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身体被干扰中的同修聊一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大约就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这儿有多位同修出现了身体不正常状态。有的本来能扛、能抬、能搬,但现在感到干不了多少事就疲惫不堪;有的过去走路生风,爬楼发真相资料忙活一晚上不知累,现在提点儿东西,甚至空手走不了多少路,就觉得累;还有的出现了病业状态;个别的甚至非常遗憾的无可奈何的早走了。

针对这个情况,两位老年老同修专门找我進行了一下午的切磋,并委托我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但是,我自知对法理认识有限,修炼状态也欠佳,担心难以胜任。但是,第一次写,试试吧,也谈不上提醒,更谈不上帮助,就算是抛砖引玉,开个头,和同修们针对当前类似情况,心对心的聊聊吧。

针对身体不正常状态,师父在不同时期,针对不同的状态,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为我们讲了许多许多的法理。虽然同是身体出现了干扰现象,但每个人被干扰的具体原因可能大不相同。因此,这里所涉及到的内容未必符合所有的身体被干扰中的同修的具体情况。

仅举身边同修的三个例子,看看我们排除干扰时,应用什么心态。

一位七十岁的大哥同修的故事

我们这儿有位七十岁的大哥同修,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前,重病缠身,命悬一线,修炼后,渐渐病状消失。二十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大法,特别是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表现也比较坚定。虽然自己知道有些怕心,但做三件事没停。只是有时候与同修发生争执时,往往陷于事情本身跳不出来。

大约在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大哥突然旧病状态有些反应,呼吸困难,咳嗽。坚持了一些日子,就开始喷小喷雾器止止咳嗽,七月份,大哥到外地旅游数日,回来后不久,咳嗽加剧,身体开始消瘦。

一天晚上,他很艰难的来到我家,交流了一个多小时。我说:“大哥啊,对你长时间承受巨大的痛苦深感同情和着急,对你在痛苦中还能坚持做一些救人的事甚是佩服。但是,对你目前的状况,我想和你聊聊我的有限认识,对与不对请你包含。大哥啊,这不是病啊,决不是你以前的病又犯了,不是的,绝对不是的!那是怎么回事呢?我认为可能在我们圆满以前,旧势力安排的邪恶因素最后考验这么一下子,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信师信法,真的把自己当真修弟子。其实啊,我觉得,就连那个什么因素也都不用想,就认定是假相,师父给我们都是最好的,就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要有个大前提,必须把自己当真修弟子,必须真的信师信法。”

他说:“我一直没当成病,证实法的事我一直在干,就是咳嗽的太厉害,实在受不了。”我说:“大哥,用小喷雾器就已经证明你把它当成以前的病了,你上了邪恶的当了。你还想着师父在《道法》一文中给我们讲的法吗?师父说:‘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1]大哥,您嘴上放下了,行为上没放下,就是心没放下。这就是求了,就是要了,就是接受了,就是承认了,那邪恶能放过你吗?大哥啊,我觉得你现在不要找什么这个心那个心了,那好像是在给邪恶找迫害理由。当务之急,我们觉得你应该多学法把心归正,让主意识精神起来,认定身体的不正常现象就是假相,确实就是假相。对有时脑子里反出来的什么咽喉炎啊、肺气肿啊、肺结核之类的病的概念时,立即否定、铲除!因为那就是肉身生成的后天观念、思想业或外来干扰,那决不是你的主元神发出来的念头。”他有时也点点头,但最终好像也没精神起来,有些含含糊糊,说话也不在法上。

我说:“大哥,希望您找到自己,精神起来。我们相处二十年了,您知道我个人修炼很有限,今天我是竹筒倒豆子,把有关身体方面对法理的有限认识全抖搂出来了,不一定能说到你心里,但是,不管什么时候,要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要信师信法。”此后,我的妻子和其他同修不间断与他交流,但他好象始终没有真正从根本上否定这个假相。最近情况愈加严重,令人十分担忧。

一位七十三岁的大姐同修的故事

另一个例子是我们附近一位七十三岁的大姐,她是老大法弟子,数月前,突然出现半身不遂现象,二十多天后,大姐到我家来,上楼时,一歪一扭的,就要摔倒的样子,气喘吁吁的進屋坐下,不能说话。静了好一会,大姐才勉强开口。

她的心理状态是,一直没当成病,但也偶有担心。其实叫我说,她虽然没当成病,但也不彻底,缺乏正念的坚定。我和妻子同修就把上面的认识和她進行坦诚的交流,最后她不停的重复着我们从法中理解的几句话:这是假相,师父给我都是最好的,我听师父的话,我是真修弟子,我一定会好的。

二十天后,她又来了。一進门,就高兴的说:“大兄弟,我好了!”我说:“早就听说你好了。”她说:“我早就该来报喜了,就是一直忙,大兄弟、大妹妹,谢谢你们帮我。”我们赶紧截住说:“大姐啊,这分明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在你身上的一个体现,分明是你的心性提高后,证实了大法的无比神奇,怎么能感谢我们呢?!万万使不得!”

一位七十多岁老大嫂同修的故事

再一位也是七十多岁的大嫂同修,小学四年级文化,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疑。相对来说,她的修炼道路比较平稳,没有大起大落。一次在我家看师父讲法,我用照相机无意中照到她身体上的法轮,层层叠叠,五彩缤纷,神圣壮观。

去年,大嫂突然出现“带状疱疹”假相,俗称蛇缠腰,疼痛难忍。常人认为,一旦两头对接,就有生命危险。男子汉都会痛的龇牙咧嘴嗷嗷叫,她却在老伴、儿女不知情的情况下,硬是挺了过来。

事情过去若干日子后,一次大嫂来我家,她淡淡的说了这件事,反让我们吃惊不小。细问经过,她才缓缓的说:“痛了二十多天,证实大法的事没停,家里的活照样干,我知道不是病,我就把它当成好事,有师父管,我管它干什么。”过程前后淡如水的心态让人感到她在这个问题上的扎实态度和大法的无比超常。

这三个例子仅从表面上也能看出点儿所以然来了。我们的认识是:

1、当身体一旦出现不良状态时,要高度注意思想中一闪而过的第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是与以前的病症不自觉的联系起来的观念或思想业,如果不立即抓住铲除,就会被邪恶钻空子;

2、行为上往往是惯性思维下的惯性行为,这时候要尽量在正念下逆向而行,就是你不让我炼我偏要炼、你不让我学我偏要学、你不让我干我偏要干,你要让我上医院我偏不去等,就是不承认你的安排。

3、以严肃坚定和最大的力度否定和铲除某些在你不自觉中闪出来的具体的病的名词、病的感受、找大夫、上医院、医药费之类的思想念头,哪怕是一闪而过的念头,都不能放过。因为这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思想业和外来干扰。否定、抵制及铲除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就是同化法的过程,就是人走向神的过程。

4、易疲劳现象可能与时间推快有关,但也不排除修炼后期的自身动力有强弓之末的反映,就像爬山,一开始爬的快,越到最后越缓慢,以致举足抬腿也很难。但这时候更要注意心内变化,使其尽量保持在正的状态。经常听到有同修不经意中说:“累煞了”、“困煞了”、“气煞了”等等,其实这就是承认了并不断加强了这个状态。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把身体引向反常状态。

师父告诉我们:“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2]

我们悟到:最后时段,法对圆满的具体标准要求更高了,不能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想混个佛当当是混不过去的。所谓小事久而不修会酿成大错,这还是小事吗?该严肃对待了。在家庭中、在同修间、在单位、在社会活动中,我们碰到的所谓小事其实都是冲着我们很顽固的心来的。一不留神就错过了提高的机会并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

5、对修心的过程,我们是这样认识的:要保持清醒的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要分清产生的念头是为私的还是为他的、是正的还是邪的、是善的还是恶的、是好的还是坏的、是符合法的还是违背法的;强化法所要的念头,抵制、破除、解体不符合法的念头,主动完成同化法的全过程。

修炼人要進入这个状态,形成一种向内找、向内看、向内修的状态,对那些经常滔滔不绝的讲别人是非的人是感受不到内修的神圣与美妙的了。

6、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的心胸要洪大,哪怕是在潜意识中隐隐藏着为个人圆满的心都是一种对旧宇宙私的维护,我们应该为宇宙的未来修炼,为大法的永世不变修炼,为无量众生修炼。

7、有些同修虽然一直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但对做好三件事长期是汤汤水水的,这对整体结束时的个人层次、果位恐怕会大有影响,所以怠慢不得!

如有不妥,诚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