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八村的乡亲为何都知道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说起我现在的声望,还得从我多病的身体说起。

药篓子获新生

由于婆婆过早的去世,我生下三个孩子月子里没人照料,身体受凉,肚里长出三块砖头大的东西,农村人叫寒疙瘩。每天在肚里上下翻滚,疼痛难忍,经常咳嗽不停,中草药成包成袋的往家取。熬的草药汤还得趁热喝,稍一凉喝下去,腹痛的在床上打滚,还会引起腹泻。中药服的多了,胃经常剧痛,疼起来如刀子割一般。后来关节经常痛,走路十分困难,走不一会就得蹲下歇歇,站起来得手按着地才能站起。后来,肚里长出许多象鸡蛋大小的肿瘤,家人让医生做手术,医生说不能手术,一做手术命很难保住。后来又患上了风湿病,每年春天草芽一发,头上痒的挠不下。本来身体就弱,饮食上还得忌嘴,只能吃点清汤面条,有时用个菜叶下锅,吃后腹内就会剧痛。

疾病的折磨,使我骨瘦如柴,脸色蜡黄。丈夫四处求医问药,附近的大小医院去了个遍,为给我看病弄得倾家荡产,别人问起我的病情,他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丈夫看我病情非常严重,就先炒一袋花生送给县人民医院一位技术比较高的医生,然后找他给我看病。由于我身体极度虚弱,去的路上怕有生命危险,就叫我先在村医疗所挂几瓶吊针再去。在村医疗室,医生在我身上扎了许多处也没扎住血管,连吊针都没法挂了。医生说:“算了,实在扎不上,你炼法轮功吧。你听录音机里的炼功音乐,是前边这一家正在炼功。听说这个功效果很不错。”当天下午,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到这个街坊家去了。

说起来真是神奇,大概炼了有二十天左右,我的身体一天天日渐好转,全身轻松,病状很快消失,精神焕发,身体一天比一天胖,简直幸福极了,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愉悦无法言表,十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一家人万分感激李洪志师父的救度之恩,非常支持我修炼法轮功。

公公夸俺是好媳妇

二零零四年,公公突然得病,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我想:公公有病了,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于是,我主动承担起照料公公的事。每天去给公公做合口的饭菜,端到床边。公公大小便解到床上,我一点也不嫌弃给他擦洗。公公非常不好意思,很难为情。我说:“大(方言,爸),我学大法了,李老师叫俺做个好人,看你病成这样,我不忍心让你受罪,我会把你照顾好的。”我把公公换下的脏衣服、脏垫布每次都洗的干干净净。说实话,若不是我学了法轮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我也做不到这样。有一次,婆妹来瞧他大,倚着门框不进屋,看着换下来的脏衣服、垫布,连手都不愿意伸。我一直把公公陪护到临终。公公生前逢人就说:“俺媳妇真孝顺,比自己亲闺女都待我好。”

以前我患病,时间长,又是个少见的怪病,整天象个活死人,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我。一修炼病就好了,在当地引起的反响可想而知。

中共迫害法轮功,乡亲们都知道我修炼前后的情况,所以很多村民根本就不相信中共的诬陷。我对公公悉心照顾,在当地的影响也非常大。现在的农村,不孝敬父母的太多了,哪有象我这样对待公公的!其它村有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俺村最好的媳妇。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见到我都很尊重。大家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都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