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车祸 修自己 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修炼大法至今已十七年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骑三轮车去超市买东西,回来路上被一骑摩托车的女子撞的头破血流,围巾和帽子都被血染红了,流血不止。当事人吓得直哭,要打车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别害怕,不用去医院。她执意要送我去医院。

到了医院,大夫说伤势很重,必须通知家属,并且要做CT检查。我说:不用做CT,也不用通知家属,我没事。大夫不同意,撞我的人哭着求我,我就把女儿同修的电话告诉了她们。做完CT检查,没事。要缝合伤口,大夫又开了破伤风针剂和麻药。我说什么药都不用打,直接缝吧!大夫很生气的说:伤势这么重,哪有不打破伤风针的道理,不打麻药怎么缝合?

这时女儿也赶到了,说:我妈是有信仰的,她不同意打针就别打了。大夫说不打破伤风针必须家属签字,后果自负,但麻药必须打,否则她一紧张没法缝合。女儿只好同意了。大夫说着就用手去拿麻药准备打针,我心里求着师父。只听“叭”一声,麻药瓶掉地下打碎了,医生很吃惊,让再买一只去。女儿笑着说:看到了吧?这就更说明不用打针,有信仰的人是有神佛保佑的。大夫见我们坚持不用麻药,说试试吧。一边缝着,女儿一边给大夫讲大法真相,缝了十多针,也没觉得疼。大夫说:今天开眼(界)了,你老太太还真是一点儿没疼,你要疼一紧张我没法缝,原来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大夫、当事人及家属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当时都同意了三退,并要了大法真相护身符。第二天女儿又给大夫送去了神韵和《九评》光盘。

回到家,我感觉头沉、头晕,但我该干啥干啥,不把自己当病人。我想我肯定有大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我有师父,我会在法中归正,我发正念解体邪恶。晚上睡觉我明显感到伤口处有法轮在转,第二天早晨起床头抬不起来,我就用手把头托起来坚持和女儿同修一起炼功。炼完功,所有不适的症状完全消失了。

第三天包扎伤口的绷带掉了,女儿一看伤口长好了。第七天到医院去拆线,大夫对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说:这个就是缝十多针没打麻药没打破伤风针那个老太太。

被撞那天从医院回来,当事人把我送到家门口以后,再也没联系。我的常人心上来了,心想她们应该过来看看或打听一下。碰上我是个炼功人,要是把常人撞坏了她得花多少钱?这可好,她连问都不问,最起码的礼节都不懂。我心里有些不平衡,但嘴没说出来。

可有一天,女儿同修说想把检查费退给她,我一听就不同意,说换药等费用都应该她掏,这么长时间她连问都不问,还给她退钱?我还用师父的法给自己找根据,认为女儿同修走极端。我心里越发不平衡。

一天学《转法轮》学到:“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在常人中修炼的人不这样走,要求就在常人的这种生活状态当中怎样把它看淡,当然这很难,这也是我们这一法门最关键的东西。”我悟到,我这不平衡的心其实不就是利益心吗?师父反复说叫我们看淡、看淡,我看淡了吗?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我只有在法中升华而报答师恩,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不平衡的心瞬间消失了,于是我从内心里同意退钱给当事人,并为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而感到欣慰。

当事人拿着退还给她的医药费,非常意外,也很感动。她说:“我丈夫是开出租车的,前几天不小心把一个人给撞了,也没撞坏,可对方索要了很多钱,刚刚处理完。给大姨撞成这样,检查费都不让我掏,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们炼法轮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可不像电视说的那样。”她还主动要了真相资料,说给家里人看看。后来听她同事说,她在单位曾经多次当众讲述法轮功的超常和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弘扬了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