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真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在这十几年风风雨雨的修炼中,历经坎坷一路走到今天,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今天借此机会,将自己修炼中的部分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在得法之前,我在矿山宣传部门工作,当时闭路电视风靡一时,我是闭路电视台的一名播音员。在别人的眼里,我有一份让别人羡慕的职业。那时由于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单位的人与人之间缺乏关爱与友善,同事之间相互妒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天性纯真的我感到迷茫,找不到人生方向,逐渐的也随波逐流,变的越来越自私,不知道为他人着想,心高气傲、我行我素,看不上别人,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似的高高在上,对丈夫不知道关心体贴,平时对他很冷淡,婚姻也接近崩溃的边缘,觉的很苦很累,觉的别人都不理解我,对生活失去信心。

九八年底,邻居家来了一位亲戚,她给我讲述了大法的美好,说:李洪志师父是来度人的,法轮功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当时心中十分向往,觉的法轮功真好,就这一念,看似很偶然的走進了大法修炼。

在家学了《转法轮》两个月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了。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打坐时,就能入定到感觉光剩下脑袋了,其它什么都没有了,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的美妙境界。整个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心健康、神清气爽,一脸的黑斑也不翼而飞。

修炼后,知道为别人着想了,夫妻关系也融洽了,从此家庭和睦,丈夫与孩子也相继走進大法修炼,丈夫到炼功点的第三天就把抽了十几年的旱烟给戒掉了,孩子也变的乖巧听话,全家人沐浴在大法中,充满着幸福与喜悦,从此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归真。

二、心正,念正,大法显神奇

自从修炼大法后,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在此仅举几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们小区炼功点年岁大的同修较多,大家就选我当辅导员,当时我很犹豫,因为自己得法晚,对大法还没有深刻的认识与理解,怕自己不能胜任。回到家中,我翻开《转法轮》望着师父的照片,心里说:师父啊,我该怎么办?这时神奇出现了,师父身后一束亮光,然后师父的法身出现了,蓝色的卷卷发,又长又大的耳朵,慈祥的面容朝我笑。当时的心情激动的难以言表,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会做好!从那天起,我的眼睛就如师父讲的那样:“有的人眼睛也可以看,他把眼睛也修炼成了,也具备着各种功能的形式。但是这只眼睛要是掌握不好,他老是看了这个体看不了那个体,也不行,所以有的人往往一只眼睛看那边,一只眼睛看这边。”[1]

99年720,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江魔头利用手中权力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许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护法。我也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去北京喊出自己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

临行前,我每天大量学法,一天晚上,翻开《转法轮》,上面每个字都是一个小法轮,就连标点符号都是,而且在旋转时还变化着颜色,我忍不住哭了,在师父的慈悲鼓励下,我更加坚定信念,坚定的迈出了这一步!在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时,在那里大法弟子承受着残酷迫害。同修们精進的意志鼓励着我,在里面只要能看到的经文,我就背下来,虽然在法理上不是太明白,不知道如何做。但我心里总有一念:师父让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从未说过要到这种失去人身自由的地方修炼啊,我要回家,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也许就这一念符合了法,师父点化我:厚厚的铁门打开了,脚下只有一条小沟一下就迈过去了。第二天,也就是我被非法关押40天后,无条件放回家。

2004年,邪恶迫害还很猖獗,我带了很多不干胶真相标语,与单位同事一起去参加婚礼,回来时要步行很长一段路,都是主街道,我想这是个好机会,可是这么多人一起走怎么办呢?于是我发出一念:姐妹们,你们谁也别管我,谁也别回头,走你们的路。于是我抱着非常纯净的心,大白天就在这段繁华的街道上一边走一边贴,当我贴完最后一张后,还没半分钟,同事突然想起了我,回头叫我:快点走啊。我应声回答后,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弟子只做了这么一点事,就会得到师父的帮助,感谢师恩!

由于丈夫也是同修,家庭环境比较宽松,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我所在单位、610、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把我作为重点监视对象,时常来我家骚扰,来了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2003年除夕,我单位保卫科几位人员来我家,趁我倒水的功夫,他们翻弄我家具上的东西,因为家具上有师父法像和大法书,我当时义正词严的说道:“这大过年的,你们来我家做客,我欢迎,如果你们带着别的目地,那我就不客气,这不欢迎你们!”他们听后面面相觑,马上灰溜溜的走了。从这以后他们再也没来过我家。

在2004年,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一直平稳运转至今,已有十一个年头了。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呵护着,弟子只要念正、心正,一切都会归正。

三、帮助同修不忘实修自己

我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特别爱帮助同修,前些年没少帮助同修,但总是忘了修自己,修炼状态时好时坏,修的不扎实。我搬家前,那片有两位同修掉队十多年,在这些年中,我一直没放弃她们,只要遇见她们,就不厌其烦的给她们讲真相,劝她们走回来。两年前,她们终于走回到大法中来,我为她们提供学法环境,多在法理上跟她们交流,无私的帮助她们,希望她们能尽快的跟上正法進程,她们提高的也很快,一天一个变化。

可是在我搬家后,她们就象消失了一样,不再与我联系,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有一种失落感,心里很不平衡,象压了一块大石头,好些天都拧着劲。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后,我终于想到了这不就是个修自己的好机会吗?怎么总是向外看找别人的不足,发现自己的妒嫉心、怨恨心、求回报的心、欢喜心、同修之间的感情、爱听好话的求名心,原来还是这么多的执著心隐藏着。师父说:“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2]“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1]如果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同修掉队十几年了,能走回来多不容易呀,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自己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还有什么不平衡呢?这样一想,那个压着我的物质瞬间解体了。

前几年,在我搬家前的那片同修一般都是晚上出去发真相,很少白天出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偶尔去集市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劝三退,做的也不多。而且我也时常给自己找借口:我家是资料点,为了安全,少出去讲真相,也没啥关系,反正三件事也在做。

去年,我家搬到了新环境,并和这里的同修组成学法小组,通过和这片的同修学法、交流,发现每次学完法后交流时,协调同修总是说:咱们先找找自己,不要看别人。使这个小组都养成先找自己、修自己的好习惯,并且都能够圆容整体。而且这片的同修几乎都能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而且很多同修家里还都开着小花,没有依赖心。心中十分感慨,同修就是一面镜子,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自己终于迈出了这一步,由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堂堂正正、落落大方,见人就能开口讲真相,每次出去都能劝退十几人,还学会了直接给外地众生打真相电话,劝退效果也不错。同修也总夸我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世人也容易接受真相。

同修们都这样说,我也自认为是这样。可有一次打真相电话,拨通了很多电话也没人三退,心里就有些着急,今天咋回事呀?赶快向内找,发现自己起了欢喜心,我静静的发正念,调整好心态继续拨打电话,结果劝退了25人,其中还包括一个副镇长和他的妻子。

一次,我与另一位同修发生了点磨擦,她说:你快找找自己吧,跟你在一起总觉的别扭,上楼梯时,你为什么绊了一跤,把我的笔记本都摔没电了?我听后心里很不平静,说:我没觉的有什么不对呀,你觉的别扭,应该找你自己呀!但是她表情依然严肃,我想同修这样的表现肯定是我有不足的地方,哦!我突然明白了,脱口而出:我知道咋回事了,我们俩都有看不上对方的心,才导致两人在一起的那个场不祥和、别扭。同修们也都笑了,说我会向内找了。

晚上学法回来,在家盘上腿,闭上眼,回想与同修发生的那一幕,我虽然向内找自己了,但是也非要指出同修的不足,找自己的同时也得指出对方的不是,你也和我一样,这样才觉的心理平衡,没有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里边还隐藏着面子心。师父我明白了,我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一点也不能看对方,就找自己、修自己。

一天在梦境中:在学校的操场上站了一大排人,我在最左边,老师站在我面前,表情非常严肃,用手指点我说:你快动、快动!我看看自己站的位置,在我左边很远的地方还有一大排人,远的都快看不见了,心中有点忐忑,马上快速挪动脚步,两排人并成了整整齐齐的一大排人,大家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我看着别提多高兴了,几乎是笑着睡醒的。

我醒后体悟这个梦:我是最笨的一个,最不会修的一个,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左就是笨的意思”。过后与同修交流这个梦,同修们都鼓励我说:这是师父点化你去做该做的事。是啊,自己在原来那片作协调人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愧对师父、愧对同修。我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做好,默默的圆容整体,力所能及的做自己该做的事。于是我找到原来那片的同修切磋,将自己的切身体会、如何向内找、向内找心性升华后的感受和同修们交流,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渐渐的把和我接触到的同修的不好的观念去掉,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消除了与同修们的间隔。

这时我发现我与另一名同修之间好像也有东西隔着,我要放下自我与她交流,消除间隔。我买了些水果来到她家,正赶上几位同修都在,大家一起交流,可是同修的表现非常让我失望,心里有点别扭,知道自己一定哪里出了问题,就是没有找到问题的根子。过了几天,我又见到了她,我说:那天去你家交流,如我有说的不对地方,请你原谅。她说:你说的那句话我挺往心里去的,说我是怎么当的这个协调人。

我看着她,脑子“轰轰”作响,同修啊,你怎么能这样理解别人的话呢?我是带着一颗坦诚的心与你交流,你为什么抓住这么无关紧要的一句话不放呢?我越想解释,喉咙越不能发出声音,提高了嗓门也不能说出话来,内心激动的整个人都失态了,这时不好的念头出来了:以后再也不管你们的事了,我好心好意的,你不但不领情还冤枉我,委屈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儿。这时另一位同修向我走来,我就向她倾诉,她看着我笑,你还总告诉我向内找,你自己却忘了,这是好事啊!师父的话也打進脑子里:“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3]。

师父的这几句法反复出现在脑海中,当丈夫同修用摩托车带我回家的路上,我流泪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同修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找出了显示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想改变别人的心、着急心、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的心,抱着这么一大堆人心,怎么能做好证实法的工作呢。

通过多学法、与同修交流,我从内心真正认识到,矛盾来了正好是提高的好机会,怎样抓住这些机会真正的提高上来,去掉执着心才是真正的实修自己。可是很多时候却陷在你对我错的争论之中,转变观念才是关键。在剜心透骨的去执着心的过程中,心性才能得到提高。

写到这,自己明白了:修炼十几年了,大法的事没少作,也觉的做的轰轰烈烈,把做事当成修炼,大多的时候都是抱着人心在做事,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做事,怎么到现在才知道实修自己啊。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