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二)姚玉明被迫害得不能说话,半身瘫痪

黑龙江省呼玛县韩家园法轮功学员姚玉明,六十四岁,多次被非法抓捕,先后在呼玛看守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山东荣成劳教所、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由于姚玉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十分严重,出来时,连几个数都不识,人被迫害得不像样子,出现脑血栓后遗症的状态,不能说话,半个身子瘫痪,使拐杖走路。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姚玉明被劫持到威海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呼玛公安局副局长崔广平和政保科刘明印等人把姚玉明用车绑架到呼玛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非法判姚玉明有期徒刑罚七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姚玉明被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姚玉明的血压高二百六十,低一百四十,按正常手续监狱是不收的,但是呼玛县警察吴杰走后门给监狱送钱,硬把姚玉明塞到监狱里。

以下是姚玉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几个片段。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姚玉明被绑架到哈女监狱。姚玉明被送到集训队,当时姚玉明的血压高二百六十,在医务室,姚玉明被四、五个人按倒强行打了一针, 莫名其妙的睡了三天才醒。三天后,又将姚玉明带出去跑步,而且把所有法轮功的人都叫到外边跑步。周围由犯人、狱警、防暴队看着,法轮功学员在中间训练,谁跑慢了,就要遭犯人的棍打,老弱跑不动者,就让蹲着,还得背手,姚玉明因不背手,被王亮一脚踹晕在地。副队长王小丽指挥,让法轮功学员在油漆大道上曝晒,当场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晒昏了过去,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伤腿的、被打得鼻眼青肿的。

后来姚玉明被分到一监区,犯人对姚玉明等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监控,非打即骂,还拿绳子捆绑姚玉明等,狱警孙建不问青红皂白给姚玉明等学员一顿骂。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姚玉明被分到一监二队。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大队长崔红梅、副队长夏凤英逼姚玉明等三十多人回到监舍办公室码坐,不到十平米的地方,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挤坐在一起,只许坐小凳,不许坐坐垫,每日早六点至晚七点半点名为止,还把法轮功学员的坐垫让犯人抬出去烧火。犯人赵光和李翠玲看姚玉明等,李翠玲时不时的踢凳子,让法轮功学员挤在一起,不顺她心时,拿绳子要绑人,有一次要捆绑张立萍,被姚玉明抢下绳子,姚玉明立时被打了两拳。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和狱警周莹、邓羽等带领二十几名犯人,把姚玉明等三十多人拖到水房、厕所、监舍分别背铐在床边、暖气管上,对不穿囚服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上大挂,姚玉明被折磨得昏了过去。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常用的一种酷刑之一,双手一上、一下反背铐在后面,然后吊起来使脚离地。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背剑式的将姚玉明与张淑芬铐在床梯子上。中午又将她们飞机式的吊铐在床上铺最高处。张淑芬矮,吊得脚不沾地,几个小时就昏过去了。昏厥了放下来,醒了再吊,直到晚七点,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到十点。五楼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全被上大挂酷刑,还硬摁住手按手印,不知写的什么。法轮功学员们的手被铐在背后,在背后边被摁住手按的手印。整个过程都是由警察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带头指挥,警察周莹、邓雨指使恶犯邵红玲、韩建英、李翠玲、满运月、王圆圆、刘淑霞、徐树青、魏春梅、唐红伟行恶的。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姚玉明、高桂珍等法轮功学员被反铐上大挂。姚玉明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又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上大挂,共计二十八小时。五月十五日,姚玉明因为不蹲报点名,被犯人殴打,犯人邵红玲将姚玉明踩在脚下,导致姚玉明的腿多处被踩伤。五月十六日,狱长来到监舍,不但不听姚玉明等人反映情况,反而说了几句脏话扬长而去。后来监狱长指使大队和狱警又给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酷刑上大挂,吊昏后灌药,下午再吊,然后还强迫姚玉明等人付药钱。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恶犯殴打,姚玉明被犯人绍红玲踩在脚下,腿脚被踩伤流血,身上多处被踩伤。五月十五日上午,恶犯们给姚玉明吊成背宝剑式,中午左右又飞机式的大挂在上铺的最高处,长达二十三小时。姚玉明等法轮功学员有的被犯人打得鼻口淌血,有头被打坏的。又给法轮功学员上了大挂。不让去厕所方便,姚玉明因拉肚子,憋得不行也不让去。直到很长时间,才让姚玉明上厕所。行恶者:恶警夏凤英、杨科长、张春华,恶犯邵红玲、李翠玲、盛巧妹、王圆圆、刘淑霞等。

几日后姚玉明被叫到警察办公室,屋里站满了犯人,还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医生,他们不由分说,蜂拥而上,把姚玉明按在地上就打针。这是恶警卢恒指使犯人干的,姚玉明指责他。他却说:“我就犯法了,你愿上哪告上哪告去。”晚上又是这几个犯人,将姚玉明按倒灌药,有捏鼻子的,有撬嘴的,有把门的,有灌药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恶警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带五名恶警十多个犯人到监室,把姚玉明等法轮功学员挨个拖到水房、厕所搜身,没拖走的学员就被用手铐铐上,有四人被上大挂酷刑。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刑事犯在连续几天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摁蹲迫害中发了狂,特别是把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撕破,揪着姚玉明的头发往墙上“咚咚”的猛撞。过后被打的学员跟监区副大队长夏凤英反映情况,夏凤英竟暗示恶犯说:“墙上有监听器吗?”打人的犯人心领神会,立即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还是这个刑事犯进到法轮功学员徐家玉的监舍时,疯了似的把徐家玉狠命摔到地上,另一个犯人用巴掌捂住徐家玉的嘴和鼻子,徐家玉差点没背过气去。夏凤英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被撕破,却没过问。其他许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暴力虐待,警察却不制止。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十五日对法轮功学员“摁蹲”演变为“练蹲”,在警察们的监视中,在刑事犯的命令声中,刑事犯一次次将大法学员们一个个摁,一次次拎,夹带着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于秀英被刑事犯摔得后脑勺直接着地,“咚”一声,满走廊都听见了,后脑勺起了大包,恶心、呕吐;姚玉明、张丽萍、范国霞、高桂珍等都不同程度受伤。

二零零五年八月五号左右姚玉明被哈女监迫害致脑出血。八月七号,姚玉明被送至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脑外科,随即进行了颅内出血的引流术,术后姚玉明处于昏迷状态,饮食及大小便均不能自理。八月二十二号左右在姚玉明的病情没有得到好转的情况下,哈女监突然将姚玉明转移到女子监狱管辖的医院。

(三) 宋玉杰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宋玉杰,女,五十多岁,有一儿一女,离异。一九九八年接触法轮功,学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穿着得体,乐观向上。宋玉杰的儿子学习出类拔萃,一双儿女都听她的话,一家三口生活的快乐充实。

二零零二年宋玉杰领着孩子在加格达奇租房子住,半夜警察们就把她非法绑架到了加格达奇看守所,把十多岁的两个孩子扔到了家里。男孩子被亲属领去抚养,家中只剩下年幼的一个女孩子。二零零二年五月法轮功学员里玉书与宋玉杰关在一个监室里。那时宋玉杰头脑清醒、理智。由于加格达奇看守所生活恶劣,宋玉杰身上长满了疥疮,身上、脸上、手上全都是,而且一块、一块的,宋玉杰难受的总是不停的挠痒,很难受,晚上宋玉杰也睡不多少觉。

一天,宋玉杰接到加格达奇检察院送的单子。她拿到单子后感到很荒诞荒唐,单子上写着宋玉杰犯罪是:到图强送材料,日期正是宋玉杰被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的时间。宋玉杰和里玉书找到当时值班的警察说:宋玉杰这个时间正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了,你们哪个班把她(宋玉杰),放出去的,她怎么去的图强?送的材料?警察们也觉的荒唐可笑。可是他们就是根据这个可笑的理由把宋玉杰判了五年。

几个月后,宋玉杰被劫持到了黑龙江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时,宋玉杰身上长了疥疮,女监不收,绑架宋玉杰的恶警就给了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笔钱,监狱就关押了宋玉杰。

(1)被酷刑迫害

每次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先被问干不干活,说不被奴工就先狠狠的毒打一顿。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宋玉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时候,就被九监区的恶犯郭英用鞋底抽了二十多个嘴巴子。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哈尔滨女子监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其实似施暴队),他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个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关押在九监区的宋玉杰、时利君、孙春环、崔静连被绑架到防暴队迫害,下午回来时没让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被罚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恶犯看着,谁坐下就打谁,第二天早上8:40宋玉杰等学员又被绑架去了。

(2)、被强行洗脑,被打毒针

宋玉杰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严重的迫害。宋玉杰被非法关押后,儿子没人给做饭,女儿只有十三岁不知流落何处,不知谁来抚养孩子。特别是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转化,酷刑折磨,在非人的残酷折磨下,在监狱狱警们的欺骗诱惑中(监狱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监狱的头等大事)宋玉杰被逼迫转化,每天被强行洗脑学习诬陷法轮功的电视、文章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宋玉杰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在初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前二年里玉书等法轮功学员都接触过宋玉杰,那时宋玉杰穿着很得体,话语清晰理智。宋玉杰还跟法轮功学员说:“当时我被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里怎么能出去送材料,(邪党)诬陷我也没有办法呀。” 宋玉杰很伤感,很担心她的女儿,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人管。

哈尔滨女子监狱是一个大型的服装加工厂,法轮功学员们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很苦很累,完不成任务就挨打挨骂。法轮功学员干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恶警和恶犯跟着,二十四小时被监控,动不动就被上刑,法轮功学员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宋玉杰说在监狱给她吃过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打过毒针。后来宋玉杰精神就有些恍惚,行为极端,犯人们也说她精神不好。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3)、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家破人散

二零零七年,宋玉杰从哈尔滨女子监狱回来,就精神失常了。十多年里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对宋玉杰的关押、劳教、判刑等等迫害,对家人的直接骚扰、经济等等迫害,也给宋玉杰家人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