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师父讲: “因为在很高层次中的佛、神、道可以洞察一切,但是谁也没有这个思想去查查尘埃有多少。其实星球在庞大的天体中它就象一粒尘埃飘散在宇宙天体当中。”[1]我悟到神佛的智慧洞察一切,而我有时在自己境界也会看透一些事情,但往往却随着动,不能超脱。宇宙天体在神佛的眼中都是尘埃,我又为什么心那么小,遇到一点事就放不下哪?关键还是境界太低了。我就是这样让师父操心,做梦告诉、学法点悟却不知上進,我就像个贪玩儿的孩子,总是做错事,但师父却从未不要我,耐心的领着我一步一步往前走!

一、学会修自己 安贫乐道

我是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的我并不会修,我身边的几位大法弟子也不会修,因为只做事不修心,我们这几家都受到了很大的干扰,后来父亲去世了,母亲依靠大法的力量带着我们三个孩子坚强的熬了过来。二零零四年我结婚,本想找个不如自己的会对我好点儿,没想到从怀孕三个月到快生,中间丈夫只给了七百块钱,打过一次电话。因为不会修,所以光生气,那时的我真真知道了什么叫恨的牙根儿疼。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没两月,他就几乎天天早上走、半夜十二点回来。再后来丈夫去了南方,差不多一年音信全无,孩子当时不到两岁,所幸有娘家人照顾。那时的我总是偷着哭。通过学法,心放下了一些、也好过了一些, 慢慢的学会了修自己。

后来弟弟结婚我搬出了娘家和孩子在外面租房住,没多长时间因为市里大资料点的同修邪悟,考虑到安全就把资料点转移到了我那儿。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承担了资料点的工作,主要是做《九评》。那时的条件不好、干扰也大,每次只要一出《九评》,孩子就发高烧、吐,知道是干扰我就发正念,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慢慢时间长了邪恶就不再利用孩子進行干扰了。师尊看弟子很辛苦就在梦中鼓励我。

在世人眼中或在同修看来,我的生活很不正常,也让很多人纳闷。说离婚没离婚,结婚十多年了,我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应该不会超过一年;说有家没有家,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家人照顾,我和孩子应该会睡在马路上吧。因为环境特殊,而我又是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孩子,为了减少麻烦,平时我都是大门紧闭,尽量不和周围的人打交道。在人上说,孩子跟我这些年也没少受罪,一年到头不管春夏秋冬或白天黑夜只要有事拽着就走,也从来不让他出去跟邻居孩子玩。孩子在三、四岁时,从床上掉了下来,胳膊摔折并错位。当时医生说要先给孩子做麻醉才能治疗,不然太痛,孩子根本就受不了。孩子从小时几个月开始就从未吃过药,打过针,所以他根本就不愿在医院里呆,一个劲儿闹着要回家。就这样回到我母亲家中天天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并让他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五天之后孩子奇迹般好了。家人当时看到之后都非常感动。

这些年伴随我们最大的苦应该就是寂寞了。开始觉得我和孩子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虽然没隐居,但感觉周围的一切离我们是那么的遥远。过年的时候家家张灯结彩欢天喜地,我还是插着门在屋里学法或打印着真相传单。记得母亲曾说过大年初一不能干活,不然就会忙一年,我就想那就让我一年都为证实大法忙吧。孩子上学了,虽然我丈夫每月给我们邮寄一千元左右,我的日子还是很清贫。后来随着修炼提高心境也提高,感觉和开始的心态不一样了,但说不清,师尊就打到脑中四个字:安贫乐道。如今呢我们过得是那种闲云野鹤的日子。

二、学会配合 在矛盾中实修自己

当家人和身边的常人不怎么能牵动我的心时,矛盾就到了同修那里,开始时还能把握住勉强过去,而当压力更大时,我变得不会修了,一肚子的埋怨和愤愤不平。在与同修配合做事时,我的感觉是我成了多余人员,被开除了,知道自己是在过关,也感觉到了同修的排斥,我没有顶着劲儿往前去,而是选择退下来修自己做其它事。

师父在讲法中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2]这让我明白“配合”两个字的重要,因为都是跟监狱、公检法打交道,如果因为我的存在而使同修之间老是拧劲,就会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时放弃也是一种配合。

虽然我没有去争,但人心有时也会往外冒,会感觉委屈。为何会委屈?因为有情,自己感觉对同修那么好,怎么对我这样。妒嫉也想抓住机会往出冒,但妒嫉是最毁人的,又怎能让它控制?所以只要它一露头,我就清除它。期间学法时学到妒嫉心时,师父讲:“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3]悟到自己遇到这些没有偶然,是因为境界不够,应该修心提高自己。当这一关差不多过去时,早晨炼功时师尊打到自己头脑中的是:受诬不辩,宠辱不惊。一对照自己,还差远了。

紧接着我们这因同修开法会发生大抓捕,一位同修协调做这事。其实当时她的压力非常大,一方面因将在监狱医院的同修救出来,使监狱的头儿从上到下换了个遍,恶人荷枪实弹要抓她,但她实修,没有被邪恶抓住把柄,师父将这一难给化解了。另一方面同修之间因为怕、妒嫉、求名等人心交织在一起所产生的矛盾都非常尖锐了。为了减轻她的压力,我就和她做伴,而我也受到了波及。邪恶利用同修未修去的人心制造了很多的麻烦,光是谣言就很多,估计那时可以用臭名远播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因为面对的压力与阻力太大,心里承受不了,我的眼睛变得只会向外看,替这位协调做事的同修不平,看不起别的同修,觉得他们怎么这样表现。因为不修自己,矛盾越来越大,师尊慈悲看我们实在是自己修不过去了,就安排我们认识了一位外地老同修,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平和,他从来不就事论事,也不让我们具体说事。只是看到我们反映出的人心给我们举例子,让我们自己去对比。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的思维终于转过来了,师父也为我们清除了很多另外空间不好的因素。我为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而脸红,因为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会修了,一肚子的埋怨,同修表现的善与祥和,让我很明显的就看到了那种差距。

在随后的不到一年里,我们努力的归正自己,放下人心,尽量把事情做好,环境也在慢慢变好。师尊为了不让我起证实自我的心,在学法时点悟:“《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3]我悟到自己虽然不老、却没本事,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些年来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有时会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同修需要时拽着就走,不需要时我就忙我自己的,但我也在努力做好那烧火做饭的小和尚。

直到现在营救同修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干扰也会时常出现,一切还在过程中,而我也一直在师尊慈悲的点悟下努力修炼。我要努力勤而行之,不去做那若存若亡的中士、遇到事情就没正念。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