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儿子身上展现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我的儿子从小体弱多病,是医院的常客,我和丈夫两个人的工资根本负担不起,如果不是娘家的资助,就要四处借贷了。经济上的困境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可精神上的痛苦却让我近乎崩溃。

在孩子诸多病症中有一种是湿疹,开始的时候在本地医院开了一些药膏,可抹上药就好,药一停就犯,而且药量越来越大,后来又到省级儿童医院去看,医生说是过敏性体质,孩子小,体质差,大了就好了,开了许多洗的,抹的药。

几年过去了,孩子长大了,可病情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好转,依然是停药就犯,用药就好,并且由于长期用药产生抗体的缘故药量越来越大。几年间西医不行就换中医,这家医院不行换那家,本省不行换外省,权威专家不行换民间高人,父母甚至打算带儿子去英国治病,后来得知英国也无法根治才作罢。用的药从名贵中草药到藏药,从德国的進口西药到各种民间偏方,从外敷到药浴再到内服,儿子几乎就是被药泡大的。走投无路时我也曾求神问卜,可依然无效。

在孩子刚上小学时,病情突然加重,全身皮肤大面积溃烂、淌水,整个头面部、颈部、四肢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连头发都一块块的掉,而且奇痒无比。坚强的儿子即使挠得血流满面也不哭不闹一声不吭,可每每在深夜的时候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哭喊着:“妈妈,我热,身体里热得好像有火在烧一样,你把我放冰箱里吧!”没人能体会他正在遭受着怎样的痛苦。

在痛苦绝望中,一个炼法轮功的同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十几年来治愈了无数疑难杂症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事例。经他介绍,我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每天给儿子读《转法轮》。虽然非常认同书中所说的一切,可在孩子消业的难熬过程中,内心深处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有病要吃药的观念,让我信而不坚,再加上家人的强烈反对,几经思量后我又选择了副作用相对较小的中医治病,又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求医问药的艰辛历程。

两年多的时间里,儿子每天都要吃汤药,胶囊,片剂好几种药,每天两个小时的药浴更是比上刑还要痛苦,皮肤大面积的溃烂,哪怕稍稍沾上一滴凉水都疼的不行,更何况还要泡在热的中药汤里,每次泡澡之前,家人都躲得远远的,只有我一个人将孩子按在澡盆里,在他的惨叫声里一遍一遍的往他的伤口上浇药水。妈妈常常哭着和我说,即便她躲在小区最远的角落,也依然能听到儿子的惨叫声,两年里由于哭的太多,妈妈的视力急剧下降。

花了十几万,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折磨,儿子病情逐渐好转,能够重返学校了,可药一直没有停,停药就复发。由于身体还未发育完全,内脏都很娇弱,长时间大剂量的服药,所以常常肚子痛,医生也无可奈何。又恰好赶上新闻曝光同仁堂龙胆泻肝丸中关木通这味药能导致肾功能衰竭,看了这则报道,联想到儿子服药后的反应,我吓得魂飞魄散,马上去给孩子化验肾功,当听到医生宣布肾功正常时,我几乎瘫软在地上。

后来停了药,半年之后病再一次复发。由于病情的反复以及对长期服药副作用的担心,使我坚定了修炼的决心,这一次我决定不再依赖药物,而是让儿子通过修炼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却遭到家人的强烈指责,责问我不给孩子吃药是想干什么。我哭着对丈夫说:“十几年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孩子的病总是反复始终靠药物维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是药三分毒,孩子不能永远把药当饭吃呀!我只想试试,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试一试!”最后丈夫答应了,他说:“上次用了两年的时间治好的,这次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半年后不好,你必须领儿子去看医生。”

做了约定之后,我带着又一次休学在家的儿子每天学大法、炼功。当儿子身体里又热得好像火烧一样在床上不停的打滚根本无法安静坐在那学法时,我就按住他,让他躺在那集中精神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非常神奇的是,几分钟后他的症状就减轻许多,当他能坐住时,我就让他继续学法,直到他不再热了。

以前发病时由于热、痒等诸多复杂的因素,他总是彻夜失眠,中医说这个年龄的小孩失眠,黑白不睡,是在熬心血,看似平常,实则凶险,一旦心血熬尽,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一次当他又出现失眠症状时,我就让他在睡不着时索性起来学法炼功。开始的时候,儿子三天能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来可以一天读完一遍。与此同时,让他痛苦了十几年的顽疾也在一天天的好转,皮肤溃烂的面积逐渐缩小,四个月后,就已经完全好了,失眠的现象也消失了,这期间没有吃一粒药,没有为治病花一分钱。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仅治好了儿子身体上的疾病,而且对儿子的心理成长也有巨大的影响。因为法轮功主要修炼“真善忍”,儿子学法之后也努力地按这一标准去做。一次他和两个小朋友一起玩,那两个孩子吵起来了,儿子上前劝说,打输的孩子却调转矛头指着儿子破口大骂,儿子说自己感觉很委屈,又很没面子,可想起做一个修炼人要忍,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他始终忍着一言不发。

当他回来和我讲述这件事时,眼圈又不自觉的红了,看他强忍泪水的样子,我笑着对他说师父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他点点头说:“妈妈,道理我懂,只是一下子做不到,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做到的。”由于他在学校也时时处处按法理要求做一个好人,同学都觉得他和善,都爱和他交往,老师也夸他诚实勤奋懂礼貌。

当今社会独生子女教育是个大难题,孩子任性霸道不听话诸多问题让无数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头疼,现在我却不再有这些烦恼了,当儿子犯错时,我只要从“真善忍”的法理上帮他分析他的行为是否符合,他就会马上反省自己的错误,并立刻改正,努力按照大法修炼者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所以每次听到看到别的家长为孩子不听话,难教育苦恼时,这也让我认识到,身体上的病痛折磨人,心理上的问题同样让人烦恼,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的那些在普通人看来的难题,如果都能用修炼的方式来解决,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毫不费力,这就是大法展现出来的奇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