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修去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在此与同修们交流,讲讲自己在矛盾中向内找的体会,由看不上同修到珍惜同修,摆正与同修的关系,共同助师正法,同将众生救度。

有那么一段时间,接触了一位负责协调的同修,真被她的正念、热心、不怕吃苦的精神感动,我们在一起参加小组学法,交流,做资料,很默契,很开心,有什么事情共同商量,谁能做什么事情就主动去做了。我走出来的时间比她晚,我觉的很多方面都赶不上她,她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大家有什么事情也愿意找她。

记得有一次,学大法书《洪吟三》,我拿着书念,她在背着学,我一下子找到了差距,她年龄比我大,都能把《洪吟三》背下来,我也要把《洪吟三》背下来。

我坚持不懈,经过一段时间,就把《洪吟三》背下来了,一下子好象明白了很多过去不懂的东西,就觉的一下子开窍了。因此,我就总跟同修讲,背法太好了,也建议小组一起背《洪吟三》,大家也觉的这样学很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在对待一些事情的看法上,我们有了不同观点。当我说出与她的不同观点时,她马上说我不对,可我想:以前都是我听你的,那是我觉的你很多事情在法上,现在发现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怎么还不让说啊?一说就给顶回来了,我也不好跟她争辩。但是有些事情还得说啊,一说又给顶回来了,我不跟她争辩。

我虽然不跟她争辩,但是也没悟透,只觉的她太强势。再以后说不同想法时,每一次都给顶回来。再以后,我的心门渐渐的关上了,不想与她讲什么了,看她不对也不说。直到有一次小组学法后,她谈想法,我不赞同,她就说我不对,我一下子就爆发了,第一次给她顶了回去,在场的人都很震惊,也很担心,这样僵持不下,怎么办?

我当时想:我就是有点发火了,其它没错。过了两天,一个同修说:你错了。我那顽固的观念不认错。她还在说我错了,随着她说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我知道是我错了,不该顶她,发火不对,我没做到忍。同修还在说我不对,我又想起师父说:“意识到了,能改,为什么能改?不是为了常人做个好人能改,而是为了修炼圆满而改,(鼓掌)那就是神圣的,那就是走在神的路上。”[2]想到师父的话,我一下子泪流满面,是师父的话改变了我,我愿意听师父的话并按师父讲的法去做,我在心里彻底认错了,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错了,我能改,我能改!那一刻,虽然在公交车上,我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只想着师父的话,只想着:我一定能改!我一定能改!

回家后,向内找,别人都认为我脾气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来我有一个观念,别人说的话刺激我的时候,表面上虽然不跟人家顶,但心里过不去,就对人家有想法,心门就关上了,再也不愿理人家。什么心?原来是怨恨心,这么隐蔽!这使我想起十年前,当我家人去世时,我很需要一个同修帮助时(那时心性不够),那个同修却扔下一句话:没有比有还好。 我的心门就关上了,过去很能合得来的同修,后来却总是别别扭扭!原来我的心性一直没提高!再向内找:还有怕心、色欲心、安逸心等等。我终于明白了,矛盾中是我应该提高心性了。但是关还是不好过,我没有主动找同修认错。

又过了两天,一个同修说:你们的矛盾不解开,大家心里都不好过,都有阴影,我为你们的事一个晚上没睡觉,不改变过来,太危险了!我听了她的话,非常的感动,多么好的同修!我不能再让同修们难过!我心情沉重,不知不觉来到了同修家,正好与我发生矛盾的同修也在。我说:你到另一房间,我想跟你说说话。她说:说什么?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我说:我错了。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她很不以为然:有什么可哭的?我坦诚的边流泪边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非常感谢你,我向内找,你帮我化解了隐藏十年的矛盾,去掉了怨恨心;我泣不成声的说:你以前每顶我一次,我就关一次门,每顶我一次,就关一次门;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闷在心里不说,不能敞开心扉。对不起,我是修炼人,按照师父讲的法对照,“为什么能改?不是为了常人做个好人能改,而是为了修炼圆满而改”[2]。我才能这样坦诚的跟你讲出全部心里话。

慢慢随着我讲,她的表情缓和了,口气也柔和了,最后,她说自己也不对。我一直跟她讲了两个小时,矛盾解开了!这个矛盾的发生到解决,给我的印象和教训太深了,以致后来再有其它矛盾就能比较好的过的去了。

过后,有一件事:她有一天去同修家,办完事走了。走出两站地,突然又回到同修家,同修说:你怎么又回来了?她说,我刚才错了,跟你们说话的口气太冲了,特意回来向你们认错。同修们都有些习惯她说话的方式了,今天看到她能这样,都说:向你学习,找自己的不足!她变了!矛盾中,我们都按师父讲的法来归正自己,共同提高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