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状中的人生故事(5)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当第一期“诉状中的人生故事”在明慧发表后,有大庆当地法轮功学员看后说:“哎呀,这样的故事那可太多了,哪个诉状里都能找出一、二、三来。”是呀,这样的故事真是太多了,接下来,我们就继续讲述大庆法轮功学员诉状中的人生故事。

1、不到两个月,以前的病都好了

我今年七十八周岁,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腿有关节炎,上班时骑自行车都不敢蹬脚蹬子,心脏也不好,胸部还常疼痛,精神也不正常,经常出现幻听幻想现象,还因血压低,住过大庆中医院。无论是哪种病,也无论是哪家医院,都没把我的病根治了。

我以前练过其它气功,招来了狐狸和黄鼠狼,这些附体经常在晚上变成大姑娘、小伙子的模样,来找我嬉戏打闹,弄得我整夜整夜睡不好觉,身体虚弱的不行,精神都要崩溃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两个月,附体就被师父给清理了,以前的病也都好了,我才知道啥叫无病一身轻。

2、修大法是一件超常的事儿,只要守住心性,象个修炼人一样,病刚一露头,就被师父给化解了

我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几个月的修炼中身体变化很大,胃病、低血压都好了;以前做阑尾炎和绝育手术时落下过后遗症,整个肚子硬梆梆,总是疼,肚子里有很多大包块,经常用消炎药也不见好,修炼后完全好了。我炼功,家人也受益,我丈夫的冠心病、高血压、胃病、肾功能不全也在不知不觉中好多了,而且我和儿媳妇的关系也好了,家庭和睦。

修大法是一件超常的事儿,只要守住心性,象个修炼人一样,病刚一露头,就被师父给化解了,我就举一个例子吧:一天,我正在做家务,突然感到眼前发黑、胸口疼痛难忍,大汗淋漓,就象心脏被揪出来一样,那滋味太难受了,无法形容,可是我没害怕,我知道我已经是修炼人了,我没事儿,结果,只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啥事也没有了,可家人却吓坏了,非要把我送医院,结果到医院一检查,我啥病也没有,一直到现在,我都七十多岁了,身体非常健康。

3、院领导认为我是最好的护士长

我母亲为了要儿子,结果生四个女儿,我就是这第四个,在母亲眼里我就是个多余的人,我从小就体弱乏力,别说干活,不干活都觉着累,上小学四年级时还因此休了两年学,当时家庭条件限制,也没去医院检查,就硬挺过来的,参加工作后体检,查出我肺部有明显的结核钙化灶,才知道自己那时患的是肺结核。出生背景加上自身身体状况,造成了我从小就内向老实、郁郁寡欢,就是成年后,面部表情也总是眉头紧锁,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无病一身轻,身体健康了,心理也健康了,越活越年轻,我内心充满了喜悦,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我变得乐观豁达,能宽容和理解别人,遇事先人后己。在家庭,我孝敬父母,关爱家人;在单位,当护士,连年被评为先进个人,担任内科护士长(后因去北京依法上访被撤职)期间,更是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把每年的优秀护士奖励名额都分配给了工作好的护士。那时医院经济效益好,奖品非常优厚,有各种高档锅、被子、凉席等,我和丈夫的老家都在外乡,我们几乎是白手起家,生活条件非常简朴,医院发的这些东西对我们家来说真是需要,而我没有因为自己需要就贪占奖励名额,自家所需都是自己花钱买的。在一次护士节表彰大会上,院领导忽然发现了优秀护士里边没有我,很是诧异,便临时决定给我颁发了一份“伯乐奖”; 后来,妇产科闹矛盾,为化解那里的矛盾,单位把我调到了妇产科,院领导认为我是最好的护士长。

4、天天念法轮大法好,丈夫的高血压、高血脂好了,儿媳妇的子宫囊肿好了,孙女的脚底大疙瘩也好了

修炼前,我没过过三天好日子,身体上有病,患有高血压、妇科病、咽喉炎、神经痛等,心理上也有病,表面看着性格内向,其实妒嫉心很强,看不得别人好,丈夫又整天抽烟、喝酒、打麻将,我感觉哪都不顺眼。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间病全都没了,感觉轻飘飘的。性格也开朗了,知道遇事找自己的缺点和毛病了,全家人都相信大法好,并支持我修炼。

我丈夫患有高血压、高血脂,他不修炼,没毅力,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一粒药没吃,病也好了。

我儿媳妇在医院检查出患了子宫囊肿,她也不修炼,就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没有治疗,囊肿就自己消失了。

我的孙女,脚心长了一个大紫疙瘩,从脚心一直长到大腿根,又疼又痒,她坚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天就好了。

5、大法使我家从“地狱”走向“天堂”

我母亲从小身体就不好,结婚后又患上了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颈椎骨质增生、风湿病,以及气管炎等疾病,尤其是气管炎很严重,连洗衣粉的味道都不能闻,每年都复发,吃药、打针、住医院,遭的罪苦不堪言,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都无济于事;父亲患有严重的乙肝,还有胃病,连米饭都不能吃,一吃米饭就呕吐不止,年纪轻轻脸就蜡黄的。不仅如此,父亲脾气还不好,经常和母亲为一些琐事吵架,还几次闹离婚,我们家就象生活在地狱里。

在母亲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她的同事告诉她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母亲想试试。

每天早上我跟母亲早起,到一所学校操场晨炼,炼法轮功第一至四套功法,炼完功我和母亲就各自上学、上班去。母亲炼功一个多月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正的无病一身轻,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奇迹,我们都被大法的神奇震撼了。

父亲看到母亲整个人都变了,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戒掉了烟酒,米饭能正常吃了,还走路生风;心性也提高了,知道遇事找自己的不足了。

我们一家三口都感谢李洪志师父,感谢大法给了我们健康的身心,给了我们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庭,让我们从“地狱”走向了“天堂”。

6、那时我发自内心的感慨——大法很超常,师父太好了

我妻子和女儿是在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妻子性格很内向,身体状况也极差,家务活都干不了。自从得法后,她变的性格开朗了,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什么活都能干了,就连五十斤一袋的大米都能扛上楼;女儿得法时才十岁,得法前体质很弱,三天两头感冒发烧,而且还得过肺炎、痢疾、急性阑尾炎,得法后身体越来越好,再没吃过药。

我长期在野外工作,吃、住都在野外,工作时间不固定,常常是过了开饭时间还没收工,因此经常吃凉饭,甚至吃不上饭,身体越来越差,患有肝病、胃病和腰肌劳损,不得不长期吃药,一米七的个头体重只有五十五公斤。

妻子和女儿的变化对我触动很大,二零零一年,我也开始跟她们一起学法,并学会了五套功法,不知不觉间,我的病全好了,此后再没吃过一粒药,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那时我发自内心的感慨——大法很超常,师父太好了。

7、起床都得连拉带拽的我,疾病不翼而飞,暴脾气也不见了

一九九四年,我姐姐因重病在大连疗养,一天,有个人跟姐姐说李洪志老师要在大连传功讲法,希望姐姐能去听课,几经周折,姐姐终于参加了李老师在大连的讲法班,那是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我作为陪护也有幸参加了该次讲法班,并自此走入了修炼。

修炼之前,我有严重的妇科病、关节炎、脑神经病、梦魇症、虽经过药物和针灸等多种方法治疗,效果不大。我还有严重的腰腿病,每当发病时,躺在床上动弹不了,自己不能翻身,起床都得要人连拉带拽,修炼后,这些缠绕我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了,我的内心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暴脾气不见了,说话不那么刻薄了,对人也有更大的善心了。

8、都说肝炎不能根治,但我炼功就炼好了

一九九七年,我由于患了肝炎病,住院三个多月,花费两万多元,九月初,刚讲了七天课,由于转氨酶升高,又两次住进了医院,又花费一万多元,院方说这病不能根治。

住院期间,家务活不得不由丈夫全部承担,时间一长,丈夫就开始怨声载道,我也不愿意成为家里的负担,但是没有办法,只能默默流泪,几次想到自杀,但想想年仅四岁的女儿会没有了妈妈,最终放弃了。

一九九七年十月,在万般无奈下,经人介绍,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炼起了法轮功,真是没想到,身体迅速恢复健康,不但不再是家里的负担,还包揽了全部家务活儿,整个人变得越来越开朗、包容、平和,丈夫很是开心,非常支持我炼功,家庭生活变得幸福温馨,至今我未曾吃过一粒药,没因病请过一天假,都说肝炎不能根治,但我修炼法轮功就炼好了。

9、我不但身体好了,更主要的是我的心变好了,大法化解了我对婆婆的怨恨

修炼前,我患有眼病,眼球凸出并斜视、严重的胃病、胆结石、关节炎、风湿病、盆腔炎、腰腿疼、全身关节疼痛等多种疾病,被病折磨的我真是痛不欲生,多方治疗也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重。

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真是无病一身轻。我修炼十九年了,没吃过一粒药,为国家、为家庭节省了一笔可观的医药费。

我不但身体好了,更主要的是我的心变好了,大法化解了我对婆婆的怨恨。我刚结婚没几天时,因家庭琐事,婆婆对我连打带骂,我自此对婆婆产生了怨恨,学大法后,我不再怨恨婆婆,和婆婆关系非常融洽,整个家庭也幸福和睦。婆婆后来瘫痪在床不能自理,有时大便拉在床上或裤子里,满屋都是腥臭味,我从不嫌脏,亲手一把一把洗净,因婆婆舌头不好使,得躺着喂饭,嘴里的痰吐不出来,我就用手指往出抠,我毫无怨言的照顾婆婆。这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让我知道了做什么事都要为别人着想;在单位也是一样,我工作兢兢业业,与世无争,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法轮功被迫害前,单位就有领导闲谈间对同事说:“以后你们都炼法轮功吧,象×××那样,我就不用操心了。”

10、我变的轻松了,我没有了为家庭的多付出和工作上得失不平而吃不好、睡不着的痛苦了

我得大法前,是个个性很强的人,争强好胜,在单位,凡事不甘落后;在家里,不会料理家务,常因家务事和丈夫吵嘴,甚至动手,与婆婆和小姑子关系闹得也很紧张,虽身无大病,却活得很累也很苦,整天身心疲惫、有气无力,上三层楼都累得不行。

一九九六年四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没多久,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楼不累了,还走路生风;在家里,主动照管孩子、包揽家务,不再与丈夫吵嘴打仗,也知道体谅丈夫整日工作的艰辛,与婆婆,小姑子的怨恨,斗气全化解了。

半年后,婆婆由于病痛的折磨也走入了修炼,我把婆婆接到自己家里,她炼功第四天就无病一身轻,婆婆说原来住一楼,从外边走进屋都喘,可现在上六楼学法炼功没感觉累。婆婆原来一个大字不识,三次扫盲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学法不长时间,《转法轮》能自己读,后来还把《转法轮》开篇的<论语>背下来了,小姑子惊讶的说:“真是奇迹呀。”

在单位,我一改以往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的霸气,不再自以为是,能无怨无恨,踏踏实实的尽心工作,奖金不计较了,评先进也不放在心上了,还把以前拿到家的公物送回了单位,收家长的礼品也退还给了家长,有家长从不理解我修炼到也走入修炼,领导曾惊讶的看着我说:“你变了。”是呀,我变了,用我小姑子的话讲:“嫂子,你是脱胎换骨的变呀。”我变的轻松了,我没有了为家庭的多付出和工作上得失不平而吃不好、睡不着的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