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死伤残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株连家人,十六年来,一直在上演着,遍布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只要被绑架,拒绝放弃信仰,坚持修炼,几乎都遭到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酷刑,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瘫、致疯,致死…

以下是根据明慧网报道而整理的山东省潍坊市部分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案例。这仅是冰山一角。

一、酷刑见证

本案例中提供的照片,都是受害人被酷刑后几天照的,有的时间还长,且均来自明慧网。

1、曹振起被派出所毒打昏死十多个小时

2000年7月,山东昌邑市塔尔阜乡东麻湾村法轮功学员曹振起(男,一九六四年出生)在家干活,被乡派出所绑架,遭联防队员张在成、韩运成、岳普长等人毒打致昏死。派出所恶人一看曹振起昏死了,就把他的家人用车接到派出所,然后恶人扬长而去。家人立即把曹振起送到丈岭医院(七月三十一日),从下午两点至第二天早上曹振起一直不省人事。次日,家人又打120去了昌邑市医院。

图:曹振起被打后6-7天在昌邑医院所拍
图:曹振起被打后6-7天在昌邑医院所拍

2、赵凤英女士面部被恶官宋树灵用烟头烧伤30多次

2000年3月6日,山东安丘市红沙沟镇曹家陡沟村赵凤英女士和红沙沟镇东纪庄村李翠萍女士进京为法轮功鸣冤,3月8日下午她俩在北京被绑架,晚上8点30左右被红沙沟镇驻京官员宋树灵拳打脚踢,到晚上11点左右,宋树灵用手抓着她俩的头发用香烟头烫烧其面部30多次,宋树灵边烫边骂:“给你(李翠萍,未婚)毁容,让你嫁不出去,在这里天知地知没人知”。

图:赵凤英被宋树灵用烟头烫烧后第三天被劫回当地,在红沙沟派出里警察给照的照片。
图:赵凤英被宋树灵用烟头烫烧后第三天被劫回当地,在红沙沟派出里警察给照的照片。

3、张萍华被青岛驻京警察毒打后留下的伤痕

2000年7月21日,潍坊市潍城区仓南路学校职工家属张萍华女士(一九六二年出生),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绑架。因不说地址,被青岛警察劫持到青岛驻京办。她一到那里,就遭到毒打。三个壮青年一起用拳头打头、打下巴、打胸、肩、脖子,无处不打,用鞋底后跟打,用脚踝、打倒了拖起来再打,边打边骂说:“两边脸不对称了,给她找找平。反正不是我们这儿的人,打死就打死。”

图:张萍华在北京被青岛警察毒打后第8天拍的照片。
图:张萍华在北京被青岛警察毒打后第8天拍的照片。


4、刘爱琴遭酷刑后被强制打针昏迷植皮

2001年6月4日,时年25岁的寿光市磷肥厂职工刘爱琴女士等13名法轮功学员,在寿光市孙家集镇马家村交流,被寿光警察绑架、酷刑迫害后于当天晚上被关进寿光看守所。6月6日晚上,6个喝醉了的警察,用皮鞭、皮棍(内有铁芯)、电棍毒打刘爱琴几小时。刘爱琴被打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脸肿得象个大馒头,淤黑,腿肿得有两倍粗。次日她被送医院急救。医生在她腿两侧打了两个拇指粗的孔,插上两根管子,用一个小机器从肿胀的大腿抽出一滩滩黑色的瘀血,疼得她全身都湿透了,几天后又强行做溢流手术、腿上掏了两个大窟窿,一天早上,十多个暴徒将她摁在床上,给她打了一针,片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下午4点醒过来,发现大腿已被做了植皮手术。

6月7日,一起被绑架的王兰香、李银萍在寿光市看守所被酷刑致死。

图:刘爱琴遭酷刑后植皮照片。
图:刘爱琴遭酷刑后植皮照片。

5、刘红梅被乡政府官员酷刑昏死一天

2000年6月底,寿光市胡营乡胡二村刘红梅女士进京鸣冤,在天安门前被恶警劫持到车上,被剥光衣服后遭到拳打脚踢。后被胡营乡官员用车拉回当地,刚到乡政府前的公路上就被房师平(乡党委书记)领着李效明,马效仁,彭江波、张子孝,李云超等乡政府官员,把她从车上拖下来,并脱下她的鞋子和解下她的裤腰带及解开她头上的发结,然后把她拖进乡政府的一间屋子里,逼她坐在地上,伸直双腿,双手扳着脚趾头,不许松开,这样折磨了40分钟,又用毛巾塞住她的嘴,用黑布蒙上她的眼睛,把她摁倒在地上成大字形,一人用脚踩着她的头,两个人一边一个踩着她的手,另两个踩着她的脚(踩着她脚的两个恶人同时使劲碾,直至碾破皮),然后一边一个打手,用胶皮棍狠狠抽打她的两大腿内侧、直到脚,一边打一边叫嚣:“你不是炼法轮功做好人吗?打死你,看你还做不做好人,把腿给你打断,看你还去不去北京讨说法。”

她的两腿被打得青紫、黑紫,鼓起的泡一个接一个,大小便失禁,直至昏死过去。第二天,刘红梅才醒过来。中共政府官员勒索她的家人两万九千元钱现金后才放她回家。刘红梅回家时一官员威胁说:“刘红梅今天就放你回家,如果有人问起你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就说去北京出了车祸,被车撞的。如果你说是打伤的,小心你的命。”

刘红梅被家人接回家后持续高烧40度,两腿肿的象小水桶,皮肉组织坏死,肌肉腐烂成黑血浆,家人把她送进寿光市人民医院,做了烂组织黑血浆引流手术和植皮手术,花去医疗费一万三千多元。

图:刘红梅被迫害、植皮后的照片。
图:刘红梅被迫害、植皮后的照片。

6、李秀文的头发被恶警撕下一大把

2004年9月4日,安丘市贾戈街办李秀文被安丘市恶警贾宝臣非法截住,把她的头发撕下一大把,又一脚把她踢倒。

图:李秀文的头发被恶警贾宝臣撕掉一大把
图:李秀文的头发被恶警贾宝臣撕掉一大把

7、王秀兰遭酷刑后的照片

2004年9月8日晚,50多岁的潍坊海化开发区王秀兰女士,被海化公安绑架、非法关押,遭恶警酷刑折磨:强制铁椅子,往鼻孔戳燃烧的香烟,点燃火机烧眉毛,头发,无耻的掐拧她的两大腿内侧,等等。不到六天,王秀兰已被折磨得形如枯槁,气息奄奄。

图:王秀兰被迫害六天后气息奄奄
图:王秀兰被迫害六天后气息奄奄

8、桑春莲被寿光警察用打火机烧伤

二零零七年九月晚,寿光市后张村桑春莲女士,被寿光市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公安局后,受到两个恶人残忍的流氓手段迫害。其中一个年龄四、五十岁,穿警服,逼桑春莲坐在地上,狠狠地用劲往后拧她的双手;又用手抠着她的下颌使劲的向上掀。拧她的耳朵、双手左右开弓狠狠地打她的脸;还用穿皮鞋的脚往地上用力跺她的双腿、双脚。

另一个三十多岁,穿便衣,圆脸,大眼,留平头,用打火机烧她的双臂和手。一个打火机用完了,又换了一个新的打火机,把火苗调到最大,专烧手指和肘关节等最怕疼的地方,烧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燎泡,烧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恶人一边烧一边说:“我今晚非得扒你一层皮不可!”随后把她的上衣撕了下来,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疯狂的叫着:“你们都出去,我要烧她的下身……”

图:桑春莲被警察用打火机烧伤后的照片
图:桑春莲被警察用打火机烧伤后的照片

9、张照宇七天七夜被寿光恶警刑讯逼供、殴打

2008年5月23日中午,寿光市张照宇在暂住的旅馆里,被二十名恶警绑架到寿光镇派出所,非法关在一间墙壁布满铁网的小屋里,连续七天七夜被戴着手铐、脚镣,不准睡觉,恶警用胶皮棒殴打他的胳膊、手、腿、脚。致使张照宇双腿动不了,身体大面积青紫、淤血。

图:张照宇遭酷刑逃离魔窟后的照片。
图:张照宇遭酷刑逃离魔窟后的照片。

10、潍坊警察株连其妻(常人)毒打

明慧网2001年9月10日报道,山东潍坊一名大法弟子,被逼流落在外。潍坊警察株连家人,多次将数名亲人(他们均未修炼法轮功)强行关押酷刑迫害,无辜亲人多次受到皮带、铁棍、电棍等毒打。

图:潍坊警察把大法弟子的妻子(常人)绑架、毒打后的照片。
图:潍坊警察把大法弟子的妻子(常人)绑架、毒打后的照片。

二、酷刑致残、致瘫案例

1、王继华被劳教所迫害致植物人后离世

王继华,男,诸城市密州街道铁水村,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被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植物人、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全身伤痕累累、记忆全无,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去世,年四十岁。

2、初桂林被劳教所迫害致瘫后离世

初桂林,男,山东昌邑市宋庄镇西岭村,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害致下身瘫痪、奄奄一息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推给家人,回家第六天去世。

3、牟乃武被劳教所迫害致残后离世

牟乃武,男,潍坊市学院教师,二零零零年元月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被迫害致偏瘫,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离世,年四十一岁。

4、郝守忠被迫害致瘫后离世

郝守忠,男,潍坊市寒亭区寒亭镇前仉庄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数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二零零二年七月被迫害瘫痪在床,直至二零零四年离世。

5、马志信被看守所酷刑致残后离世

马志信,男,安丘市担山镇北院庄村。二零零二年四月,流离失所期间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安丘看守所,被安丘市公安局邪恶大队张进校、李升华等恶警酷刑迫害后非法劳教,因查体不合格,拒收,又被劫持回安丘看守所非法关押,直至被迫害致残,造成手脚、言语失控、不能自理,瘫痪在床,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离世,年四十九岁。

6、裴春光被迫害致瘫后离世

裴春光,男,七十四岁,潍坊市,修炼前患左坐骨神经痛,腰椎盘突出,不能站立,九五年修炼后,所有病症消失。一九九九年五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迫害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六年离世。

7、郭菊香被劳教所迫害致不能自理后离世

郭菊香,女,山东昌邑市北孟镇苗家上疃村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晚,在山东烟台市张贴真相材料,被烟台市芝罘区奇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警察张少波酷刑迫害致全身是伤,后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所不敢接收,烟台警察给劳教所一千多元钱后,被收下,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8、卢培兰被迫害致痴呆后离世

卢培兰,女,七十八岁,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人,修炼法轮功前,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多次住院。自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就无病一身轻,从此身体健康,再也不用吃药了。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其大儿子董月忠和老伴董桢河被迫害相继离世,她最后被迫害成痴呆,造成生活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六年去世。

9、赵建设遭无锡监狱酷刑致瘫

2003年6月,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在江苏省无锡市被中共绑架,诬判九年,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监狱迫害9年,为反抗迫害赵建设绝食绝水长达六年,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绑缚在床、不让睡觉、毒打、关进精神病院被电针、强灌损害神经药物、野蛮灌食等令人发指的酷刑……无度的摧残使赵建设多次濒临死亡边缘。

赵建设说:2012年6月2日,当无锡监狱高墙外那久违了的灿烂阳光再次照耀在我身上的时候,九年前那个充满活力的健壮青年却已被折磨成了一个坐在轮椅上、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那颗对大法金刚不动的心。

10、孟庆英被派出所恶警酷刑致瘫

孟庆英,女,五十多岁,诸城市贾悦镇西村,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傍晚,在家被李加军为首的七名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到万家庄派出所,所长岳言玺唆使指挥李加军等恶警毒打孟庆英,连续打了她四十多个耳光,同时拳打脚踢她的背部、腰部,脚趾甲被打得向上翻卷断裂,最后被打瘫痪,又被抬到看守所关押迫害。

11、胡德娟被劳教所迫害致瘫

胡德娟,女,潍坊市。二零零八年七月,被奎文区警察绑架,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七十多天造成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12、李志芬被劳教所迫害致瘫

李志芬,女,诸城市龙都街道小水泊村。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日下午,在学校门口接孩子,被诸城恶警周忠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被迫害十三天造成半身不遂,不会吃、不会喝,不会咽,不会说。

13、王永莲被劳教所迫害致残

王永莲,女,临朐县水利局退休人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五十六岁的王永莲被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三年,被恶警刘瑞芹(教导员)铐上手铐双手吊在暖气管子上,脚尖刚着地,一吊就是六天六夜,右胳膊被吊断,直到出所时胳膊都抬不动,手连饭盒都端不了。

14、孙秋香被乡政府官员多种酷刑致残

孙秋香,女,寿光市胡营乡郑家庄村民,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四十九岁的孙秋香去菜棚干活的路上,被乡政府一帮人劫持到乡政府后,胡营乡党委书记方舒平亲自坐镇,指使恶人用布蒙上孙秋香的眼睛,把她摁在地上,摆成大字形,一阵乱棍毒打,当场打昏、死过去;等孙秋香醒来后,这帮恶人发疯似的扑上去,又是一阵乱毒打,有的用脚踩,有的用柳条抽,有的用手卡喉咙,孙再一次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当她说了一句真心话--炼法轮功后自己百病全消时,方舒平恼羞成怒,叫来医生,用铁棒撬她的嘴和牙,用手捏她的鼻子,用竹签扎她的手指,用烟火烧她的脚心、胳膊、腿,整整折磨了三个多小时,孙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牙被撬掉半截,嘴里鲜血直流,头发被揪掉了一大绺,两腿被打得黑紫肿胀,身上多处被烧起血泡,连续折磨了六天六夜,致使孙秋香面目皆非。孙秋香被放回家后,一直高烧,昏迷不醒,无法进食,小便解不下来,双腿一直肿胀。八个月后,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一月报道时,孙秋香已致残,无法行走。

15、王伟清被劳教所迫害致残

王伟清,女,潍坊市。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晚,二十七岁的王伟清在家被潍坊市樱桃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二大队恶警王彗丽、孙振红迫害的双手致残。

16、初立文被劳教所迫害致残

初立文,男,一九五六年出生,昌邑市太堡庄镇,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在家被昌邑市陈晓东绑架,诬判五年,被关在潍北监狱迫害,遭四、五个恶警一齐用电棍电他,拳打脚踢,并且用铁夹板夹双腿,二零零五年初立文的双腿已被潍北监恶警迫害致残。

17、董桂文被监狱迫害致双目失明

董桂文,女,一九五八年出生,青州市口埠镇朱家村。二零零四年二月,被绑架诬判四年,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被监狱警察迫害致双目失明。

18、薛玉田被逼放弃修炼后致不能自理后离世

薛玉田,男,五十六岁左右,安丘市王家庄镇顾家岭村人。修炼法轮功前,全身是病,什么活也干不了,完全失去自理能力。为治病,导致家贫如洗、欠债累累。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年秋天几乎样样农活都能干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王家庄镇邪党官员为逼薛玉田放弃修炼,对在该镇时任计生办主任的薛玉林(薛玉田的六弟)要挟说:不放弃就撤你的职。于是薛玉林回家召集自家兄弟及堂兄弟十余人,到薛玉田家里逼迫他放弃修炼,并强行用工具撬开锁,抢走全部大法书籍。

薛玉田被逼三次放弃修炼,每次放弃后就导致旧病复发、不能自理,再重新修炼后就很快恢复健康。第三次被迫放弃后,又变成一个需要别人服侍的病人,在炕上躺了两年多,翻身都需要别人,后来眼睛失明,直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去世。

三、酷刑致精神失常案例

1、刘淑华被劳教所药物迫害精神失常后离世

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车辋村刘淑华女士,三次被非法劳教,关进劳教所,遭药物迫害精神失常,于2013年1月25日含冤离世,这一天正好是她48岁生日。

2001年8月,刘淑华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北京的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进一个不知名的劳教所,劳教所的恶人把刘淑华的整个脑袋用胶带缠上,从耳朵里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再给她戴上沉重的脚镣和手铐,把她铐在床头上,不让睡觉,刘淑华的耳朵被迫害得变了形。直到2002年,刘淑华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耳朵才有点恢复,同时,她的精神开始时好时坏,发作时跟精神病患者完全一样。
2007年10月17日,刘淑华被周戈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劳教一年。恶警长期用罚站、暴打、不让睡觉来折磨她;姜丽霞长期不让刘淑华上厕所大小便,被折磨致失禁,小便在自己衣裤内任其晾干,有一次被折磨的把大便解到监室的地上,姜丽霞就象疯一般逼迫刘吃下自己的大便。刘淑华被摧残的精神失常,身体不停的抖动、抽泣,每天在不停的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的刘淑华,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罚站、不让睡觉、夹手指、搓阴道、暴打、谩骂等等迫害,并遭受药物迫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2、冯淑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瘫痪后离世

冯淑娟,女,安丘市南流镇(零三年划归潍坊市坊子区)苏家村人。修炼法轮功前,遇车祸造成胯骨碰碎,靠拐杖行走。修炼后恢复健康,行动自如,能下地干活;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进京鸣冤,被安丘驻京恶警毒打的脸部都变了形、眼睛眯成一条线,家人被南流派出所恶警勒索五千元钱,身心遭到严重摧残,造成精神失常,后期瘫痪在床,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五十六岁。

3、高佑海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高佑海,男,残疾人,寿光市联盟化工集团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被恶警韩会月、刘安兴折磨的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离世,年四十六岁。

4、刘树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刘树红女士,寿光市化龙镇化龙桥村人,二零零一年三月,刘树红在家被绑架到化龙镇非法关押,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回家后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三十五岁。

5、于爱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于爱红,潍坊市潍城区杏埠镇法轮功学员,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间,于爱红被杏埠镇司法所所长王锦葵等人反复毒打、折磨致精神失常后,又被丧失人性的王锦葵带到派出所值班室用电棍子电得死去活来。其凄惨的叫声,令闻者无不心惊肉跳。

6、张爱芬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张爱芬,昌乐县五图镇人,二零零零年麦收后,昌乐县五图镇五图片的不法官员把大法弟子绑架到邱家河非法关押迫害。其中,张爱芬被副片长吕洪武等暴徒迫害致精神失常。

7、刘海燕被洗脑班迫害致精神失常

刘海燕,女,青州市口埠镇口埠南村人,修炼法轮功前,患脑血栓,全身动不了;自学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一身轻。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晚十点,刘海燕在家被青州七名恶警爬墙闯入家中绑架,被关在青州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后,又被劫持到青州市洗脑班,在洗脑班被刘荣友恶人迫害七天致精神失常。

8、聂传霞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聂传霞,女,三十多岁,高密市。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年底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往外跑,恶警强迫她吃了一种药,吃药后她日夜不停的唱歌。

9、赵风民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风民,男,安丘市南逯镇小营村。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10、陈加新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陈加新,男,安丘市郚山镇。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多岁的陈加新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11、唐修美被劳教所迫害致疯

唐修美,女,一九六五年出生,潍坊市坊子区郭家村。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夜,流离失所期间被绑架,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恶警迫害致疯,抓自己的大便吃。

12、赵华龙被村支书株连致疯

赵华龙,男,昌乐县乔官镇乔西村人,他的父亲赵延成(七十岁)修炼法轮功,赵华龙因此被村支书冯爱华株连致疯,已被送精神病院医。

13、李世洁派出所迫害致疯

李世洁,山东高密市,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在家被高密朝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高密市拘留所迫害,家人被勒索五万元钱后被放回家,回家后不长时间就精神恍惚,最后就精神失常了。李世洁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恶警还经常到他家恶意骚扰。二零零九年六月,李世洁已被家人送进胶州精神病院住院医治。

14、杨桂梅被洗脑班迫害的神智不清

杨桂梅,女,寿光市营里镇前南河村,2000年10月,被西关恶徒绑架,遭恶警刘树祥毒打和恶警小张的性侵犯。2009年12月,被劫持到寿光弹药库(私设的黑监狱)被迫害的神智不清。

四、酷刑致伤案例

1、孟宪正被劳教所恶警打聋一只耳朵

孟宪正,男,昌乐县红河镇南古疃村。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被昌乐朱汉镇警察绑架,被诬判七年,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被济南监狱迫害的下身溃烂,耳朵被打聋一只,精神受到极大伤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狱回到家中,看到房屋已破旧,得知妻子被逼流离失所、杳无音信,内心极度痛苦,为躲避当局的恶意骚扰,只好离家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一辆汽车从背后夺走了生命,年四十一岁。

2、传彦被监狱迫害伤

董传彦,男,一九四八年生,青州市谭坊镇半截楼村人,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被绑架,七月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监狱迫害致右肋骨折、一只脚严重萎缩,臀部烂了。

3、李法尧被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

李法尧,寿光市上口镇东北上口村人,身体健康,六十六岁,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劳,被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

4、高玉龙被乡政府官员酷刑致昏死多次

高玉龙,男,寿光市古城街道。2000年7月,被古城乡书记王俊文、岳重恩等恶徒绑架到乡政府驻地,白天被逼站在太阳底下暴晒,晚上遭毒打和电棍电击致使他昏死多次,拉一裤子都没有知觉,臀部上的皮、肉还不能合拢。

5、郭秀华被乡政府官员酷刑致昏死、腰骨断裂

郭秀华,女,寿光市侯镇仉家村,遭侯镇政府王森鹏、袁勋斌、李祥、马绍良、张国保、牟明胜、王建勋等恶人的酷刑折磨,两次被折磨的昏死,腰骨断裂,全身肌肉黑硬。

6、赵立明被劳教所酷刑致昏死休克

赵立明,寿光市,2000年6月,被邪恶人员被绑架到青岛驻京办事处(专门迫害进京上访的法轮功人员),遭到恶人毒打下身敏感部位、用拖鞋打脸近百次。2001年10月23日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被连续毒打6个小时后昏死休克,在劳教所医院没抢救过来,就拉到淄博148医院抢救。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