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大法神奇 亲人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六岁。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疯狂镇压,我被当地列为重点,曾先后五次被绑架、判刑、劳教。刚从监狱出来八个月,于二零零四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正准备与另一名同修挂条幅,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市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

一、在马三家遭迫害 命在旦夕

一次劳教所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起集体洗脑,我不配合,不喊报告不做操,到后来不挂牌不穿囚服。她们三次将我推进会议室都被我用力闯了出来,一名犹大上前打我,我想不能让她助纣为虐,继续造业。便一把将她推开。这下那个警察气得恼羞成怒,大声喊:“把她弄到队办去。”刚一进屋,从后面上来两个警察对我劈头盖脸一阵毒打,我站在那丝毫未动,也不觉得怎么疼。我心想有师父保护我呢。警察做笔录,问:“叫什么名字?”“大法弟子。”“多大年龄了?”“六十四。” (其实四十六)“家住哪?”“宇宙。”“现住哪?”“正在邪恶的黑窝里遭迫害呢。”“你简直都要把人活活气死了。”我说:“你们都要被水淹死了,大法弟子给你们讲真相是在救你,而你们却要把这些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强制转化,酷刑迫害。古有伍子胥过昭关,一夜鬓发皆白。我没进来之前,人们都说我象三十多岁,到这里被迫害的一夜之间满头白发,说七十岁也有人信,你们非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良心何在?”警察不由分说将我再次关进小号。我曾三次被送进小号遭受酷刑迫害。

直到2005年4月27日,天还未亮,她们把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我由四个人抬到一辆面包车里送回了家。因当时我在沈阳医院被抢救一天,检查出体内长了两个直径十二厘米的大肿瘤,在大肿瘤上又长了三个直径六厘米的小肿瘤,舌头根底下都是米粒大的疙瘩,肚子胀得像要临产的孕妇,还有心肌严重缺血。

回家的路上,毒打我的邪恶警察边开车边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说:“回家跟你哥、姐好好说说把你留下,你已经这样了,也不能把你拉回来,教养院也不能留你。”他是怕我死在车里。

到了村口,队长说快起来到家了。我吃力地坐了起来,一眼看见二姐骑车往回走,这时二姐也看见了我,又跟车回来了,我哥大声质问片警与马三家的人,“你们说抓人就抓人,人被你们迫害的不行了,想送回来就送回来,你们说她肚子里的瘤子是九年前长的,那你们当初是怎么体检合格的?”几个人被问得闭口无言。最后对他们说:“你们必须把人拉回去,我要和你们打官司,控告你们。”外甥女上车就给我照相,队长吓得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你这是啥意思?”答:“啥也不啥意思,看我老姨啥样了,”又把他们的车牌号照了下来,对邪恶起到了极大地震慑作用。

我从车上下来,大队长出来对我说:“你哥不留你,你还得跟我们回去。”我立即对她说:“我被你们迫害的九死一生,今天终于逃出这座人间地狱,绝不可能跟你们回去,一切有我师父为弟子做主。”于是大声喊道;“师父,这一方有一个大法弟子都是这一方百姓的福分,绝不可能没有弟子的容身之地。”随后二姐把我接到她们家。

第二天我帮二姐洗了一大堆衣服,又拎了一缸水,姐夫一下惊呆了,激动地连说:“老妹子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马三家就差来死信儿了,电话都打爆了,让去接人,你哥把坟地都找好了。”我笑着对姐夫说:“大法就这么神奇。”姐夫是大夫,非常相信他认为的科学,眼前的一幕使他彻底地转变了观念,从此非常相信和支持大法。

二、放下生死,师尊救了我

第三天一大早,同修就把我接走了。慈悲的师父把我安排在一位非常精進的协调同修身边,我俩风雨同舟六年,该同修已去了海外,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我刚从邪恶的黑窝里出来时,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双耳失聪,记忆力减退,拿东忘西。学法时眼皮似乎有千斤重,睁不开,发正念倒掌,腰挺不起来,怕心很重,月经长期不走,双腿浮肿,手指甲盖有一半是翘起来的,煞白,上楼得歇几歇,虽然这样,每天照常讲真相,劝三退、从不忘救人。

一次给一位老中医大夫讲真相,这位大姨很关切的对我说:“外女啊,你也就剩三、四克血了,回家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我丝毫不被她的话带动,仍笑呵呵的跟她讲真相,并请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姨连说:“谢谢。”那天早晨炼动功头顶抱轮时,突然胸闷气短,恶心头晕,便一头趴到床上失去知觉,直到十一点多钟才苏醒过来。同修一直立掌发正念,这时又把煮好的鸡蛋拿过来叫我吃,当我伸手去取羹匙时竟无力的掉在桌上。心想:“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随即拿起羹匙吃完了鸡蛋。同修说:“一会打电话请假,今天别去上班了。”我说:“去。”说完骑上自行车上班去了。

一次,整体配合到市法院发正念,营救被非法开庭的同修,在强大正念的作用下,开庭不了了之。同修又被送回到看守所,这时同修对我说:“你走路都打晃了。”我那时体重由一百斤降到了八十斤。不能吃东西,喝口水都肚子疼,脸上灰突突的,看上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那时同修们都在帮我发正念。

一天上午,几位同修找我交流要正念闯关,临走时同修说:“你把这小块西瓜吃了,啥事没有。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这点事儿算啥?转变观念。”于是我吃完西瓜就骑车回家了,已经是下午一点,正准备学法,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笼罩全身,痛的五脏六腑都要挪位了,我立即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彻底解体迫害自己身体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的生命与因素,不论弟子有什么执着和漏,一切都有师父管,都会在法中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参与,邪恶更不配考验。就这样不停地发正念,邪恶这次是想下死手来取命毁掉自己,这场剧痛来的突然又凶猛,但物极必反,发正念手掌和腰立得笔直。对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就是要全盘否定。不长时间就失去了知觉。当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了,还是发正念的姿势,疼痛已经全部消失,心里一下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承担了这一切。弟子在这里跪拜恩师。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三、见证大法在我身上的奇迹,亲人走入大法修炼

2009年春,我在一家熟食店卖熟食,利用顾客买货的机会给有缘人讲真相,送护身符。不料被恶人构陷,再次遭绑架。

他们把我拉到市公安医院体检时就听一名警察惊讶的大声喊道:哎呀,两个巨大的瘤子,19.9厘米,小肠都挤变形了,胆都挤错位了!即使这样,邪恶仍残忍的将我关进市看守所。当天我就绝食反迫害。心里只有一念,必须闯出去,这里绝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便不停地背法发正念,向内找,直到第三天晚上,师父让我从天目中看到(关着修的),另外空间邪恶纷纷解体,随即显现出五光十色的大法轮在旋转,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

我给这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唱大法弟子歌曲。半个月后,他们用120将我送到公安医院抢救,这时,二姐和姐夫已经到了医院,二姐大声质问副所长张某,你凭啥抓人?她犯啥法了?你说她是网逃,当初是马三家劳教所把人迫害得不行了给送回来的,她正在打工好好的,大白天你们平白无故的把人给抓了,又给迫害成这样,你们还想不想叫人活啊!这时就听一位男的气愤的说:“告他们,这帮人的良心都叫狗吃了,没有一点人性。”

就见副所长张某低声下气地说:“大姐,你说也说了,损也损了,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把人领回去,签个字。”二姐一听,反问道:“你叫我签字,这回我叫你签字,从今以后不许你们再骚扰我妹子。”一个警察拍着大腿骂八辈祖宗,“……嘿,下回再也不干这缺德事了。”为首的警察张某见状,带着几个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二姐把我接到她们家,当时我被迫害得完全脱了像,浑身没有一点劲,连走路都困难。一天我刚喝了点牛奶就想上厕所,可是屋里没人搀扶我,心想:这一关也得闯。于是从床上滚到地上,爬到厕所。二姐从外面跑到我面前,就听她说了几句话,我就人事不省了。二姐往起抬我脑袋时发现人已经没气了,二姐夫凑上前说:“这下可完了,泄尸粪都下来了。”(就是人死时有的会大小便失禁)

二姐哭着大声喊:“大法师父啊,救救您的弟子吧,这可是你的好弟子啊,她不能死……不能死啊﹗”就这样二姐喊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我给喊回来了。

姐夫激动地说:“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说啥我就像听神话故事,这回我可真信了。”二姐和姐夫从此都走进了大法修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