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师父管我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我在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检查出患乳腺癌,在十天内做了二次手术,术后进行六次化疗和二十五次放疗,然后就进入将要长达十年的防止乳腺癌复发的治疗期: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吃一粒药(四十五元/粒);每过二十八天要住院往肚皮上打一针(每针二千二百三十元)。沉重的医疗费用让我难以承担,打针吃药也带来了副作用:膝关节、手指关节疼痛不已。

自生病后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得乳腺癌、我为什么活着、如何生活下去等等问题。我丈夫修炼法轮功。我在他和修炼大法的邻居的引导下,先看了《绝处逢生》这本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看了《九评共产党》和《我们告诉未来》等录像。二零一四年九月,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师父管我了

我修炼大法不到一个月,从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至十月六日,我连续消业两次,消业虽然辛苦,但是我非常的兴奋与激动,因为我知道师父管我了。十月九日我起床时感觉关节不痛了(以前每天清晨起床前因关节疼痛,我需要活动一阵才能起床),此后爬楼梯关节也不痛,我马上与丈夫分享我的感觉,开心极了,此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精神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单位的同事见我都说我气色很好。

因在决定修炼大法前我就预约了住院时间(每月住院打肚皮针,需要预先订购药品),快到住院时间的几天里,我十分犹豫:我修炼大法了,没病了不需住院,可是不如约住院,医生会因为我而扣奖金的,若我住院,师父会不会不要我了?最后我决定如约住院,然后把药品领回家寄给以前的病友用。

住院当天,医护人员按照规定给我抽血进行例行检查,平时一针就行,这次换两个护士都不行,换护士长来了也不行,我脑海里猛然出现师父讲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1]我立即在心中默默地跟师尊讲:我坚修大法,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来看病的,只是来完成以前的约定而已。刚跟师尊念叨完毕,护士长就把血给抽出来了。

求救师父化险为夷

七月二十日,我到贵州山区儿媳外婆家做客,我带了三张神韵光碟和三张翻墙软件及几张不干贴,准备在讲真相时用,因亲戚家地处贵州山区,村民们都没有电脑,我在给一位大学生讲真相时送了一张神韵光碟和一张翻墙软件给他,剩余的就仍放在行李包内。

二十三日,我坐飞机返回家。在过安检时被一个安检人员拦住,问我是否带有其它物品,一个安检人员对着电脑屏幕指指点点的,我答道没有。他又问我:你有没有带书本一类的东西?此时我才惊觉起来,想起我在一本英语书中夹放了光碟和不干贴。我马上就开始发慌,腿发软。

安检人员要我把行李包中的物品逐一拿出来检查。我一边慢慢地拿出行李包中的物品,脑袋一边飞快在转,想如果发现包中光碟把我抓起来,一家老小可怎么办?此时,“正念正行”四个字在我脑海出现,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安检人员背后的黑手烂鬼,清除候机场中迫害大法的邪恶。

紧跟着我又想起平时在随身听里听到的同修心得交流中讲在危险时刻喊师父的例子,马上就在心中喊:师父,请师父救我。一喊完,原来在电脑屏幕前指指点点的安检人员就对我说:没事,你可以去候机室了。我心里不停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地回到家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