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能走路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98年开始修炼的,今年78岁。得法前,我有心脏病、脂肪肝、眩晕症、胃息肉、关节炎、食道炎、皮肤过敏、失眠、半脸麻木,眼睛看不了电视、流泪等多种疾病,学法炼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这些病都没有了。

2014年刚过完小年的一天晚上,我在过横道时,来了一辆吉普车,把我和家人都撞倒了,当时我不省人事。救护车把我们送進医院,我明白过来后,第一念就求师父救我,坚信大法,把医院开的药给了对床的病人,医生让我打针我也没打。医生跟我家人说:头部出了很多血,右腿也动不了。

三天后,儿子给我转入大医院,说我是脑出血,头骨骨裂、膝关节平台骨骨折,当时脸两侧到肩皮下组织严重充血,医生建议先做膝部手术。儿子对我说:你头部的血包要不好,头部也得手术。当时我一点也没动心。

第二天早上,护士来给我打点滴,当时我想:医院的针治不了我的伤。打的治啥的针我也没问,打了三次,找血管不顺利。我悟到:我是修炼的人,不能打针了。立即告诉护士,我不打了。医生来不高兴的说我,你不打针为啥不对医生说,我也没动心。后来儿子来看我说:给你打的那针都是治脑伤的,药很贵,是好药,我还是没动心。我对儿子说,我的腿你没强迫我做手术,我得谢谢你。他说问过医生,说手术不手术走路都得瘸,就没让手术。我后来悟到是当时正念强闯了过来。

我每天就是听师父讲法录音,师父点化我向内找,我找到自己有怕心、争斗心等,与家人同修还有间隔心。

家人同修提醒我,让我抓紧时间炼功,我问我躺着炼功行吗?她说行。一天,我梦见我住的床起来了,我也跟着床坐起来了,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能坐起来了,从此就坐着听法炼功。当时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手直哆嗦,满头大汗,每天坚持炼二遍。我几次要出院,医生说必须到一个月检查照X光片看结果。神奇的是受伤部位从来没疼过,头部逐渐消肿,充血也没了,只有脚面发紫,腿部肿的很粗。医生问我腿疼不,我说不疼,医生以为我没说实话,但我说的是真的,后来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病房里其他的患者和后来看我的朋友都说骨折没有不疼的。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为弟子承受,写到这我心里很难过,眼含泪水,我真是对不起师父。

有一次,我梦到自己能走路了,悟到这是师父告诉我能自己走了,学法的外孙子也梦到我自己能走路了。我现在悟到是师父慈悲,怕我悟不到,借大法小弟子的嘴点化我。

在医院期间,没见过面的同修都来看我,帮我发正念,让我多学法、正念足,送食品,安慰我,加持我的正念。每天我都求师父加持,同一病房里别人盖棉被、毛毯,我热得被单盖不了。

我想我活着就是为救人,该救的人还没救呢。于是我就再一次要求出院,拍X光片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好了,能走了,可以出院了。到家立即拿掉腿上打的石膏,第二天就开始站着炼功,每次炼功时都请师父加持,炼法轮周天法时,往下蹲很吃力,但自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能行!

几天后,我就能按正确姿势炼功了,能蹲下了!在同修的帮助下,一起学法发正念。学法时,自己控制不住总想哭,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与同修切磋时,说我应该把自己当成正常人,我就力所能及的做点家务活,做饭、洗碗,在家里大厅来回走恢复行走功能,有怕摔的想法就想师父在我身边,摔不了!念: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脚腿都肿着,原来穿38号鞋,肿着得穿41号鞋,我没当回事,知道是假相。

在师父的呵护,同修的帮助下,我也能出去救人了,在住院时我也没忘了讲真相。讲真相时,关心的人都告诉我慢走,我心想:我都能跑了,还用慢走吗?腿也没瘸,大脑也没有后遗症,只是脑伤的部位,留下个小坑。我体悟到离开师父一步也修不了!

写到这,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痛哭,对不起师父,师父为救众生吃了那么多苦,后悔自己过去遇事没在法上,痛悔自己修炼的路上没能救度更多的生命,我也为那些得法没坚修的生命惋惜!

按照交通肇事处理意见,保险公司承担大部份医疗费用,还可以评残,我根本不想评残,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残。保险公司的业务员看到我的诊断书说,你可想好了,评上残能多得1万多元钱!我坚决没评,不该拿的钱我一分也不要。

通过这场事故,我都是一路坚信师父、坚信法,结果说明大法是神奇的,希望我们老年同修遇事都在法上就什么困难也挡不住。

通过学法从心里认识到,我活在人间就是为了跟师父修炼救人,知道是为法来的就什么都能放得下,什么苦都能吃。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