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岁母亲赛过年轻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今年三月的一天,艳阳高照,旅游胜地都江堰游人如织,与青城山遥相对应的灵岩寺陡峭的山路上,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步履轻盈地攀跋在八百米高的山崖石梯上。

后面跟着一群中、青、少年龄不等的几辈儿孙们。有的远远的掉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往上攀爬,十多岁的外孙女对几个弟妹说:快!我们去追赶外婆。几个青少年一鼓作气地爬到了老人的前面,脚累了赶快歇息歇息,一会儿,老人不知疲劳地又攀爬在“队伍”的前面。(前年,她还陪同远道而来的表弟媳夫妇攀爬上了一千六百米高的青城山顶。)

过往的游人用好奇、羡慕的眼光看着老人。看着母亲象年轻人一样矫健的身影,谁能想到十七年前的母亲竟是一个满身病痛、走路打颤、风烛残年的病秧子。

母亲今年八十二岁了,从小家境贫苦,无钱读书,目不识丁,从八岁开始帮人搓棉花,后来织布,五八年下放农村务农,一生劳苦(拉扯大了六个儿女),满身是病:低血压、严重血小板减少、咳累病使其常年吃药不断,尤其是三十多岁就开始得的胃病长期折磨着她,有时痛得死去活来,靠打吗啡止痛。一九九八年十月,她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此,每天坚持和功友们一起学法炼功,并严格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短短几个月,所有疾病一扫而光。更不可思议的是修炼仅三个月,目不识丁的母亲就能通读三百多页的《转法轮》,甚至不戴老花镜也能读。

母亲识字的过程还真神奇:母亲走入修炼后,看着别人看书学法,自己不识字,心里很着急,于是,她对着师父法像虔诚地说:“师父啊,别人都能看书学法,我不识字怎么办呢?请您帮帮我吧!”此后,她炼功打坐时,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中的字就一排排的显现在眼前。参加学法小组时跟着同修们一起读大法。不知不觉中,就能把《转法轮》的字认下来了,现在她能通读师父的所有大法经书和《明慧周刊》。

母亲学法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她对我说:走路轻飘飘的,好像要飘起来似的。邻居说:你妈走路好像在跑。十七年来她从未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次针,给儿女们减轻了不少经济负担。过去儿女们扶着她走路,炼功后她帮儿女们带孩子,背着外孙女去买菜、煮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儿女们都喜欢要母亲来家住。

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母亲为了让世人不受毒害,逢人就说“大法好”。无论严寒酷暑,母亲经常不辞辛苦与同修坐公交车到乡场送福音。回山区老家,几次与同修步行七八十里路去农村讲真相,背着一大包资料从早晨六点过出发,或穿山越岭,或走田间小道,逢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没有人就把资料放在田间地头,直到把资料发完回家已是晚上八、九点钟。

在讲真相时曾两次在异地被恶人诬告绑架到派出所、国保大队,她用修炼人的慈悲善念和在大法中受益的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服了警察,警察们说:“好就在家炼吧,不要出来到处讲”!她对警察说:“师父叫我们修‘真善忍’,我们不出来讲,你们受邪党蒙骗,天灭中共时不为它陪葬吗?快退党团队保平安吧! ”警察们均当天就叫儿女把其接回了家。

看着母亲的巨大变化,亲友、邻居有七人都先后走上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我这个在政法系统工作了二十多年、被无神论毒害颇深的人也有幸成为了法轮大法弟子。家族中四十多人全都退出了中共邪党、团、队组织,受益大法:有的糖尿病、心脏病、咽喉炎、胃出血等疾病通过诚念“法轮大法好”得到了康复;三位年轻的大学生找到了满意的工作;上班族提职加薪工作顺;学生们成绩优异同学羡。

看着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母亲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