一开始的每天只准睡6小时,过一段时间若学员还不配合就4小时、2小时逐步减少,到最后完全不准合眼。若合眼就拳打脚踢、或用凉水从头浇到脚、用鞋底打头、打面部,或用风油精搽眼睛、甚至用竹棍打或锁头敲脚骨眼。

网上资料曾揭露:据美国精神科学研究成果表明,五到十天没有睡眠,人就会产生幻觉,无法正确思考,有人会进入一种精神错乱的状态,对环境陌生,有不真实感,大脑会丧失功能,变得不理性,十天、半个月不让睡觉,就可以动摇意志,模糊神智,使人象变了一个人,不再成为自己的“我”,可导致人否定自己的理想,并签署违背个人信念的声明。也就是说,使用“熬鹰”,不让人看到外伤痕迹就能引发大脑功能的紊乱,神智不清;不用严刑拷打,就能摧毁人的意志。通过“熬鹰”使人意识不清精神崩溃后认罪“转化”,是这里对付长时间不转化的学员必用的虐待方法。

(二)“脱敏疗法”。网上曾揭露过的:反向运用心理学知识,用所谓心理学的“脱敏”方法,在房间的墙上地上或用纸写满诽谤侮辱师父及大法的话,强拉学员去踩踏,甚至邪恶下流地把字写在学员的鞋底或身上,强行塞到身体里,给学员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以逼其转化。这种以“脱敏矫治”为名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丧失人性的侮辱,竟是当年“转化”法轮功的“重大科学研究成果”。

(三)“灭欲”战略——即是“他想要什么,就剥夺他什么”的方式——来达到“转化”的目的。

网上揭露过:狱警研究认为,这些方法交叉长期使用,能摧毁修炼人的意志,都能使身体精神的承受达到极限,在极限情况下最容易接受心理诱导,接受所谓“思想改造”。这些迫害都是夹控们明目张胆的在监控下干的,无所顾忌,而恶警们就在监控室里狞笑着观看(看夹控们卖不卖力迫害是监控的另一个功用)。如果有哪个夹控表现不力或手软、同情学员,没有完全执行恶警的指示,那这个夹控马上就会被调班或直接调监区,并且直接影响他的减刑刑期。可想而知夹控们都会如何表现,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天不转化,就一天没有你好日子过”!

其实夹控们被逼这样干也够可怜的,他们大多数并不是针对哪个学员本身或心底里想要这样干,一是他们为了减刑博表现;二是因为这样迫害学员他们也很累、很辛苦,但是如果学员转化或参加“学习”了,他们就可轻松度日了、还可获取减刑。殊不知听从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是永远也偿还不尽的。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