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药物迫害,人们会想起至极恐怖与邪恶的侵华日军的“731”部队,在东北进行的细菌战、毒气战、活体解剖、冷冻等实验。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六年以来,一直大面积的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以下是根据明慧网报道而整理的山东省潍坊市41位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遭药物迫害的案例。其中,28人被劫持到神病院关押迫害,13人被非法囚禁期间遭药物迫害。这仅是冰山一角。

一、基本情况

年度人数:

1999年下半年6人:杨伟东、徐冰、李秀芬、张红、周恩光、杨健美;
2000年22人:马艳芳、肖静森、张翠华、马延新、高洪杰、吴纪强、李义昌、李义明、宁秀英、殷德秀、刘海荣、桑秀莲、董丽美、付连华、葛兰凤、李建梅、徐金慧、梁素清、孙继华、聂传霞、郭雪莲、姜国波;
2001年4人:刘淑华、李玉平、王兴国、王钦;
2002年1人:刘清梅;
2004年4人:赵建设、张红、周国玲、王金香;
2005年1人:马桂珍;
2007年2人:闫爱芝、娄国云;
2009年1人:高桂臻、刘玉爱。

性别比例:女性31人,占76%,男性10人,占24%。

二、迫害案例

被精神病医院关押迫害的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达29人次。

以下是各精神病院医院非法关押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的人数:

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12人:李义昌、李义明、宁秀英、殷德秀、刘海荣、桑秀莲、董丽美、付连华、葛兰凤、李建梅、徐金慧、梁素清;
昌乐县精神病医院6人:徐冰、肖静森、吴纪强、张红、周国玲、杨健美;
潍坊第三人民医院(原昌乐县精神病院)2人:张翠华、马延新;
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3人:杨伟东、高洪杰、周恩光;
临朐县精神病院3人:张红、孙继华、刘玉爱;
诸城市精神病医院1人:马艳芳;
江苏省常州市监狱精神病医院1人:赵建设;
安丘市石碓镇医院1人:刘清梅。

杨伟东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明慧网2014年3月28日《精神病院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报道:在本报告调查的精神病院虐杀法轮功学员排行榜中山东省位列第一,其中又以潍坊市尤为严重。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杨伟东1999年12月被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现潍坊第三人民医院分院)迫害致死,是全国最早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杨伟东,男,五十四岁,正团级转业军官,曾任长沙要塞卫生所所长,九零年转业到潍坊市潍城区药检所。杨伟东在单位期间,对工作认真负责,老实忠厚,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杨伟东未修炼大法之前身体极其虚弱,身患严重心脏病、重气管炎,还有胆膜水等多种致命疾病,每天晚上都无法躺下入睡。修炼大法之后,这些疾病不治而愈。杨伟东多次和家人及功友表述说:“如未修炼大法生命早就该结束了,是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更指引了我一条真正的光明大道。”

1999年11月19日杨伟东进京为法轮功鸣冤,23日被潍城南关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城拘留所十五天,致杨伟东旧病复发,生命垂危。12月8日,其单位又将生命垂危的杨伟东直接关在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精神病科男病房,并派专职人员看管杨伟东,不许炼功。这时杨伟东已是肝腹水,下肢水肿,连康复医院的医生见状都吓得要命,曾对杨伟东的监管人员说:他全身衰竭,还不送他回家,没治了……但其单位根本无视这些,不准放人。医院看杨伟东已经不行了,就叫杨伟东的家人接他回家。五、六天之后,于1999年12月25日晚,杨伟东与世长辞。

杨伟东的儿子也在这所医院精神病科工作,而且杨伟东儿子的办公室正对着杨的病房,整天看着自己的父亲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杨的儿子因此成了嘲笑的对象。为此与杨伟东儿子相处数年准备结婚的女友也与杨伟东的儿子分手。

马艳芳被诸城市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马艳芳2000年6月被单位非法关进诸城市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打针、吃药,黄历8月在诸城市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马艳芳
马艳芳

马艳芳女士,山东省潍坊诸城市大仁和乡星石沟村人,诸城陶瓷厂职工。2000年四月,马艳芳步行进京为法轮功请愿,当时身上仅有十元钱。一路上风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饿了啃冷馒头,晚上累了就在路边的地里睡。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将满头长发剪掉卖了九元钱。就这样历尽艰辛,步行十七天走到北京请愿。在京被绑架送回单位后被继续关押,马艳芳不服,以绝食抗议,反被单位强制送去诸城市精神病医院。在医院,医务人员将她当精神病人治疗,强制打针吃药。关在精神病院两个多月后,即黄历8月,马艳芳被虐杀于精神病院,年33岁。

徐冰被昌乐精神病医院迫害

徐冰
徐冰

徐冰,女,山东潍坊市奎文区公安局户籍科警察。1999年9月进京上访回来后,被奎文公安局劫持到昌乐精神病医院(苏刚就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药物迫害八天,打一种麻痹、破坏中枢神经的针,几天后舌头僵硬,目光呆痴,行走困难。2000年12月20日晚,徐冰在青岛黄岛区贴不干胶被绑架,12月24日迫害致死,年33岁。

赵建设遭无锡监狱精神病院电针30多次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2003年6月在江苏无锡被中共绑架,诬判九年,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监狱迫害9年,为反抗迫害赵建设绝食绝水长达六年,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绑缚在床、不让睡觉、毒打、关进精神病院被电针、强灌损害神经药物、野蛮灌食等令人发指的酷刑……无度的摧残使赵建设多次濒临死亡边缘。

赵建设:我被关进无锡监狱后的第七天,即2004年正月初七,狱警正式上班的第一天,监狱教改科副科长王宏凯、七大队大队长张建忠、七大队一分队队长周易勇、医院医生詹平把我劫持到常州市监狱精神病院迫害。当天就被那里的于姓恶警指使精神病犯人用八根两米长的约束带把我紧紧的绑在铁床上长达16天16夜。

之后,又连续八天被紧紧的绑在铁床上,被恶医南姓主任、医生杜新昌(毒心肠)、女护士长等五名所谓的医护人员将两根十厘米长的电针插入我的双耳后根穴位30多次,加上强大的电流,使我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多次窒息,令我生不如死。恶医南主任就用毛巾堵住我的嘴,并说:“多电几次,我们不差这点电费。”

李秀芬被非法关进北京精神病院迫害

李秀芬女士,1957年出生,山东昌邑市石埠镇西金台东北村人。1999年10月12日,李修芬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北京十三处监狱,因不报姓名,遭十三处监狱七号办公室的七审警察酷刑迫害四十天。警察一天毒打她三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一次,用拳头打脸和前胸,被打得头晕目眩,什么事都不知道了,打在胸膛上令人窒息的憋闷,警察还用棍子疯狂地打她,一次最少十几棍子,直到棍子被打断,手被划出了血才住手;她的身体从屁股到膝盖处全是黑紫一片,回家后腿上的黑紫一年的时间才变过颜色来;被扒去外衣(只穿背心、短裤)在外面冷冻,昼夜被剥夺睡眠。其间,她被关进精神病院折磨了八天,被绑在床上,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打针、下电针;被逼打针后,心中的那份难受无法形容。

潍坊学院教师高洪杰被潍坊精神病医院迫害八十多天

高洪杰,男,1966年生,未婚,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安丘市景芝镇口埠村人,潍坊学院教师。1999年12月,高洪杰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非法关押十天,潍坊学院恶党委书记程清钧等人向他父亲勒索一万元。2000年5月14日,再次进京上访,被程清钧等人连续非法关押在学校半个月、奎文区拘留所半个月,

2000年6月16日又被强行劫持到潍坊市民政局下属的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迫害八十多天,吃住和四十多名精神病人在一起。高的父母、哥哥得知后,多次找程清钧要求放人。程清钧在医院检查高洪杰一切正常情况下仍拒绝放人。

2002年下半年,高洪杰被安丘市邪党的法院诬判十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

肖静森遭昌乐精神病院药物迫害

肖静森,男,1969年出生,寒亭区肖家营,潍坊市一建公司职工,2000年3月,步行进京鸣冤,十天后在北京信访局门口被绑架、劫回后,被单位软禁在他姐姐家,期间被书记滕忠斌骗取其家人信任后把肖静森劫持到昌乐精神病院迫害两个多月,每天被服用不明药物,有时强迫注射不明药剂,严重损害了身心健康,尤其损害了神经系统,被摧残的目光呆滞,嘴角流着口水,面部不能作出任何表情。寒亭区公安分局强迫其父替他写了“保证书”,精神病院又强迫其家人一次性交纳五千元所谓的“住院治疗费”,才被接回家。回家后,肖静森被迫害的数日不会自己吃饭,筷子都不会拿,用勺子吃饭时,往鼻子上放,都是母亲用勺子喂。

2000年10月,肖静森被劫持到昌乐劳教,非法劳教三年。

张翠华自述在精神病院的遭遇

2000年4月22日,我踏上了第三次进京上访的路途,在济南被绑架,然后单位的车带着我们沿高速路往回走,一下高速路公安人员就等在那里了,我被带到了齐城宾馆看管起来。第二天晚上来了四名公安审问我关于国际人权大会签字和我组织的一次法会的具体情况,我不说他们就打我耳光,揪我头发,用手铐拧我的手,用烟头烧我的屁股,用脚踢我的头。

4月25日上午,家人跟我说我因三次进京,一次组织法会最少要批我一年劳教,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躲躲了。单位和丈夫便把我送到了潍坊市第三人民医院三病区。在我进来的第三天又有一名学员因上访进来了,她刚从拘留所出来的第三天,就被家人送进来了,她叫马延新,是山东潍坊安丘金家庄人,52岁,老人以为到医院一检查很正常,医院就不会收她了,没想到医院为了挣钱把她留了下来。老人和我以绝食表示抗议,结果是老人和我被绑到了床上从鼻子下管子到胃里强行灌食,老人灌了四次,我被灌了三次。第一次灌完后,他们还绑着我,我要上厕所,护士也不让松绑,我恳请护士,我说等我上完厕所你们再绑还不行吗?他们说不行,让病号拿痰盂给我接小便。由于我的手和脚被绑在床上,小便全便在床上,护士也不给松绑,只好躺在床上。

马延新自修炼大法三年没吃过一粒药,在院十八天每天至少吃二十片药,刚来时老人因为绝食抗议打了二十瓶吊瓶,吃药吃得老人手脚不协调,舌头发干发硬,眼睛睁不开,大脑不记事。我也在这里吃药吃得手脚哆嗦心脏直跳,舌头根发硬发干,手脚不协调,晕晕沉沉不记事,我在医院里已经呆了36天了。

修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为什么要把正常人治成残废人,天理何在啊!药物对我身体的作用使我坐不住、站不住,晚上醒来好几次,头难受的厉害,睡不着觉,只好用头撞墙,以减少痛苦,当我告诉医生这些时,他们就给我加对抗药物。

吴纪强被昌乐精神病院野蛮摧残

吴纪强,男,30多岁,潍坊市财政局司机。2000年6月,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单位和公安局劫持到昌乐精神病院,被强行打针、灌药迫害一个月。在其家人多方要人下才把他接回家,这时的吴纪强已被迫害的两眼直勾勾、舌头根发硬,说话一字一顿,很少说话,基本不能进食,只能喝点稀的,站不住、坐不稳、极其瘦弱。同年7月,在他情绪尚未稳定,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时,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2000年7月,吴纪强被绑架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张红两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张红,女,约三十岁左右,临朐县临朐镇。1999年7月20日后,张红的父亲张玉泉(临朐县法院退休警察)亲自把张红送进临朐县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张红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和吃一些不明药物,致使出现痴呆、流口水等现象。从医院回家后,张红的丈夫一直逼她吃药。在此后的几年内,张红与当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接触、交流,身体有所好转。2004年秋天,张红不再吃所谓的精神病的药,被丈夫发现后把她劫持到昌乐县精神病院迫害二个月。回家后,张红出现身体哆嗦、流口水、不会走路。

周国玲被昌乐精神病院迫害致疯

周国玲,昌乐县卫生学校教师。明慧网2004年6月11日报道,周国玲第二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劫持到昌乐精神病院迫害,被恶人注射大量麻醉药物和一些不明药物,致使中枢神经遭到破坏。

2004年6月11日明慧网报道,昌乐县数名教师因坚信真善忍遭迫害,其中昌乐卫生学校青年教师周国玲,因为两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扣发工资,只给280元生活费,第二次被强行送入潍坊市精神病院,邪恶之徒给周国玲注射大量麻醉药物和一些不明药物,致使中枢神经遭到破坏,精神失常。

周恩光遭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药物迫害

周恩光,女,1954年出生,医师,潍坊市潍城区。1999年12月8日,被区卫生局党委书记徐健、区防疫站书记王立群、区防疫站站长刘诸斌(在住院文件上签的字)劫持到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精神病房迫害,遭到该院主治医生张学贤、栾建国,主管护士王主任迫害81天,被勒索六千多元。期间,周恩光的家人多次要求放人,无果后,家人被逼把周恩光接出医院。周恩光的爱人因此被徐健、王立群、刘诸斌劫持到潍城区康复医院精神非法关押迫害两天两夜,威胁他如不交出周恩光,就撤销他职务,开除他的公职。

杨健美被昌乐精神病院迫害

杨健美,女,1961年出生,潍坊市粮油储运公司职工。1999年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劫持到昌乐精神病医院(苏刚被害死的地方)迫害数日。

孙继华、刘玉爱被劫持到朐山精神病院迫害

孙继华,女,在临朐县自来水公司上班。2000年10月被非法关押在朐山精神病医院迫害15天,后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2000年11月27日,被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刘玉爱,女,潍坊临朐县。明慧网2009年9月22日报道,刘玉爱被她丈夫董京三(外贸冷藏厂)送到朐山精神病院迫害,后被折磨的出现呆痴症状。

刘淑华被劳教所药物迫害精神失常后离世

刘淑华
刘淑华

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车辋村刘淑华女士,三次被非法劳教,关进劳教所,遭药物迫害精神失常,于2013年1月25日含冤离世,这一天正好是她48岁生日。

2001年8月,刘淑华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北京的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进一个不知名的劳教所,劳教所的恶人把刘淑华的整个脑袋用胶带缠上,从耳朵里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再给她戴上沉重的脚镣和手铐,把她铐在床头上,不让睡觉,刘淑华的耳朵被迫害得变了形。直到2002年,刘淑华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耳朵才有点恢复,同时,她的精神开始时好时坏,发作时跟精神病患者完全一样。

2007年10月17日,刘淑华被周戈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刘淑华一直坚持修炼、不放弃,恶警长期用罚站、暴打、不让睡觉来折磨她;警察唆使吸毒犯姜丽霞(烟台人、22岁左右)毒打她,目的不得逞,姜丽霞就长期不让刘淑华上厕所大小便,被折磨致失禁,小便在自己衣裤内任其晾干,有一次被折磨的把大便解到监室的地上,姜丽霞就象疯一般逼迫刘吃下自己的大便。刘淑华被摧残的精神失常,身体不停的抖动、抽泣,每天在不停的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的刘淑华,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罚站、不让睡觉、夹手指、搓阴道、暴打、谩骂等等迫害,并遭受药物迫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刘清梅被山东女子监狱迫害精神失常后离世

山东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法轮功学员刘清梅女士,2003年被中共法院诬判12年,因高血压症监狱拒收;2008年被非法关入山东女子监狱,被扒光衣服,屡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压,肾病;2013年9月3日晚八点多在安丘市医院被迫害离世,年54岁。

刘清梅曾于2002年1月,被安丘市石碓派出所恶警韩文彬非法关进石碓镇医院,双手被铐在床两边,被强行打针、21个病人听见),用一块大木板狠命的毒打刘清梅的腿和臀部,都打成了紫黑色。她被打的很长时间不敢翻身、不敢动,身体极度虚弱,随时有生命危险。

王金香生前遭北京调遣处药物迫害

王金香
王金香

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王金香,2004年10月在北京家属楼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110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调遣处、团河医院、唐山女子劳教所,被多次强迫注射不明药物。

后来当她看到明慧网上法轮功学员被药物迫害的症状报道时,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症状反应符合遭药物迫害的反应。因为毒药在她身上的多种状态定期反应,王金香于2011年9月去世,年59岁

18岁的少女郭雪莲被北京新安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18岁的花季少女,天真烂漫,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使世界上的一切在她们眼里都充满着诗情画意,然而,郭雪莲,这名象雪莲花般纯洁无瑕的少女,却在18岁时横遭江氏集团爪牙的暴力摧残,从此精神失常…

2000年12月,山东18岁少女郭雪莲(潍坊昌邑市丈岭镇郭家上疃村人)在北京街头散发传单,告诉世人真相,被恶警抓到北京调遣处。在那里,雪莲惨遭非人的迫害,后被押送到北京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里,郭雪莲受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折磨。一次恶警把她扑倒在地,有的骑在她身上,有的扭着胳膊,将她暴打一顿。之后,人性全无的恶警赵磊(音)、白××等将她绑起来,使用4根电棍同时电她,致使她头顶有两处被电棍电破出血。恶警还曾强行给郭雪莲注射毒针(药名不详),并在她饭里放不知名的药……在劳教所短短几个月的暴力、药物等极度的身心摧残下,郭雪莲精神失常了。

从劳教所回家3年多,被摧残的精神失常的郭雪莲,经常乱跑乱跳,说话语无伦次;时常脱去衣服,一丝不挂;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连父母都打骂。3年多来,雪莲的父母陪着她度过了一千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母亲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全家人度日如年。知情的村邻都哀叹:好好的一个孩子被坏人糟蹋成这样,真是可怜哪!这是什么世道啊?!

马桂珍被王村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致瘫

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围子镇东丁村人马桂珍,女,1941年出生,2005年1月17日下午在家,被昌邑市“610”头子陈晓东与围子镇派出所一伙邪恶之徒,野蛮绑架到车上,直接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因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陈晓东就贿赂劳教所一千元现金后被劳教所收下。

马桂珍被关进劳教所后,从第四天起,每天被恶人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几天后手脚失去知觉,身体没力气,1月28日劳教所又把她劫持到医院,给她强制打针、打吊瓶迫害三天,这时马桂珍的下肢已经被迫害致瘫痪好几天了。劳教所恶警见马桂珍已经不能自理,1月31日通知她的家人带1000元来领人。当马桂珍的家人见到她时非常吃惊,无不放声痛哭!来时好好的,十多天的功夫就把一个健康人弄成下肢全部瘫痪,不能自理,真是惨无人道。

聂传霞被济南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2000年,30多岁的山东省高密市法轮功学员聂传霞被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恶警强迫吃了一种药,吃药后她日夜不停的唱歌、往外跑,当年年底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异常。

闫爱芝被王村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后思维如三岁小孩

闫爱芝,女,昌邑市卜庄镇大闫庄人,2007年11月,在家被该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遭劳教迫害。劳教所恶警暗地用药物摧残她。一次,恶警三天不给闫爱芝水喝,第四天恶警范乃风亲自提了一壶水对闫爱芝说:“不让喝水可不行”并说了一堆好话。闫爱芝自己倒了一碗范乃风提来的水,喝了后到晚上药物发作,她非常难受,出现理智不清,思维就象三岁的小孩,没有分辨能力。

姜国波被昌乐劳教所恶警朱伟乐强制注射毒针

山东省潍坊市委政法委副县级官员姜国波(男,1063年出生),五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2000年10月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同年12月17日上午,劳教所恶警朱伟乐领着所医姜××强行给姜国波输液。朱恶狠狠地冲姜国波说:“这针你打也得打,不打就用警绳把你绑起来打”。恶人强行向姜国波体内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不明药剂。这种药剂毒性奇大,在连续两天输液迫害后,姜国波出现了眼肿、肾痛、大脑思维混乱、疲困却睡不着觉等强烈的反应。

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暗地用药物摧残娄国云

娄国云,女,50多岁,家住安丘市劳动局家属院,2007年11月2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进山东王村女子劳教二所二大队遭迫害,被强迫洗脑后又清醒,公开向二大队副队长赵丽声明从新修炼法轮功。二大队长赵文辉就每天拿出摧毁中枢神经的毒药,让吸毒犯孙丹丹(东北人、21岁)、强豆豆把毒药掺进娄国云饭菜里,造成娄国云手脚发麻、行走困难、恶心、头晕、厌食,记忆力严重下降……出狱数月仍未完全恢复。

李玉平遭昌乐劳教所药物迫害

2001年9月30日,李玉平在寿光市羊口镇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有一次,恶医还强迫李玉平吃一种不知名的药片,本来李玉平就没有什么病,却非吃不可,不吃就打,恶人强逼往嘴里塞。吃的李玉平胃痛的很厉害,吐黄水,他实在受不了了,有几次偷偷地把药扔了,当恶人发现后,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硬逼着他吃,那时他胃疼得连饭也吃不下去。

王兴国失踪期间遭到药物摧残导致的失忆

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农民王兴国,2010年6月20日早上七点半左右,下了夜班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绑架,失踪了七、八天。6月28日上午,亲属接到通知,让到河滩民政所领人。他的哥哥从民政所把王兴国领回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发呆,脸色黑青,瘦了许多。问他什么,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在昌邑干活的这一段记忆全部丧失。被绑架前他一直很好,脸色白里透红,记性很好。

有一天,王兴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警察给我蒙上眼,给我打针来。”只见他头上(头囟部位)有两个针眼,发红,还疼。这分明是他在昌邑被抓期间,被恶警打了毒针。

原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遭药物迫害

原潍坊市潍城区国家税务局征收管理科科长高桂臻女士,2009年8月1日在流离失所期间,被潍坊奎文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到潍坊看守所,被女所所长彭云霞、恶警陈某绑在“死人床”、“十字架”上,对她野蛮灌食、注射不明药物,每次绑在十字架或死人床上,康恶警(女医生)都要给她注射四瓶不明药物或野蛮灌食,致使她长时间处于迷糊状态。

王钦被囚禁期间遭药物迫害

王钦,潍坊职专老师,2001年2月底,潍坊化纤厂副书记张志泉、劳动服务大队大队长张忠传、原党办主任孙广顺、付孝亮、工会主席郑恩泮等人发起在化纤厂办罪恶的洗脑班(洗脑班设在厂保卫处三楼)迫害本单位或外单位退休或在职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潍坊职专教师王钦被非法关押多日,被劫持到离化纤厂约二十里左右的一所私人医院注射过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厂医院院长李云平那时参与此迫害。

寿光市12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北洛精神病医院

2000年,寿光市12位法轮功学员李义昌、李义明、宁秀英,殷德秀、刘海荣、桑秀莲、付连华、董丽美、葛兰凤、李建梅、徐金慧、梁素清等被村、乡镇官员,非法劫持到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迫害三个月,并被北洛精神病院及乡镇政府巨额搜索。

部分直接责任单位:

1、山东潍坊市昌乐县精神病医院(苏刚就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地址:昌乐县城新昌路孤山后巷1号
2、潍坊第三人民医院(潍坊市精神卫生中心)就是原昌乐县精神病防治院
地址:昌乐县城新昌路孤山后巷1号
电话:0536-6222876传真:0536-6257113
院长葛茂宏
邪党书记张功法
3、寿光市北洛精神病院:
4、潍坊市第三人民医院分院(原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
地址:潍坊市东风西街839号
电话:0536-8555087 0536-8557799
邮箱:wfjsws.com
5、江苏省常州市监狱精神病院
6、诸城市精神病医院
7、临朐县精神病院
8、临朐县朐山精神病院
9、安丘市石碓镇医院
10、北京x精神病医院
11、北京团河医院
12、昌乐劳教所
13、山东女子监狱
14、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
15、济南女子劳教所
16、北京新安劳教所
17、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
18、潍坊市看守所
19、北京十三处监狱

部分直接责任人:

葛茂宏,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精神病院院长
张功法,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精神病院邪党党委书记
谷志勇,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
程清钧,潍坊学院恶党党委书记;
滕忠斌,潍坊市一建公司书记;
徐健,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卫生局党委书记;
王立群,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防疫站书记;
刘诸斌,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防疫站站长;
张学贤,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主治医;
栾建国,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科长;
王主任,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主治医主管护士;
张玉泉,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法院退休警察;
张红的丈夫,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临朐镇;
桑会东,山东省潍坊寿光市洛城乡张桥村邪党支书;
陈登,山东省潍坊寿光市洛城乡张桥村;
更××,山东省寿光市北洛精神病医院院长
付春英,山东省寿光市北洛精神病医院医生;
王丽,山东省寿光市北洛精神病医院医生;
杨丽萍,山东省寿光市北洛精神病医院护士;
杨丽萍,山东省寿光市北洛精神病医院护士;
元延文,山东省寿光市王望乡迫害法轮功人员
杨慧云,山东省寿光市交通局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政工科主任;
董京三,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外贸冷藏厂;
陈晓东,山东省昌邑市610头子;
朱伟乐,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劳教所恶警;
姜××,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劳教所医生;
赵丽,山东王村女子劳教二所二大队副队长;
赵文辉,山东王村女子劳教二所二大队;
范乃风,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
孙华,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
张志泉,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副书记;
张忠传,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劳动服务大队大队长;
孙广顺,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原党办主任;
付孝亮,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原党办主任;
郑恩泮,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工会主席;
李云平,山东省潍坊化纤厂医院院长;
康恶警,山东省潍坊市看守所医生;
彭云霞,山东省潍坊市看守所女所所长;
南××,常州监狱精神病主任;
杜新昌,常州监狱精神病医生;
张言光,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周戈庄派出所恶警;
刘旭,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周戈庄派出所恶警;
韩志东,山东省寿光市洛城镇司法所所长;
赵振洪。山东省寿光市洛城镇邪党党委副书记;
刘宗礼,山东省寿光市洛城镇派出所所长;
吴波,山东省寿光市洛城镇派出所恶警;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