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的过程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们学法小组四名成员,起初由于怕心干扰,不敢面对面给别人讲真相、发资料,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四个人分成两组,挨家挨户往门缝里送真相资料。开始只是分片往平房里送,后来意识到住宅小区的楼房里人更密集,就开始往楼房里送。送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直接放的资料有时会被风刮跑,有时会被雨淋湿,于是我们就把资料装在自封袋里,贴在乡亲的门上。我们这种珍惜真相资料的能量场也感染了接收资料的人,他们也会对真相资料珍重对待。

在送资料的过程中,有时候会碰到人刚好开门,有时会听到狗叫,起初我们都会怕,后来一起学法的过程中,我们意识,我们做的是一件最正的事,不该怕的。于是我们改为白天到集市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反“活摘器官”征签。

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起初我不敢给穿戴整齐的男士讲真相,怕万一是“610”、公安的人,尽量选择给老人、孩子、妇女讲真相。后来在学法过程中,我看到师父说:“讲清真相驱烂鬼”[1],我忽然悟到:我现在做的不正是这些事吗?我手中拿的不正是《九评》和真相资料吗?那我就一定能用正念救度世人。从此我在救人的过程中,逐渐修去怕心,放下自我,正念越来越强,开始敢在各种人面前、各种场合讲真相。

由于我是文盲不会写字,我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另外一名会写字的同修搭档,我主要讲明白真相,她记名字。多年来,我们坚持每逢赶集都到集市上救人,不赶集的时候我们就四人一起到附近的村落乃至边远的山区讲真相。我们发现随着我们不断的精進,接受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每次出去讲真相都能救许多人。起初出去一次能救二、三十人,后来逐渐增加到五、六十人,七、八十人。

深入村落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又发现如果只在街头讲真相,一些在家里不出门的病人、老人就听不到真相,我们便改为入户讲真相,挨家挨户進门讲真相,每入一户我们先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因素,求师父加持我们正念正行,叫众生能得救。”后来我们又发现讲真相的对象中缺乏学生群体,于是我们在星期六、星期天又到一些青少年经常出现的地方给学生们讲真相,让更多的学生得救。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讲真相。过程中,有时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也会遇到一些危险。有一次我们到一个村里讲真相,忽然有两个村干部走过来,对我们又赶又骂。我和同修探讨,发现这是由于我们救人过程中,救的人多,起了欢喜心。其实无论我们救多少人,都是师父的功在起作用、才能救了人,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于是我们赶快归正自己,去掉欢喜心。然后我和那两个村干部说:“你们也是应该得救的众生,能不能静下来听我讲一讲?”他们安静下来后,我平静祥和的给他们讲了真相,我主要拿见证共产党初期斗地主和“六四”迫害大学生这两件事来说服他们,最后两个村干部接受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与其他同修切磋的过程中,有的同修说现在救人很难,救人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很容易接受真相,容易得救,有的人态度却很强硬,对讲真相很反感,甚至直接骂人。在我多年来讲真相过程中,我的感觉是只要大法弟子心系众生、心境纯净、修去自己的各种人心,就会有好的效果。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人态度很蛮横,越是遇上这种人,我心中越出慈悲,越觉得他可怜,生怕他得不了救,所以我的态度越祥和,讲真相越耐心。比如有一次遇到一个人,开始他的态度生硬不让我讲,反感、不听,后来我心平气和的给他讲:“在这个人人唯利是图的社会中,只有大法弟子是不图名、不图利,为了救人,真心付出,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了这些资料。我也并不需要你有任何付出,只要你能明真相就能得救。”最终他平静下来,听我讲明真相做了三退,笑容满面的和我说“谢谢!谢谢!”因为我们是真的用慈悲心来救他,最后这种人一般都会转怒为喜,接受真相做三退。

今天一大家子说一起去赶会,我却心系众生,出门时就带上了好多资料、光盘、护身符,带着一颗慈悲的、要救人的心。在市场上买东西的过程中,我抓紧时间救人。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今天也深切的感受到,只要自己正念足,心怀慈悲,虽然周围的环境比以往更复杂、更热闹,但是我纯净的、慈悲的心也会感化到周围的人,救人的效果反而更好。有几次我正给这个摊位的人讲真相,别的摊位的人也凑过来找我要资料。还有一个人说:“大姐,刚才别人也给我发真相资料我没要,可我就是想要你的。”和以往一样讲清真相后,我都给人们做了三退,短短两个小时让三十人三退得救。

多年来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们既救度了众生,也修去了自己的各种人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师父为我们的巨大付出,我们会继续在修炼的路上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师父会多一些宽慰,少一些操劳。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