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生活中的“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每晚洗涮后我都会给全家人洗袜子,当然也包括婆婆的,在当今大陆“婆婆是根草,媳妇是个宝”的社会大环境下,就这一点也着实让婆婆周围的阿姨们羡慕,羡慕婆婆怎么这么幸运,遇到了一个好儿媳妇,我也因此沾沾自喜,“你看,还是我们学‘法轮功’的好吧!”而且我也和阿姨们坦言,我是学了法轮功了,要不然,我是绝对做不到这样的。

表面上看,这样我算做的挺好的吧,既做到了对别人好,又做到了证实法。其实不然,这其中还隐藏着一颗证实自己的私心。

我和孩子的袜子大多是浅色的,而婆婆和丈夫的大多是深色的,所以每次洗袜子我都习惯性的先洗孩子的,再洗我的,然后是婆婆和丈夫的,心里觉得浅颜色的不耐脏,先洗理所当然,也没觉出什么不对劲的,直到有一天我无意识的先拿起婆婆的袜子时心里却冒出不愿先给她洗,嫌她脏的念头,当时我就想:不对呀!这不是自私的念头吗?这不符合法呀?可惜这个念头闪过时,我没有做到立即否定它,还是被习惯带动着放下婆婆的袜子,按原来的程序洗。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起师父讲的有关修炼中没有小事,修炼就是修人心的一些法理。我明白了心不动表面上做的再好那都是在做人的事,都是自欺欺人,都不是修,这么长时间了,我这个私心私念在所谓的习惯底下藏的这么深……

想着想着,我心里是又惊又悔又怕又懊恼,下定决心一定要仔细检查自己的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念头,看看在不在法上,好好实修,再不能这样迷迷糊糊的浪费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日子,不争气!愧对师父了!

下一次再洗袜子的时候,我就有意的先洗婆婆的袜子,可当我一拿起婆婆袜子的时候,那个习惯和私念就来了,思想里就觉得它脏,如果先洗了它,别的袜子都要被污染了,搅得不仅心里难受,甚至浑身都难受,似乎浑身都脏了。可这一次我没听它们的,我就要先洗婆婆的又能怎么样?师父讲大法弟子就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当我真的最先洗完婆婆的袜子的时候,我却体验到了一种神奇的感觉,那些乱七八糟的黑乎乎的东西瞬间就没了,而且心里轻松而愉快,周围的空气都一下子变得美好了。

还有另外一件“小事”

一天晚上,大家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女儿突然自己跑到阳台上哭起来了,我急忙跑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婆婆把用过的护垫扔到她床上了。

本来想以责备婆婆的口气安慰女儿几句,可突然想到那样做不对。其实无论是婆婆还是孩子,其中还包括我自己,不都是师父不想丢下的众生吗?而我又是大法弟子,身负着“助师世间行”[2]的使命的,怎么能不听师父的话任由情的带动从而人为地分出亲疏远近呢?于是,我就从修炼人的角度来劝女儿:平常我和你奶奶发生矛盾的时候,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吗,你还知道提醒我“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3]现在你奶奶这不也是帮你提高心性吗?大法小弟子呀,你做好了,师父看着你乐呢!这么一说女儿想明白了,也不哭了。“可是,床上臭!”女儿接着说。我安慰女儿:“这好说,待会儿等你奶奶躺下了,我再给你拿条干净的床单垫上,以免你奶奶误以为咱在嫌弃她,让她生气,咱们想让她改变想法就不能触动她负面的因素。”女儿很赞成的点点头,一会儿我给女儿垫上床单,女儿高高兴兴的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单位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眼前有小法轮在转,心里也感到非常祥和,当时我还觉得奇怪:我做了什么或我的什么念头符合法了,让我体验到大法的慈悲、庄严和殊胜?想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直到中午下班回到家我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中午下班一進门,婆婆就笑着和我解释:“我忘了,把那东西扔到她床上了,吓得我赶紧给她洗了,女孩子都爱干净。”看着婆婆不好意思的神情,我相信婆婆决定洗床单的那一刻心里一定是平和的。

女儿放学回来的时候,婆婆坐在沙发上满脸的尴尬,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女儿忙着给她夹菜,她的表情才缓和下来,但是女儿什么也没觉察到。过后我把这些都和女儿说了,女儿不解的问:“我们没说她呀,她害怕什么呢?”我说:“我的理解是,当我们真的一切都放下,不去责备她的时候,她冷静下来就知道自己错了,感到理亏了,所以就觉得害怕了,因为‘真、善、忍’的法理制约着一切。”

过后,我在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昨晚守住了心性,没有随着情去把婆婆和女儿分别对待。现在多好,自己心性提高了,家庭关系也更和睦了,一片祥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