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劳教、判刑 皮具厂总经理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广州市花都区狮岭圣迪露皮具厂总经理汤志衡,因为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警察绑架、关洗脑班,被非法劳教、判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汤志衡先生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则,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汤志衡先生在《刑事控告状》中的陈述摘要:

法轮大法令我终生受益

因高考的意外失手,对人生悲观绝望,再加上身上胃病,神经衰弱等疾病折磨令我生不如死,我苦苦思索人生意义,却不得其解。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就读广东肇庆西江大学期间,一次偶然机会我从同学手上借了一本《转法轮》。整整一个暑假我才看完一遍,我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震撼,特别书中所说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及生命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我明白这是一部叫人做好人、修心养性的好功法。

我曾经是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愤世嫉俗,固执而又高傲无比。修炼后我如大梦方醒般明白了人生许许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学会时时事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的原因,身边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平易近人而善良、热心。

说来也神奇,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身上所有疾病全不翼而飞,内心也变得平静无比,不再争名逐利,不再怨天尤人,然而我的学习成绩却又是最好的,年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身边及家庭的环境也变得非常溶洽。我学会了遇事先为别人着想,而不再是以我为中心。

现在在真、善、忍指导下,我更成为了一家皮具公司的总经理。法轮大法的神奇及威德令我终生受益。

法轮大法洪传于世,所到之处人心向善,无数事实证明法轮大法于国于家有百利而无一害。

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于广州花都看守所,仓头以所谓仓规七下,强迫我趴在墙,叫同仓的打手,高高跳起来用肘部猛击我后腰,导致我后腰很长一段时间没法直起来。同时强迫在高温下于仓外重事体力活动,在我出现中暑症状时仍不给我一丝一毫的休息,毫无人性而言。

二零零零年十月派出所片警以所长找去谈话为名把我骗去广州花都梯面戒毒所洗脑班,强迫看洗脑录像,一周后才放完。

二零零二年一月,我被非法关在广州花都梯面戒毒所,实施了三个月的非法监视居住。为了抵制非法关押及信仰无罪,我绝食抗议,被戒毒所狱医及四、五个犯人强行压在地上,用胶管直接从鼻子插入灌食,毫无人性而言。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二年四月,仅因有人报告我炼法轮功,我就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除了参加高强度劳动外,精神虐待,恐吓,长期罚站罚坐。为了“转化”我,曾四天四夜不允许我睡觉,每天被强迫写思想汇报。

二零零五年一月,警察在我住处搜出法轮功资料及电脑、打印机等,将我绑架、关押到广州白云区石井看守所。期间,即使在我绝食绝水十五天的情况下,也不停地对我进行精神折磨,所有同仓犯人都担心我会出现生命危险时,狱警却说:死了算自杀,不用管他,等他晕过去后我们再抢救。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再次遭受到狱警用胶管从鼻子插入野蛮灌食,并以送大西北、跪玻璃、放飞机等恐吓。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广东四会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我长期被四个夹控二十四小时监控,曾被强迫固定姿势坐小板凳,罚站、罚坐,不允许大小便,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每天被强迫写思想汇报,从事高强度劳动,不允许任何犯人跟我说话,对我进行隔离,同时用尽各种办法对我进行人格及精神侮辱。

十六年的迫害,十六年的血雨腥风,令中华蒙难,令法轮大法及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遭受不白之冤。我本人身心及家庭均受到重大的伤害,承受着巨大无名的苦难。然而这种迫害今天仍在继续,为了给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正名,为了千千万万仍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为了中华大地所有苍生,我必须站出来控告首恶。善恶有报是天理。因师尊教导我们应以救人行善为本,故此次只控告首恶江泽民,其他追随者应该立即停止继续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