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助理会计师李殿芹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沈阳市铁西区助理会计师李殿芹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六十五岁的李殿芹通过修炼法轮功,绝症痊愈。可是她却多次遭江泽民集团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她被关押在辽宁马三家子教养院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至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他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以下是李殿芹在诉状中自述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情况:

我是沈阳轧钢总厂的一名会计。我的丈夫年轻时在工作岗位上为救一个哑巴,被火车轧断了一条腿。为了照顾残疾的丈夫,我于一九七七年与他结婚,照顾起这个可怜而又善良的年轻人。丈夫的腿在治疗的时候留下了后遗症,在治疗过程中,光腿部手术就做过二十多次,最后得了白血病。苦难的家庭经历了十八年后,我的丈夫于一九九五年的四月离世。

我这时也得了不治之症,肝上长了比鸡蛋黄大的一个瘤子,肠子又慢性坏死,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疼痛折腾把我折磨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就在回光返照的那一天,女儿和姐姐扶着我出门溜达,在公园里遇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群体,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我的生命从那一刻得到了救度。

修炼法轮功后,在我同化“真、善、忍”的同时,思想和身体得到了净化,遇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我大病走了小病全无,身体变白变胖。认识我的人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李殿琴能活到今天就是一个奇迹。法轮功师父救了我,我得到了救度,延续来的生命还能为国家尽一点余力,孩子当时小,没给国家增加一点负担,并给国家节省了很多医药费。不管我们在那里都是一群道德更高尚的好人。做个好人何罪之有呢?

以下是李殿芹在诉状中自述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到辽宁省委上访,下午被抓到沈阳市体育馆场里面,我和一万多人被大巴车给拉走,送到很远很远也不知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是一个学校,把我们丢在那里,警察开始审问我们,有的是七十到八十多岁的老人。审问完就没人管了,丢在那么远的地方,我是自己一边走一边问,都快天亮了我才找到了家。

以后我们就没有安稳的日子了,不能踏实的工作,不是社区找就是派出所找,叫我不要炼法轮功,强逼转化。说江泽民下令了。我从此人身受到了威胁,每天都在恐怖中度日。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经常被居委会跟踪、谈话,经常被公安骚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八日我被沈阳市滑翔派出所绑架至沈阳市精神病院洗脑班,每天必须接受洗脑,人身自由被限制,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沈阳铁西区公安局相关人员闯入我的家中把我绑架到沈阳市滑翔派出所进行拷打,五个人轮番打我。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做好人的,你们不能这样,你们在执法犯法。其中一人说:什么“真、善、忍”,做好人,江泽民就不让你们炼了,你还不如打砸抢、不如破鞋烂袜呢。拽着我短头发猛往水泥地上磕,我的身体在抽搐,当时我鼻子眼睛都歪了,恶警叫我用两个脚尖蹲着,猛打我的脑袋,就现在我的脑袋还在晃。一直打到下半夜三点多钟,直到他们没有劲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至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日被绑架到沈阳市精神病院洗脑班,天天被洗脑,每天吃不饱,每天承受精神折磨。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在辽宁马三家子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被强迫转化,强制洗脑,强行转化进行精神洗脑,我身体被迫害的肝、肠子都出现病症,疼痛与折磨是我几近崩溃。

一次我去厕所倒在大便池子上昏了过去,他们上厕所发现了我,用板凳搪了个担架送医院抢救三天。醒来之后用警车给我拉到市里大医院检查。大夫说:这个人肝上有个大瘤子,她喜怒哀乐都不行,很容易破裂,破裂这个人就完了,全世界没有治疗的方法。

到了年底,区政法委来人对我说:你太顽固了,在这里呆着吧。在那种迫害和压力下,我的身体出现了很严重的反应,他们怕我死在里面担责任,就没来得及上面批准,就急忙我放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到的家中,他们就用社区人员监视我,过年我出门探亲,社区相关人员就向政法委和马三家子教养院汇报说我跑了,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麻烦。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我被绑架到沈阳市看守所,遭受普犯的辱骂等。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至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我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关押期间,恶警为达到“转化”目的把我关小黑屋,被普犯包夹、辱骂、殴打,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睡水泥地。杀人犯任意欺负、侮辱、折磨我。

当时我被迫害的肚子很大,大便不通,又不能弯腰,肝疼痛难忍,三九天很冷睡在水泥地上,屋里又不给暖气,冻得不行,渴了要口水也不给,恶徒还是骂我,有时我四、五天都没吃上一点饭。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放弃信仰。我经常被关禁闭,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受到了种种的人格侮辱和精神上的折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