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离世的教训:修炼路上无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母亲离世的教训,结合我自己的修炼不足,真的是修炼的路上没有小事,都需要认真对待。

母亲(一九四五年生)一九九七年得法,风风雨雨走过十几年的大法修炼之路。从得法之初的欣喜、幸福,到大法遭受抹黑和迫害时的抉择和坚定;从摸索证实大法之路时的深一脚浅一脚,到在师尊保护和修炼人正信正念下平稳的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二零一三年前后,母亲通过网站在负责编辑小册子的同修的帮助下,开始学习新的排版技术。母亲买了书籍开始摸索,期间不断的和我交流,说同修多么不厌其烦的教她,态度始终平和耐心,不象我,教她时总是不耐烦,有时大吼大叫。我也觉非常惭愧,与同修比,在对待母亲的态度这件事上总是没修好。

母亲渐渐掌握了新的排版技术,开始编辑一种通用小册子。旧势力开始下手,母亲开始说胃胀,针对“病业”假相,我提醒要多发正念。但现在想想,自己认识上有疏忽,发正念力度不够,共同向内找做的不够深入。到十一月,就在母亲两天前还忍受巨大痛苦最终反复修改编辑交稿这份小册子之后,母亲离世。“病业”假相表现是肝腹水。

师尊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讲过:“也有一些个很小的事情,修炼中不当回事,结果出了大问题。”[1]

在母亲“病业”假相表现的过程中,我与母亲反复交流:

母亲讲真相时总爱先说她自己以前十二指肠病得严重,几乎成了绝症,后来修大法身体非常健康。确实如此,母亲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了十几岁。但是,在思想上是不是把这个事看得太重。我常提醒她,但是思想深处是否还存有修了大法上了保险的想法呢?

作为一个家庭资料点,每星期总要打印各类真相资料给同修,大约负责周围一二十个同修的资料供应。母亲时常针对同修们的不足在法上与他们交流,时间长了,在同修当中就有了一定“声望”。我提醒过母亲,让她自己一定注意,不要有高于同修沾沾自喜的想法,并让她转告其他同修,不要有对任何同修依赖、崇拜之心,那样会害了同修。但是情况可能没有根本上的转变,依赖之心还是有一些。

不单其他同修如此,反思自己也让我懊悔不已。自己生活上长期依赖母亲,该自己尽快认识到并修好的地方自己麻痹大意,心里总原谅自己,认为这不是大事。我还时不时开玩笑的向母亲抛出一种谬论,说可能是前世母亲欠我的,也许该承受这一世我对母亲的态度不好这件事。可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小事”,就让旧势力找借口迫害得逞。旧势力是不是以所谓让母亲同修离世而让我在这方面修炼成熟的借口而加以迫害呢?

母亲平时在我弟弟个人感情的事上经常苦恼,时不时的在情关上打转。我经常劝她,众生来世间是为了得大法,既然人家已经了解大法真相并“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抹去另外空间的邪恶印记),未来已经有神来管了,你还操什么闲心。每每说到这,母亲就释怀了,可时不时的又冒出来。在情关不好过时,母亲不自觉的经常讲:人活着有啥意思。现在想想,经常这么说或这么想,给旧势力迫害提供了借口。

母亲离世后没多久,我自己开始出现“病业”假相。腹部有几处隐隐作痛,炼功没有做到一天不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也知道要正念对待,同时明慧网上很多同修就“病业”假相做了大量交流,我也深受启发。自问自己,信师信法是否做到了百分之百?还没做到百分之百。

母亲以“病业”的方式离世对我是个考验,虽然自认为从小自己情这方面不象其他人那么重,可是也许只是表现不同而已。隔一段时间对母亲的思念就冒出来,我就提醒自己要放下私情,只能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做得更好。

此外,求安逸心、对所谓“美好事物的向往”、一个事情或一个阶段做好了就有想歇一会儿的念头等等,以上种种可能都会成为旧势力钻空子的借口。

自己有一个体会,因为现在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阶段,而非个人修炼阶段,所以正常的消业表现是不会有太大影响的。但是有时感觉到的消业,是一种近乎邪性的疼痛,我想这就是旧势力搞鬼,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强加的迫害。不多久就能过去,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