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觉醒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北方的傍晚,天灰蒙蒙的,风夹杂着飞舞的雪花,肆虐的飞舞着。

(一)

躺在病床上的勤勤脸色蜡黄,瞪着一双无助的眼睛,茫然地望着窗外。她感到全身异样的痛。

医生说:“肠癌晚期,只有几个月了,来的太晚了太晚了……”

迷蒙中,她觉得自己和同事还是坐在那高高的审判台开庭,敲响了法槌……可现在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近年来,有同事病倒或猝死,大家还开玩笑说,查查是原告、还是被告给吃坏的。的确,现在公检法出现离奇的事越来越多,有得各种怪病的;有站起来要下班倒下再没起来的;有开会从沙发上滑到地下再没醒来的……法官也无奈!也许哪个当事人的背后就是自己的上级或权威人士,很多事情在饭局上就定了。

(二)

姐姐来看她,告诉她:现在世上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救你!

勤勤虽然身在公检法,但她是明白真相的。在姐姐遭到中共恶党迫害流离失所的时候,她没有考虑个人职业,把姐姐保护起来,其间她被跟踪过、被监听过电话;警察和居委会也找到她家,她都机智的应付过去了。

在她办的案子中,只要牵扯到大法弟子的事就出面帮忙:一位律师说当事人是开印刷厂的,因为大批印刷《转法轮》将面临判重刑,请她疏通一下。她问明白是无偿印刷,就让准备好收款收据,随后给办案法官讲真相: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开厂子印书有收据属于正常营业。在证据面前,迫害没有得逞。

一次办离婚案,一个在北京做生意的富豪,有了小三要与妻子离婚,要求把儿子判给他。法庭上孩子的姥姥、姥爷、妈妈等一大家人围着孩子哭,孩子也哭。富豪大谈他要把儿子带到北京怎样培养,合议庭也认为这样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有判给富豪的意向。富豪看出了苗头,就在庭审即将宣判的时候,得意的补充了一句:就是应该判给我,不能判给他们,他们一家都炼法轮功!

经过再次合议,法官当庭宣判:孩子判给母亲!因为孩子年幼需要母亲照顾。顿时,哭泣着的一家人愣了几秒又哭了,这次是激动的泪水!庭审后一家人千恩万谢,她说:不用谢,我姐也炼法轮功。

一起去看她的同修听后都被感动了,握着她的手说,你做了这么多帮助大法弟子的事,功德无量啊!

(三)

晚上,在似睡非睡间,勤勤看到大法师父来了,庄严万千的师父,穿着黄色的袈裟,在半空中手指向她的肚子,只见姐姐拿着法槌(比法院开庭用的大)向她的肚子砸下来,砸一下念一个字:“法轮大法好!”砸了五下。

第二天,她高兴的说,师父管我了!师父救我了!师父指挥着我姐姐用法槌把我肚子里的坏东西砸掉了。我也要修大法!过了两天,病理化验结果出来显示基本没事了。这是她听从了大法弟子的话,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给自己选择了未来。

也许,是一场病促成了修炼的机缘,平时她只是从姐姐修大法后的变化上认同大法支持大法,知道法轮大法好。这次通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明白了为什么邪党这么打压,大法弟子仍然坚持修炼的原因了。

后来的一天,恍惚间,她感到无边的海水已经淹到她脖子处了,只露着眼睛看着水上飘来飘去的物品,也就是马上要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天上传来轰鸣声,一艘金色的无比巨大的船缓缓的落在了她身旁,上船后远远的看见岸上姐姐和同修们在集体炼功打坐,上岸后她也参加到炼功场中了。整个空间场回响着大法的炼功音乐,气氛是那么的庄严、祥和。

从此,她也参加了学法小组,成了一名真正地大法修炼者,在诉江大潮中发挥了自己的所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