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广东省四会监狱的洗脑邪术(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接上文

三、被迫害的学员概况

据了解,四会监狱和韶关的北江监狱是邪党近些年在广东省开始用佛教学说来系统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两个试点,送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懂电脑、刻录、打印技术,多数以前经过残酷迫害仍十分坚定。他们中有的在残酷迫害下违心写了四书,出监后很快就声明作废并从新走入修炼

但有的人由于有求之心太重或太执著正法结束的时间,在这里被邪恶钻空子洗脑转化之后转而信仰佛教,变为邪党人员的帮凶,如北江监狱的许贤(湛江)、程浩、周玉春(山东)、于似宏、曾明(深圳)、陈文杰(江门)和四会监狱的梁纲(广州)、廖启源(广西南宁)、王忠诚(广州)、刘宇(广州)、杨红军(东北)、梁东(云南)、严敏(湖北)等人。他们多数转为信仰佛教后,很相信佛教能使人得圆满正果,所以钻研佛经中各种法门的修行方法,很多人都吃素或半吃素,看到佛教书籍中那些法师对佛经的各种所谓“讲解”如有所悟,用其理论来为自己脱离大法后、膨胀的不行的人心和名利情欲来作掩盖和言行根据。他们自以为是个虔诚的佛教“修行人”,但实际上其言行甚至连夹控们都觉的不象样。如有的人转化后热衷于看色情杂志的画面,美其名曰“在色中去色”。

这些人在邪灵烂鬼附体的“佛教课”彻底洗脑控制下,已经被魔所控制,完全失去正常人辨别是非善恶的理性和良知,人性中恶的一面被邪恶逐渐放大、已沦为邪恶帮凶而不自知。他们无论用多么阴险毒辣的手段帮邪党迫害学员,都真的认为自己是在用佛教的“方便善巧法门”帮教学员,是“做好事”,是“为学员好”,起着魔都望尘莫及的毁学员的作用,中毒非常之深,如不及时醒悟,后果将是十分可悲的。

他们中有的出狱后,在思想和经济上仍被邪恶抓住和控制,为其所用,例如这些人:

许贤,广东湛江人,2003年被劫持到北江监狱,约于2010年底减刑出狱,出狱后许贤继续伙同程浩等人在深圳蛊惑、欺骗法轮功学员,还协助深圳的610做“转化”,深圳很多学员受其欺骗而放弃修炼,如其太太黄红一家、黎富林、刘景涛姐妹等都被其欺骗。他们还经常回到北江监狱和恶警吃吃喝喝,协助恶警欺骗、迫害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经常装扮成学员的样子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探听消息,诱骗大法弟子和其交心,然后针对学员的执着进行欺骗、干扰,请认识他的学员千万注意,不要给其市场!也不要被其欺骗,他们是在帮助邪恶干坏事!

梁纲,原华南农业大学在读研究生,因为制作材料被判12年,在四会监狱转化出来后由于工作无着落,被当地610收编,每月领取3000多元工资以及转化奖金,甚至以此为职业,想出名要出书,总结所谓的转化经验,常年在广东省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配合中共的暴力迫害,以他自己的经历搞所谓的现身说法。

王忠诚,原芳村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判重刑多年在四会监狱转化出狱后,送洗脑班三个月,回家才几天就叫去参与所谓“帮教”(到处宣扬他那一套佛教理论来欺骗转化学员),给其开3000元工资,买社保(由于迫害,王由原来的团级干部到地方区文化局干部到被非法判刑后一无所有)。

邪恶在吸干他们能量充实自己的同时,他们的表面身体也已经开始遭恶报,大多数人都是病痛缠身、长期吃药。但是如果没有其他学员帮助,很难自己醒悟过来,因为他们多数被强制患上了程度不同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承认自己被迫害(有轻有重,有的都没怎么用暴力就很快转化)。很多犹大称“被迫害的感觉真好”。他们经常这样说:我珍惜在这里(监狱)学习佛法的每一天,真希望其他的学员也能来这里参加“学习”。从这句可怕的话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被监狱洗脑成一些思维不正常的人。有的人虽然经历过邪恶长时间的残酷迫害,但被彻底洗脑后反而仇恨大法,把邪党迫害的后果归罪于大法,极为可怕。甚至有的“重症患者”因此不承认被迫害过、被毒打折磨过,主动为邪党的罪行掩盖。

四、揭开四会监狱的画皮

真的如网上文章所说:所谓“转化”就是摧残扭曲正常人的心理健康,就是要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矫治成不分善恶是非、出卖良心、满口谎话空话套话的人。

“假、恶、暴”是中共邪党的本性,这在四会监狱表现的淋漓尽致。仅举一例。二零零三年三月,香港惩教署首次被允许进入四会监狱参观。那时新监队一个监仓里至少关押着三十名犯人,可只有十二张床,很多犯人只能睡在地上。为了向香港惩戒署表明中共监狱的条件很好,参观那天,监仓里只留十二名犯人,其余人都被带到奴工车间干活,并且连监仓里的拖鞋、牙膏、牙刷,甚至晾晒的囚服都只留了十二套,其余的都被塞进编织袋藏起来。

事实上,四会监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被掩盖在其光鲜的画皮之下。四会监狱表面鼓吹的“公正执法、依法治监”、“春风化雨”般的“转化”,一如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为欺骗国际社会而盛开的鲜花。必须揭开其精心炮制的画皮,才能了解四会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